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下跪求见不如举手罢免/姜维平
(博讯2010年05月05日发表)

    姜维平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专栏
    
     最近,我的故乡大连出了一条千人下跪求见市长的大新闻,不仅网上炒得热火朝天,而且市委做出的撤职决定也快捷讯速,孙明马上被赶下台了,由骆东升履新接任,似乎事情已经平息了,有人在抨击被撤职官员冷血的同时,并赞扬上级领导的果断和英明,这当然很是简单爽快,但在我看来,这都是表面现象,真正隐藏在幕后的东西深不可测,它借助于专制政体媒体割喉的掩护,使善良的人们不明真相,我想提几个问题:市长免职了,书记呢?下级免职了,上级呢?他们有没有错?如此众多的群众聚集,由少到多,由区到市,当地共产党养的国安特工不知道?恐怕不那麽简单吧?别把财力雄厚效率极高的大连国安看傻了啊!还是让我明说吧,这显然是一起在地方官员内斗的缝隙中发生的群体性事件,它联着省市以至最高层中南海的人事纠葛,折射着民间百姓的无奈和期待,胡温若不果断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类似事件就是星星之火,必将燎原。 (博讯 boxun.com)

    
    我很了解大连的庄河市,说它是市,不如说它是县城,这是一个县级小市,以前它是大连最穷的贫困县,小小的市长才是七品芝麻官,他竟拒不接见上千个百姓,逼得他们4月13日跪拜在地,引起轩然大波!他不是民选的,就不会为老百姓谋利,以至于此,奇怪吗?难道他的前任不是这样吗?以前我常去该城采访,几乎见过所有的市级官员,原市长张某我很熟悉,他对待上访的民众比孙明热心吗?我敢说,他们在现有的一党执政的体制下,都是一样的无所作为,只不过没有这麽大的场面和网络的推动效应罢了!那时,各级官员主要都是薄熙来提拔的人马,庄河的书记是第一把手,通常情况下,会支持二把手市长的工作,既便有勾心斗角,也不敢背后煽风点火,看他的热闹;第二,国安局的人,都是薄熙来在金州工作时的秘书车克民掌控,他是大连国安局党委书记,他利用德国等进口的先进监控设备,会在事件处于萌芽时即了如指掌,报告上级,立即毫不留情地严厉镇压。实际上类似村民征地补偿和揭露官员贪腐的群体性事件,在我的印象中,已多次出现,思空见惯,每次很快被消灭在萌生之中,带头维权的群众领袖,都被薄熙来的耳目以各种罪名抓捕入狱。如果哪个媒体敢加以报道,薄熙来非把记者送进牢狱不可!
    
    但如今事过境迁,虽然原市长张某已升为大连副市长,市委书记夏德仁名义上还是大连的一把手,但从省委下派的市长李万才则显然与以往不同,省委书记王珉亲派的省公安厅副厅长王立科已在4月27日,担任了大连副市长兼公安局长,高峰新任大连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这说明大连官场的大清洗已箭在弦上,蓄势待发,那麽薄熙来的众多嫡系部队会坐以待毙吗?他们难道不会利用群体性事件制造麻烦吗?这就是大连目前的耐人寻味的政治背景。
    
    其实千人跪拜的真相是这样的:城关街道海洋社区,即是原来的海洋乡,虽然城市化步子加快了,村民变成了居民,但村支书刘某连唯我独尊,专制霸道的封建意识和作风依然十分严重,而且他和其它的村干部一样,贪婪腐化,民愤极大。近期房地产开发生意很好,书记和开发商勾结一起,倒卖土地,共同发财,但给村民的经济补偿却很少,以前薄熙来当权的时候,基层的官员大都如此,谁敢放个屁?因此农民的诉求是合理合法的,也是由来已久的,按照庄河的经济发展实力,官方满足他们的要求只需九牛一毛,但二把手的市长说了算吗,不用说罢免村官牵一发而动全身,因为下面小官的钱是送给大官的,单是征地补偿资金的标准就非一人能办,它的额度是区内规定一致的,如有变动,一般情况下,需由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集体讨论,意见统一,才能执行,书记焦正家不表态,下面有关部门不支持,连基层的社区政府领导都不积极配合,市长已是无计可施,恰好孙明又是一个窝囊肺,他当然不敢见群情激昂的民众了,而一些反对他的党内对立派正在书记的支持下,热盼群众聚集跪拜,以证明他的无能,逼他下台,取而代之。大连国安的秘密警察骨干都是薄熙来留下的死党,车克民,万国涛,王富选,郑义强等人,他们都希望庄河出问题,最好出个惊天动地的群体性事件,这样一来可以一举多得:一是可以彰显薄熙来执政时的英明稳定,二是可以给4月14日至17日视察辽宁刚走的李克强上眼药水,三是可以打乱王珉和王立科的人事布署,正因为如此,该事件发生后立即有人把照片刊登在互联网上,自然引起了读者的强烈公愤,薄熙来在大连时的吹鼓手,原大连第八中学语文教师,评论家于某某马上在4月27日的《大河网》上刊发了题为《庄河市长被责令辞职的启示》的吹捧文章,其司马昭之心尽人皆知,此人80年代初曾是我在《大连日报》副刊任职时发过稿件的业余作者,其以写杂文见长,后投靠薄熙来,在90年代中后期,不论言行还是文章,都恨不得能和薄熙来穿一条裤子,每当市政协人大开会时,电视台都会播出此人带领某几个知识份子,敲锣打鼓去给薄市长送感谢信的镜头,令人不齿!其实这些拍马屁的文字,薄熙来及其马崽早在事件发生前已背得滚瓜乱熟了!他们是政客和文人的相互利用和表演,薄熙来给他个优秀教师的美名,他回报一个虚假的民意支持秀而已!而且在他的上述文章出笼的同时,国内臭名昭著的“乌有之乡”网站更是露骨地鼓噪,连专制暴君毛泽东都捧出来了,有人写文章说,面对千人下跪,如果毛泽东来到民间会如何亲民,温情,如何热情对待访民,等等,看来推出薄熙来还感到份量不够,红色革命接班人还要有祖宗护身,殊不知毛泽东当政时曾叫4000万个跪拜的人活活地饿死,而薄熙来“唱红打黑”不过是在借助钟馗打鬼罢了,他心目里的“恶鬼”是胡温为首的共青团派!而庄河的孙明显然不是薄熙来留下的人马,被薄的死党也划入了“恶鬼”之流。
    
