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金融业对内扩大开放是当务之急/张军
(博讯2010年04月02日发表)

    
      中国金融业今天的空前幅度的对外开放,明面上是以开放促发展的需要,但实际的开放节奏,在很大程度上是美国、欧盟向中国施压的结果。美国做为世界霸权国家,自认为必须分享中国在开放条件下的发展成果。欧洲也是如此。因此,中国金融业开放,主要是看作是国际政治博奕结果的,而非中国经济尤其是金融业发展内在规律的体现。
     (博讯 boxun.com)

      认识到这一情形,在思考我国下一阶段金融业进一步对外开放时,就需要评估前一阶段以开放促发展取得的实际效果,而决不能再一次以外部的政治压力为转移。因为较之外交上的一时之成败得失,我国金融体系的健全和强大是更为长远的、更为根本的国家目标和国家利益。
    
      总之,不能继续前一阶段“金融业开放发展服从对外工作”的作法,而应以中国金融业的做大做强为唯一依归。
    
      也决不能期待外资金融机构承担它无法承担的任务。
    
      现在提出要外资金融业走向西部,要它服务于西部大开发这样的国家目标。说真的,如此期望外资,根本是缘木求鱼。最近外资银行在中国的开户限制表明,它们不是人们期待的“普罗大众的银行”,它们之青睐中国,主要是想攫取中国银行的高端客户,从而同制造业的外资一样获取超额垄断利润。他们表面上的光鲜、高明的公关手法来哄骗媒体和普通民众可以,却决不能使我国的监管部门也被蒙蔽。外资金融机构,既然不可能以普通民众为服务对象,也决不可能以西部开发为服务目标,除非其中有高额利润。
    
      最近被人大肆炒作的国有商业银行排队事件,根本就是中国的外资利益集团有意无意的诋毁国有商业银行的行为。因为同样庞大的、普通民众为主的服务对象出现在外资银行当中,同样会发生排队现象。虽然国有商业银行有太多值得改进之处。但从战略上看待这个问题确是必要的。
    
      再说,做为中国国有商业银行的“战略投资者”的外资银行们,如美英的花旗汇丰们,它们又对国有商业银行在服务品质方面的提高作出了什么贡献呢?人们只只知道它们因为炒作中国国有商业银行的股票,已经获得了千亿人民币的利润。据说引进这些战略投资者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要帮助国有商业银行改进服务呢!国有商业银行的排长队现象,“战略投资者”们是难逃其咎的。
    
      对内扩大开放是当务之急。
    
      放开社区银行和中小银行是当务之急。在金融业进一步对外资开放之前,首先应该让我们的国民在自己的土地上享受国民待遇,进一步对内资、民营资本开放小银行、社区银行。在对外资开放之前,仍然对内资高度封闭,是荒唐的。不首先对内资开放,真的很对不起国家人民。
    
      因为即使在美英,比如笔者曾经居住过的波斯顿,普通民众的日常金融行为(如各种交费、普通的借记),都是通过社区银行、小银行完成的。在波士顿,人们身边最重要的银行是BAY BANK之类的银行,而不是花旗银行。
    
      可惜的是,最近几年在外资利益集团的操纵下,国内媒体、管理层对外国银行的大肆炒作、对其服务毫无原则的吹捧,使人们以为花旗银行会成为普通民众的银行,真是大错特错。但这些人高明的很,最近外资银行进入中国后“专注于高端客户”的行为,也就是排斥普通民众的行为,几乎没有引起人们的关注。公关之高明,也见我们受误导之深。
    
      应该将“防止外资过多攫取行业利益”做为国家经济和金融安全的重要目标。
    
      我相信,以中国市场之大、人民储蓄传统之深、理财之精明,外资银行进来,不会带来传统的金融安全问题,他们也一定会做百年银行。傻子才会以短期利益为目标。
    
      但金融业是国家的核心产业。尤其是在金融利益的分割方面,也就是谁应该获得中国市场、中国经济发展的最大得益方面,不也应该列为金融安全最主要的目标而加以追求吗?如果对外资银行不加设限,很可能的结局是:在有效监管下,中国在传统意义上的金融体系很安全,但其中的巨额利润、高端利润,却被别人拿走了。而且利益分配结构一旦形成,就很难改变。目前许多领域外资小小投入而闷声赚大钱的现象将在金融业重现。肥水不流外人田,连最国际化的美国金融当局都明白这个道理,我们怎能假“全球化”和“与国际接轨”的欺人口号而被蒙蔽呢?
    
      可叹的是,现在许多国人被龙永图之流严重误导。这种观点认为,都全球化了,还区别什么本国企业外国企业。这种谬说流行之广,以至于在金融业改革的讨论中也常见其影响。此次外资银行只对有钱人服务的举措,并没有引起“精英”们的愤怒,也没有引起老百姓的关注。为外资利益集团说话的人话语权太强大了!
    
      从国家长远利益着眼,国家监管部门应该内部设定一个外资银行营收额、营业点、分布等方面的比例,不允许其超过这个上限。在这当中,甚至不能搞对等,因为我们的许多伙伴比如韩国、欧洲一些国家,内部市场都不大。所以中国的监管体系、原则,也应该是独特的,而不能滥施所谓国际惯例。总之,让中国市场的利益,尽量为中国的企业分享,这应该成为一条原则。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04/20100402133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