[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10000只青蛙上街与300人下跪的启示/杨恒均
(博讯2010年05月10日发表)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五四青年节刚过一天,各大网站都出现了“随州万只青蛙马路聚会”的新闻,新闻说,“5月3日晚,随州市曾都区环潭镇万家河村二组出现罕见一幕:上万只土青蛙在公路上集结前进。此事引起部分村民担心,当地地震部门告知市民:不必惊慌,这并非地震前兆……”专家不辟谣还好,这一辟谣,身在澳洲的我反而有些惊慌了。随州是我的老家,老爸在上个月才从广州回到随州避暑。于是,拨通了国际长途……
     (博讯 boxun.com)

    
    “老爸啊,你那里没事吧?”
    
    “我这里有啥事啊?”老爸刚出院不久,声音有气无力。
    
    “……都上街游行了……”我还没有说完。
    
    “我都这年纪了,能有啥事?再说这种事太普遍,还能算个事?”老爸显然没有听清我说谁上街了。
    
    “老爸,你说什么啊,我是说我们随州一万多个土青蛙到马路上聚会的事,还游行了一段路,我担心会不会地震啊。”
    
    “有这事?没听说过。我倒是有点晕,不过是高血压还没有好,地倒没震……对了,你从哪里听到的消息,在澳洲都知道我们这里的土青蛙上街了?”老爸有点惊讶。
    
    “哎呀,老爸,你真是糊涂了,现在是信息时代,澳洲和随州有啥区别?只要青蛙一上街,就马上上各大新闻网站的头版了,倒是你反而不知道啊 ——”我的话音未落,就被老爸打断了——
    
    “信息时代?棉纺厂工人上街了,下岗工人堵国道了,民办教师游行到政府了,最近还有老师要下跪请愿,你知道不?你都不知道吧,青蛙一上街,咋就信息时代了?”
    
    
    真是郁闷。我那个不争气的家乡,包括周围的地区,“上街”是常事,就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就出现了三百多位教师上街——下跪,但确实好像只有“青蛙上街”才会成为各大媒体的头版新闻。老爸的直觉是对的。好在没有任何地震,也就心平气和了。
    
    
    不过,当我回过头来再看一眼这则新闻时,却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原来,就在这则新闻里,设有一个民意测验,而且是以投票的形式出现。在“你觉得青蛙蛤蟆频频上街是否地震的前兆”的问题下,竟然有两万多人投了票。结果是这样的:15650回答“是的”,1776人说“不是的”,建议听专家的票数是3476。
    
    
    这篇新闻里“民主投票”让我很不自在。前两天是五四青年节,有编辑约我写一篇文章谈谈德先生与赛先生,我再三婉拒,实则是我真不知道写什么好。作为网友讥讽的“民主小贩”,我一年中大概有300多天都在谈民主,不缺这一天。至于科学,全国上下都在搞科学发展观,我还能谈什么呢?好像我们国家已经不缺“民主”与“科学”了,而且都多得有点泛滥了……
    
    
    前段时间出了一个新闻,说一个学校班主任搞全班投票的“民主”决定,结果逼死了一位女学生。你还别说,就真有那么一些人跳出来左右评价这种“多数人暴政”的民主,从而有根有据地得出中国人不适合搞民主的结论。连一些“有识之士”也唉声叹气,认为民主的缺点竟然被我们一个初中班主任给暴露无遗。
    
    
    真是让人莫名其妙,这种西方人根本看不懂,也绝对不会用“民主”(democracy) 一词来描写的东西,偏偏在一个从来没有过民主的地方,被隆重地当成了“民主”来折腾,折腾死了一位女学生不说,竟然还想把“民主”本身也打回原形。其实,这种事还有很多,前几年仿效美国人的“超女”节目也是一例,男女老幼总算逮到了机会,过了一把五四以来最大规模的“民主选举”的瘾。
    
    
    再拿地震预测来说,虽然当今的科学技术并不过关,大家也能理解,可是,就有一些部门偏偏逃避责任,躲躲闪闪,用政治来糊弄,甚至打击民众,弄得普通民众根本就不再相信他们,难怪有网友说,青蛙比专家可靠!在专家澄清后,却搞出了这样一个民意测验,令人忍不住想:国人想投票是不是想疯了?人类历史上,是否有过用民意来预测地震是否到来的记录?
    
    
    五四运动时提倡的科学精神,是以这样一句口号作为标志的:“以科学的批判的态度,重新估定一切价值”。所谓估定,其实就是否定——否定那些束缚中国发展的所有过时的价值,代之以民主的崭新的价值理念。问题在于,先烈们倒是部分或者全部否定了中国已有的价值观,却并没有建立起新的、民主的价值观。
    
    
    一百年过去了,依然有人晃动“科学”的大旗,用“科学的批评的方法”怀疑、抵制一切价值,不同的是,这次他们要对付的则是自由、民主的普世价值。而在真正需要讲科学的时候,他们却去讲政治,讲影响,讲和谐,早把真正的科学精神甩到了爪哇国去了。
    
    
    德先生和赛先生确实已经偷渡到了中国,然而,这对难舍难分的孪生兄弟却在这块神奇的土地上互相厮打起来:有人要用科学压制民主,有人不得不用民主来嘲弄科学……我们是否已经失去了理智?
    
    
    难道,真要等到走上街头的“青蛙们”来为我们作出决定?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05/20100510220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