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打破人民币升值僵局的第三条道路
(博讯2010年02月11日发表)

    孔保罗/前中国与西方在人民币升值问题上的态度已陷入僵局,毫无疑问,这种僵局的进一步发展对世界经济的发展,必定会产生难以避免的伤害。
    
     人民币升不升值,中西各有理由 (博讯 boxun.com)

    
      近些年来,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对外贸易急剧增长,加入WTO(世界贸易组织)之后更是一发而不可收。2008年中国贸易总额是1950年的2266倍,达到2万5600亿美元,占世界贸易总额的8%以上。可以预言,中国对外贸易还会进一步增长,在2010年将超过德国成为世界第二贸易大国,而且照此趋势发展,无需多久就会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贸易大国。一些西方经济学家(如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等)惊呼,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造成了全球经济失衡,使西方社会经济发展走向困境,甚至于出现金融危机。所以他们主张人民币大幅度升值。
    
      这实际上是很难站得住脚的理论。因为尽管中国对外贸易发展迅猛,可是顺差并不大,2008年贸易顺差只有2955亿美元左右。如果说这区区3000亿美元都不到的贸易顺差,可以使西方经济陷入困境,恐怕只有小学生才会相信;可是也必须看到,中国对外贸易的迅猛发展,使西方流失了大量的就业机会。一些西方经济学家(如保罗·克鲁格曼等)认为,中国必须对此承担责任,而承担责任的最佳方法也就是立即让人民币大幅度升值。
    
      应该承认:谁都无法否认这种合理要求。因为西方各国现在虽然都建立起了社会失业保障体系,失业者可以获得失业救济金,可是这种救济金仅仅可以维持失业者最为基本的生存,使他们“饿不死”,而根本不可能化解他们的失业问题。所以一旦失业就往往会陷入家庭经济危机。西方各国政府成天对失业率提心吊胆,关键也就在这里。由此可见,在当前的社会保障模式下,西方社会一方面需要自由贸易,另一方面也根本无法全面接受自由贸易带来的失业冲击。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贸易进一步猛增,西方国家无论如何都根本无法接受。
    
      对于中国而言情况更为严重。官方数据显示,目前对外贸易占中国GDP的70%,这就是说中国目前占70%的生产所带来的全部就业机会与对外贸易相关。如果人民币大幅度升值,则中国的对外贸易自然会受到巨大打击,这必将引起极其严峻的失业现象。而与西方各国相比,中国还没有建立起社会失业保障体系,例如农民工,他们是当今中国产业工人的最大群体,可是他们唯一的失业保障就是回农村;至于城镇失业者的情况也是不妙。因此首当其冲的社会最底层的民众,他们根本不能接受失业。去年发生的“通钢事件”、中国网民对广东省领导人汪洋“腾笼换鸟”的一片不满,以及最近教育部准备清退代课教师的举措引起知识分子的强烈批评,都说明中国当今社会对于失业的可接受程度远低于西方。因此大量失业,必定会造成中国社会政治的动荡。所以,人民币立即大幅度升值是中国根本不可能接受的。换言之,中国也有非常充分的理由保持人民币的稳定。
    
    改革社会失业保障模式
    
      由此可见,在人民币大幅度升值问题上,中国和西方都没有后退的余地。因此必须找到崭新的道路,以双赢的方式来化解僵局。这是中国和西方的唯一选择。只是关心自己的利益,不顾对方的根本利益,根本不可能解决问题,而且对世界经济与政治都没有意义。
    
    回顾历史,不难发现,中国与西方的贸易矛盾实际上是一个国与国之间的老问题,二次大战前,德国兴起之后与其它资本主义国家之间也出现过类似的情况(而且引起了极其严重的后果)。只是现在中国与西方之间的贸易斗争集中体现为人民币的升值而已。
    
      而二次大战发生后,西方社会意识到必须建立社会保障体系,从根源上解决贸易争端。因此在二战正酣的1941年8月,英美两国领导人就签署的《大西洋宪章》,主张建立社会保障体系来解决。二次大战后,西方各国也迅速而逐步建立起了相对全面的社会保障体系(英国在1948年就宣布建成了这一体系)。这一体系对于西方国家之间的国际关系稳定与发展,产生了极其重要的影响;可是也不可否定,西方社会保障模式具有难以接受的不合理性(这些年来,西方各国非常努力地进行社会保障改革的原因就在于此)。
    
      在失业保障上也是如此。一直以来西方各国对于失业者实施两方面保障:一是发放失业救济金。不过失业救济金远远低于工资水平,只能使失业者“饿不死”,而根本不可能维持他们的正常生活需要(如果失业者有房屋贷款,失业就很可能是一种灾难);二是为失业者提供免费的重新就业服务,而这种免费的就业服务也是有限的,并不能确保失业者及时就业和渡过难关。这是西方国家不能接受因贸易而引起的产业结构调整的关键所在。
    
      由此可见,要解决由中国与西方之间在人民币升值问题上的僵局,只有一个选择,即中国和西方社会可以接受失业,而不是阻碍或滞缓产业结构调整以避免失业或降低失业率。
    
      社会保障的目标和社会保障的模式,是两个既有联系也有根本不同的所指,要实现社会保障的目标,可以有多种不同的模式。实际上在任何市场经济国家,失业都不可避免。西方国家最近40年的统计结果表明,人们的平均失业次数为7.2次。可是除了因各种原因不找工作的失业者之外,绝大多数的失业者都可以重新就业,而且其平均重新就业时间平均为13周左右。失业时间只占整个职业生涯的4.2%。所以,对于失业者应该全面援助,也就是由社会保障体系“预支”未来的工资给失业者,待失业者重新就业之后再逐步偿还。
    
    消除失业对自由贸易的压力
    
      采用这种全面援助社会失业保障模式,失业者无需再担心失业问题,就可以接受产业调整所带来的失业。另一方面,社会保障体系对失业者实施全面社会援助保障,并不会产生大量的呆账和坏账,因为没有任何人可以赖掉社会保障体系的债务;同时由于预支了未来的工资,社会保障体系就无需对失业者实施救济保障,就无需再发放失业救济金给失业者。因此可以节约巨大的开支。
    
      而由于人们可以接受失业,失业问题就不再是阻碍自由贸易的障碍,因此西方国家就可以接受中国贸易发展给西方带来的巨大冲击,就会对人民币升值的态度有180度的转变,由坚决要求人民币升值变成希望人民币不要升值(这才更符合西方国家的利益)。同样,只要中国建立起这种就业保障模式,也可以接受人民币大幅度升值,因为中国的就业者也无需担心失业问题。所以改革失业保障模式,是中国与西方化解人民币升值僵局的钥匙——唯有如此才可以打开中国与西方的贸易对峙,实现中国与西方双赢。中国和西方应该勇敢地突破传统,对社会保障模式经济改革。
    
    作者为旅澳学者,原就职于上海社会科学院 (博讯记者:于明)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02/20100211055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