    过去,薄熙来曾亲自多次到庄河市接见华丰家具公司的老板赫某某,为其出口海外的实木家具做广告,还结交了众多官商勾结的铁哥们,现在,薄熙来后院的大本营正在加速分化瓦解,不仅很多见风使舵的老板投靠了新主子,而且各级官员大都在寻找新的保护伞,他们无一不担心人事变化会危及自身利益。评论家于某某对薄熙来的效力十分及时,配合得也恰到好处,他已充分体现,也同时暴露了所谓“庄河千人下跪事件”不是孤立的,偶然的,它是在薄熙来的追随者,书记焦某某等人不作为情况下出现的一次突发事件,它显示出中共高层的权力斗争已愈演愈烈,而薄熙来的发家之地则进入了白热化的危急程度,当地官员为了维护自身既得利益,正在察颜观色,权衡利弊,等待胡江两个权力中心最后的血腥决战,出了结果,再做决策,而最终的格局目前尚不明朗。扑溯迷离的形势和你死我活的内斗只能使老百姓受苦遭殃!
    
    故此,在我看来,千人下跪,不足为怪,大多数中国百姓的愚昧和轻信,已使国家吃尽了苦头!1976年10月,当北京市长吴德宣布毛主席的遗言“你办事,我放心”时,华国锋横空出世,中国的民众不是山呼海应,坚信不疑吗?而后来证据表明,这遗嘱纯是子虚乌有的谎言!它有力地说明了中共官员的贪婪狡诈,往往是通过老百姓渗透骨髓的皇权思想和可怜奴性在起作用,正是这一致命的弱点即柏杨讲的“民族劣根性”,一次又一次地使官员篡党夺权,愚弄百姓的阴谋得逞!再说六四事件发生之前的三位学生领袖,不是也在人民大会堂的台阶上跪拜过了吗?最后得到了什麽结果呢?故我坚信,下跪膜拜,不如举手罢免,不论习近平,李克强,还是汪洋,薄熙来,王岐山,李源朝,最终谁上台,哪一个当了中共18大的一把手,如果拒绝政治体制改革,都不会在现有的社会政治框架里,给老百姓带来真正意义上的民主和法制,因为中国的历史已经证明:民主和尊严,不是皇帝恩赐的,不是清官授予的,不是官员狗咬狗之后出现的奇迹,应当是宪政民主制度保障的天赋权利,是觉醒了的老百姓自已争取的,或者说下跪膜拜的人不应当是群众,而应当是老百姓一人一票举手罢免的官员!我不否认,如果换了一个当官的人,庄河市可能短期内会好一点,新任的官员靠个人品质,会做一两件好事,会被捧成“青天大老爷”,但是没有监督制衡,没有新闻自由,久而久之,也会身不由已地追随前人而去,或坐在百姓头上耀武扬威,贪污受贿,或欺上瞒下,草芥人名,等到闹得民怨沸腾,引起风波,再由上级罢免,开始下一次轮回,下级如此,上级亦复如是,百姓还是欢呼跪拜,而中华民族的百年梦想和美好前程就是如此周而复始地原地打转,变成泡影!
    
    所以,抚去千人下跪的如云表象,打破人治的梦想吧!民众应当勇敢地站起身来,对中国的一党执政的专制统治者大声说“不!”胡锦涛等中共领导人不要再内斗,不要再做秀,更不要沉湎于恩赐百姓小恩小惠时得到的廉价而愚昧的目光中,搔首弄姿,自我欣赏,进而迷失了人类的良知,耽误了时代的航程,忘记了历史的责任!中国目前的治愈社会百病的灵丹妙药即是民主与法制!千人跪拜,不如举手罢免,民众做主!斩将换马,不如政党轮替,三权分立,平等竟争!胡温如果真有信心,就应当带领共产党员到民政局登记,把权力归还人民,开放党禁和报禁,让其它党派和他们平等竟选,让昂头挺胸的老百姓通过一人一票,选出自已满意的国家各级以至最高领导人,引领中国走向世界!这才是国家民族之大幸!也是本书生善意之愿望!
    
    2010年4月29日于多伦多
    
    {作者邮箱:[email protected]}
    
    首发自由亚洲电台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05/20100505050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