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黑领关鑫火烧央视?
(博讯2010年03月10日发表)

    
    南方网
     (博讯 boxun.com)

     现在有不少人和事经不起盯着看,比如抽名烟戴名表的房产局长周久耕被网民一盯就盯进了班房。在这个 “眼球经济”、“眼球政治”时代,如果闹出了新闻热点事件,当事者就难免成“千夫所指”。试想,假如没有孟连群体事件,当地先后主政的那几个贪官估计还在台上人五人六地给我们上“文明礼貌”课;假如只是刑讯逼供而没出人命,河南鲁山的那个犯罪嫌疑人,可能还在看守所“喝开水”。那些因事件而倒霉的官人贵人,用我们家乡的俗话说是,“点子低,碰到了伍子胥”,认栽吧!但是,倘若我们不盯紧些,他们有些人就能化险为夷,逃脱惩处。比如内蒙古阿荣旗“豪车门” 事件中的那个女检察长刘丽洁,据报道说,她的被“辞职”居然未获批准,因为有权势者极力保护她(《新快报》3月2日)。
    
    现在让我们盯紧去年元宵节发生的“央视大火”案。据新华社报道,刑事审判已于春节之后启幕,包括徐威在内的首批21名责任人,已被公诉至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这些人涉嫌的共同的罪名是“危险物品肇事罪”;而在事故中负有监管责任的北京市建委、市质监局等五名官员,或将于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受审,以涉嫌玩忽职守罪被诉;这就比原台长赵化勇、副台长李晓明等27名事故责任人受的党纪、政纪处分要重一个层次。
    
    也就是说,对于央视大火案,人们现在是用两只眼盯着,一只是盯公民的危险物品肇事罪,另一只是盯监管官员的失职渎职;那么,在这个“以经济为中心” 的时代,我们还必须用“第三只眼”即审视是否涉嫌经济犯罪的眼光来盯央视大火案。按照惯例,“央视的日常财务管理可不接受外部机构的审计,因此其财务监管主要依赖于内部审计,而央视如何进行内部审计,外界不得而知”;但是在大火的烛照下,平常优待“皇亲国戚”的惯例终于被打破。据刚上市的《财经》杂志披露,“国家广电总局正在对央视新址工程进行财务审计,有关消息称,审计发现,多笔支付材料和工程款项的转出存在问题,有的单笔支出数百万元,部分项目并不存在。”“相关调查显示,徐威涉嫌从(烟花采购)中获得约八万元现金回扣。”
    
    今年第5期《财经》杂志,做了一个《再问央视大火》专题,其《下篇:追查新址工程账》着重披露与央视新址建设的有关经济问题,看得我触目惊心,尽管并不意外。我在此抄个概略:《财经》记者历时一年调查,逐步发现暗通款曲的利益关联通道有多个线条指向一名富豪。央视新址最终选择北汽摩地块,因北京富豪关鑫的首都置地有限公司在相当程度上促成了央视新址的土地转让及相关批文顺利过关;2001年9月,央视以协议出让的方式,获得原北京汽车摩托车联合制造公司光华路厂址的土地使用权,彼时,包括潘石屹在内报价更高的地产商纷纷铩羽而归。在被调查组认定的16383万元的直接经济损失面前,围绕这条通道展开的利益纠缠不应被遗漏。一年前,由北京央视国金工程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央视国金)全资成立的大新恒太,新址办主任徐威为首任法定代表人。大新恒太刚成立即转身“私有化”,并通过承揽央视和新址办多项业务迅速扩张……“代建制”里藏玄机……围绕央视新址工程建设始末,可以发现前后三个“国金”公司的影子,而分析三个“国金”公司的股权变化,一条内部人利益关联通道渐显清晰……这些问题,在国企经营特别是国企改制中我们并不陌生,但是央视的“盘子”大,动辄上亿上百亿,“生意”就大了!
    
    对于央视“在广告里插播春晚”,人们颇多訾议。央视有它的理由,这是市场行为。央视的问题就在于,它既是中国独大的国家级综合电视台,是承担政教宣传使命的事业单位,这是它享受财务特权的法理所在;同时又是文化企业,市场价制播节目。用明朝人的话说,这叫“两头蛇”。
    
    最后,我要为央视说点公道话:皇家独享、老百姓别说入园,就是靠近的资格都没有的圆明园,因谈判代表受虐待伤亡而生气的洋鬼子一把火将它烧了,至今令许多爱国的青年愤恨不已;而央视是全民的财产,且有那么多频道,提供“动物世界”、“空中剧院”等节目给我们大家共享,可是,许多网民对央视新楼大火却采取了幸灾乐祸的态度,这也太不合情理了吧,啊?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03/20100310170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