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国两会:关于“丈夫付妻子家务劳动工资”的提案
(博讯2010年03月09日发表)

     万维读者网综合 
      据长江日报报道,“美女政协委员”关于“丈夫付妻子家务劳动工资”的提案,并未因沸沸扬扬非议而改弦更张。张晓梅昨日通过电话告诉记者:她的提案修改后,未来几天将正式提交全国政协。   
       中国美容时尚报社长、总编辑的张晓梅,说,“实行家务劳动价值化,切实保障女性权益”提案,与本报去年底“全职太太每月创造价值9600元” 的报道有关联。她去年在网上看到这篇报道,湖北经济学院学生龚晶为她的提案提供了理论支持,而美国就有家务劳动价值测量方法的研究在立法中得到了部分吸收。 (博讯 boxun.com)

       张晓梅说,女性要想获得家务劳动的补偿,必须同时满足几个条件:在婚姻存续期间实行的是分别财产制;女性为家庭付出的劳动较多;在离婚时提出补偿要求。
      张晓梅承认,现实生活中这三个条件要同时满足不容易。但她认为一些媒体曲解了她的观点,把“家务劳动价值化”简单化为提倡“丈夫付妻子家务劳动工资”。
      张晓梅强调,她的提案看似是一个家庭细节问题,却涉及到女性发展和当今社会女性观念意识的变更,还有女性地位和社会结构问题。当今的女性仍然是家务劳动的主要承担者。2001年第二期中国妇女地位调查资料显示,城镇妇女每周花在家务劳动上的时间平均是21个小时,男性为8.7个小时,而她们大多数一样是全职工作者。
      张晓梅透露,她的提案提交前将做一些完善,比如更加强调“家务劳动价值化”的概念,而不是简单的老公付老婆工资的问题;对修订《婚姻法》的建议的提法将更准确些;同时更多介绍欧美国家的有关情况。
         成都商报记者就此写了一篇评论博文,迅速走红网络。 
         《婚姻是长期免费卖身?不,现在要收费了》
      文:刘静
      多年前,张爱玲女士说:婚姻是长期的免费卖淫。引起观者一片哗然。人们愤怒张爱玲这样比喻神圣的婚姻。
      现在,提起这句话,也还是有不少人愤怒,只不过他们愤怒的理由跟以前不一样:NND,凭什么是免费的?不行,要拿钱来。
      于是,两会(很抱歉,像我这么低速的人[王二娃的评价]来提这么神圣的会议,我觉得很惶恐)的张晓梅大妈终于站了出来,振臂高呼:现在这个世道连空气都要卖钱了,我们凭什么免费,我们不能再免费了,我们要开始收费了。于是,响应者众矣。
      我没有结婚,对这点婚姻里的事,那还真是一知半解。就当写给没结婚的人看看吧,说得有理,就会心地笑笑,说得没理,就不屑的笑笑,总之,你得笑,这件事才对。
      这个家务劳动,一直以来在婚姻里都占了很重要的位置。我说了句空话,在单身里也占了很重要的位置。你要吃饭吧,一个人的时候倒随便对付,一家人的时候怎么办啊?所以,必须得有人来煮饭。吃完饭得洗碗吧,不管你愿不愿意,总得有人来干这事。古往今来的家庭,很多女人承担了煮饭、擦地、洗碗啊这些事情。
      你要说女人们乐意做这事,我保证你是错的。我就不爱做。我相当不爱做。我十万个不愿意做。但我有的时候也要做。
      比如和父母在一起,在亲人在一起。父母大人年龄大了,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作为子女,你多做一点,他们少做一点,你辛苦一点,他们就轻松一点。这个时候,做家务体现的就是你的爱心了,跟你爱不爱做家务没有任何关系。
      再比如,你是女人,结一婚,你老公做家务比你做家务还痛苦,那怎么办?为了减轻爱的人的痛苦指数,就只有痛苦你自己了,好歹你的指数比他低些,这样一想还是赚了。替心爱的人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情,这也是爱意的一种体现。痛苦你一人,幸福爱的人。充满爱意地做家务,这应该是许多已婚女性的常态。
