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大家都误读了广电总局?/张颐武
(博讯2010年04月17日发表)

      广电总局开始否认其“屏蔽缩略词”的做法了,说是被大家误读了,其本意是要规范外来词的使用。没有人怀疑他们的出发点,笔者曾经是反对缩略词的,2003年发过一篇东西,白纸黑字,不想抵赖。但是,笔者的反对不像劫法场的李逵,李逵抡着两把板斧前面开路,“不问官军百姓,一概排头砍去”。而广电总局的做法却正如李逵这个莽汉,因为连大家耳熟能详的GDP、WTO之类也在他们的“规范”之列。
    
       大家都误读了吗?权且算是,但如果一个禁令能引起那么多IQ———对不起,先跟你“作对”一回——— 不能算低的人们误读的话,足见这规定本身大有值得检讨之处。印象中,这个禁令是悄悄出台的,央视播音员道及NBA时用了“美国男子篮球职业联赛”,令大家感到莫名其妙,接着对“这是谁的主意”还很是猜想了一番,然后广电总局才出来“认账”。不像别的禁令那么堂而皇之,昂首阔步,想来他们预感不妙,有试探一番的味道。我们想问的是,央视上下一概“改口”,解说体育的主持人明显不习惯而口误频频,甚至韩乔生等都在讨论说漏嘴暂时不会扣钱这样的实质问题了,既成事实如此鲜明地摆在那里,所谓误读之“误”究竟体现在哪里呢? (博讯 boxun.com)

    
      我也记不得自己对广电总局的禁令究竟“数落”过多少回了,人家好赖也是个级别不低的国家部门,如此 “犯上”,实在不好意思。但本人并非存心和他们过不去,鸡蛋里挑骨头,而是“小骂大帮忙”,站的其实还是维护他们的立场。正因为他们这个单位级别不低,自己说话更得慎重,不能出台什么,有点IQ———又来了——— 的人听着就不对劲。广电总局喜欢下禁令是众所周知的,下的禁令之多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倘若哪位有心人汇集一下,一定蔚为壮观。但还需要有心人比对一下哪些曾经一时生效,哪些出台之后就连他们自家其实也不闻不问,哪些干脆他们就不曾指望过生效,又有哪些如“屏蔽”一类令人哭笑不得。就我的有限观察,电视挂角广告、名人医药广告之类,眼下就仍然大行其道,不曾暂避一时。不刹车,继续这样下去的话,广电总局就该直追先前的中国足协了,每每成为被攻击的靶子。当然,如果他们认为再开垦一块言论充分自由的土地该算他们的一大贡献,那么我们无话可说。
    
      广电总局毕竟是国家的一个级别不低的行政部门, 它的禁令要么不出,要么令行禁止,不该有第三条道路可走。出台个东西,好像就是给人们增添笑料,增加指指点点的素材,它的权威性在哪里?真正该严肃的时候又怎么严肃得起来?时下有个热词叫“审丑疲劳”,应该是从电影《手机》里的“审美疲劳”借用来的吧。昨天早晨的手机报上说,“审丑疲劳”所表达的意思是, 人们对现实社会生活中存在的丑恶现象越来越麻木淡漠。广电总局的禁令可能还谈不上丑,但他们至少应该注意,举手投足不要形同儿戏。毕竟,一旦审他们的禁令疲劳,对国家形象来说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04/20100417011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