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为赵连海“寻衅”之罪名,六问有司/刘沙沙
(博讯2010年03月29日发表)

      惊闻北京有司起诉连海,竟以李蕊蕊一事为罪:“犯罪嫌疑人赵连海还于2009年8月4日,利用安徽籍女青年李蕊蕊在丰台区聚源宾馆被强奸一案,以报案为名恶意炒作,纠集煽动不明真相群众及多家境外媒体记者,到北京市公安局大门东侧非法聚集,严重扰乱该地区的社会秩序。”
      
       本人且惊且怒,已和彭剑律师联系。如果明天判决,赵连海被控以李蕊蕊案“寻衅滋事”的罪名成立,那刘沙明天自首。因为砸黑监狱是我鼓动的,出来后“去北京公安局报案“是我敲定的,媒体是我通知的。这惩罚,无论如何都是我顶,而不能是连海! (博讯 boxun.com)

      
      自首之前,本人对北京官方,有疑如下:
      
      一问有司,公民们面对非法羁押殴打直至强奸之罪行,有无反抗之权利?如果有,则八月四号凌晨马家堡黑监狱访民砸门而出,何罪之有?赵连海在李蕊蕊案中,何罪之有?如公民并无反抗之权,请明文剥夺!
      
      二问有司,面对强奸少女之暴行,公民有没有报案的权利?如果有,则我们八月四号前往北京公安局报案之举,何罪之有?何况清晨在洋桥派出所面临推诿时,敲定“去北京公安局”的,是刘沙,不是连海,连海当时还没赶到现场!
      
      三问有司,面临强暴罪案,公民有没有告知媒体之权利?如果有,则李蕊蕊案之通知传媒,何罪之有?何况冲出黑监狱后,短信通知网友、媒体的,第一时间向媒体爆料的,是刘沙,不是连海!在东交民巷派出所,本人多次向警方声明是我先通知的媒体,手机短信有案可查,警方何至于置若罔闻、苦究连海!如果公民没有告知媒体之权利,请明文剥夺!请依“法无明文不为罪”之原则,于刑法明文规定“接受媒体采访罪”!
      
      四问有司,所谓“聚集”,何谓聚集?八月四号北京公安局东,人行道上停留迟疑者,一大半都是冲出来的访民。八方访民,各各来京,谁把他们聚集关押到一起的?还不是官方,是黑监狱?“聚集”之事,何人之过?
      
      五问政府,何谓“干扰秩序”?何谓“严重”?回顾市局多次将逃出黑监狱之访民移交回丰台、回派出所、回黑监狱之前科,我们在其门外害怕迟疑,生怕李蕊蕊一进市局,人证物证一起消失,遂商议先接受媒体采访,我们何罪之有?——
      
      访民网友,一无口号,二无横幅,三无冲击,四无阻碍交通之举,连太靠近市局门口都不敢,仅在离市局大门几十米之人行道上迟疑商议,过往行人,通行无碍,温和如此,惶悚如此,尚云“干扰、严重”,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中国公民,没有勇敢的权利,连害怕的权利、觳悚自保的权利,一概无有???!!
      
      六问政府,所谓“不明真相之群众”,究指何人?若指在场访民,则亲历了强奸现场之访民,居然不明真相?居然比赵连海还不明真相?何其荒唐?若指赶赴市局之网友,则六位到场网友包括连海本人皆是刘沙唤至——连海何辜?且网友到场后,弱女陈情、床单血迹,亲闻亲睹,还会不明真相?以“不明真相”诬陷连海、离间群众,何其下劣,何其恶毒?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03/20100329202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