      男的也一样,我见过很多家庭是男人做家务。你说男人他愿意不,他也不愿意,他会很无奈地对你说:我老婆不喜欢做啊,所以我只有做了。这个不表示他就爱做家务,却表达了他爱他老婆。
      这个问题有个很简单的解决方法。如果两个人都相当不喜欢做,就请一钟点工,什么事儿都解决了。我的一些朋友就是这样做。两口子绝对不会为谁做饭谁洗碗这件事废口舌。多好。
      如果你们经济条件有限,不能请钟点工,那就让协商解决这个问题。你不做我也不做,最后总有一个人看不惯熬不住,自然会站出来做。当然了,如果你不做,你还天天抱怨TA不做,那肯定要不得,跟哪个说人家都不得同情你。所以说,在做家务方面,也是要考验耐力的。
      但,张晓梅大妈现在说,不行,我们要把这个家务量化出来,给一个标准。比如做一个月家务500块,1000块,由不做家务的那个人来支付。
      今后,我们做家务,就跟爱没有关系,只跟钱有关系。会不会一想到做这家务有500块收入,然后就屁颠儿屁颠儿地跑去做,而且还做得乐不可支?支付的那个人,会不会随意大小大便,随意吐痰,随意指手划脚,随意破坏一切你刚做好的卫生?反正老子给了钱的。
      用脚后跟想一哈你都会觉得不可能。如果这个可以用金钱量化,那今后,我们可以用金钱量化婚姻的一切东西。
      你晚上想跟我亲热,行,我们算多少钱一次吧。如果我主动,我付给你钱。如果你主动,你付给我钱。如果我今天没钱,又想和你亲热,你就可以板着脸说,等攒够钱再来。这样,谁付出的都是有价的了,不再会有免费的出现。
      既然存在金钱交易,那就必须有一个消费者保护中心来保护消费者也就是出钱者的权益了。以前对于“婚内强奸”不好界定,现在好了。如果你亲热了,你不给钱,我就可以告你强奸。但是如果我给你钱,你不愿意,我就可以找消协告你“拒做”;如果你做不好,我还可以投诉你服务质量不满意。还有如果你做一次要收200,隔壁那个帅哥才收100,我是不是可以选择让隔壁子那个来做?作为出钱者,我们应该有选择的权利。
      如果你想要我给你生个小孩子,就先标好价,要生可以,先拿钱。我生小孩子好辛苦,首先,我的身材会走样,我会长很多难看的妊娠纹。第二,剖腹产,留下一辈子都没办法消除的伤痕。第三,怀了孩子以后,我的肚皮会松驰,我要奶孩子,我的胸部会下垂,会松驰。第四,生孩子会让我明显地变老。第五,会让我长胖,而且减不下来。我会从此以后自卑一辈子。
      大家看看,先不说以上这些后果,如果要整形,需要多少钱。而且生了孩子以后,花多少金钱可能都整不回没生之前。就说造成的心理阴影,得花多少时间多少金钱来修复。如果说女人是为了金钱给你生一小孩子,莫说地球人,连宇宙人都没得人相信。
      所以,我建议,你们的男人要你们生的时候,不妨给他们算算这个。保证把你们老公吓得长期不举。
      如果爱TA,就帮TA做家务吧。这句话肯定也是不对的。但是,如果金钱开始量化我们所以的所有行为,甚至是神圣的婚姻,那么,人类也可以灭绝了,活着也没啥子意思了。
      如果你们相爱,家务事这些重要的事情,一定会找出一个好的解决办法,但给工资这个办法绝对世界上最烂的主意。
      脑壳遭门夹过一次的人绝对想不出这么烂的办法,估计要遭夹很多次才想得出来,所以,我现在很好奇这个提案人的脑壳究竟是扁的还是圆的。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03/20100309121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