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谷歌代表美国挑战中国?
(博讯2010年01月22日发表)

    来源:环球华网
    
     雖然Google已宣布恢復在華業務,但日前搜索結果卻出現“挑衅條目”,美国国務卿希拉里21日也再度反對信息限制與違反基本網路權力,讓中美關係再生摩擦,同時引發是否Google代表美國政府挑戰中國的意識形態之說。 (博讯 boxun.com)

    
    关鍵字搜索挑衅
    
    在google.com裏輸入“中國”,排列在“搜尋建議”最上面的是“中國共產黨亡”;輸入“1”,則出現“1989天安門事件”等對中國、中共等不恭的條目。而1月20日再次同樣輸入上述關鍵字的時候,搜索結果發生了改變,排在最前面的信息分別為“中國國家領導人的緋聞”和“1a0001”。
    
    對於這種情況的出現,除了懷疑“Google發飆了,利用搜索關鍵字報復”之外,有人說,這是Google被 “黑”了,用電腦程序大量搜索那些詞匯;也有人說,可能是黑客侵入Google內部,制造與中國政府的矛盾。但是一個共同的問題是,這種現象至少在16日就被發現了,但Google為什麽一直沒有采取有效的更正和防範措施?這令人不得不想到,這是否代表著Google在向中共發起挑戰。
    
    Google美國總部發言人魯賓(Scott Rubin)對记者解釋,未聽說公司遭黑,而Google的搜索建議選項,是根據該關鍵字被使用者搜索的熱門程度而定,建議選項的內容隨時都在改變,“我們期盼在沒有違反中國法律的情況下,在中國經營未過濾的搜索引擎,希望就此事與中國當局協商,我們在博客上的文章未針對中國政府,因此報復之說是沒有根據的。”
    
    记者也從Google中國公司了解到,雖然從19日開始中國業務恢復正常,但原定於1月28日由Google中國主辦的“營銷未來----Google影響力大會”依然無限期延後,至少在中國農歷年前不會召開。而對於上述google.com的“關鍵字報復”一事,內部人員表示一無所知。對於是否有遭受黑客攻擊的可能三緘其口。
    
    從表面上看,Google考慮是否退出中國,是一家商業公司的考量。但是從目前所有信息累積來看,不管是Google博文的內容,還是近期中國國內一波高過一波的對互聯網內容的監管,亦或是Google與中國版權組織的談判推進緩慢,還是中美兩國政治經濟關系發生的些許變化,都使人懷疑背後存有內幕。另有消息顯示,在是否退出中國的問題上,Google的兩位創始人和CEO之間早就有過激烈地爭執,也許這正是技術信仰和商業利益之間的一次交鋒。
     希拉里遣責訊息審查
    
    希拉里21日發表一項維持 “網路自由”的技術政策。指出維持國際網路自由是美國施政的一部份,並遣責包括中國在內的訊息審查國家。
    
    希拉里表示,目前有不少國家在搜索引擎中刪除政府敏感字眼,這些國家包括中國、北韓和越南。她表示,剝奪網民的基本權利,最終會令國家與世界發展脫軌, 任何國家以駭客截取信息都需要 “面對結果,受國際遣責”。希拉里發表演講的同時,網上設有現場問答環節,並由專人即時提供技術支援,以助網民翻過 “防火長城”收看,直接挑戰網路審查國家。在場有不少中國網民即時收看及留言。
    
    儘管希拉里事前已派其創新事務高級顧問羅斯 (Alec Ross) 將美國政府與Google撇清關係,堅決表示“國務院不是Google的外交手臂”。但在Google可能撤出中國的這個骨節眼上,希拉里在演說中卻又向中方施加壓力,要求北京公開谷歌事件的調查結果。她表示,希望中國政府能仔細考察Google對中國的指控。
    
    美國傳統基金會中國經濟問題專家史劍道(Derek Scissors)向《多維時報》表示,演說的確顯示華府決心維持言論自由等核心價值。不過他認為它並不會對中國構成實質的壓力,最多僅能暫時停止中國公安部攻擊Google,令雙方都有個下台階。史劍道認為,Google最初很有可能在“擺姿態”,以便取得更有利的協商籌碼,但他相信事件已到達 “尾聲”,Google因為利益不會撤出中國。因為Google的確反映了美國企業在華面對的困境,但今次事件也是一個個別案例,因為大部份美國企業被審查的情況較少,由於政府與美國企業方向存在分岐,很難響應希拉里“做正確的事”。
    
    美國馬里蘭大學歷史系教授高錚對《多維時報》分析,Google問題複雜的地方在於涉及人權、政治控制、互聯網自由,均為長期存在中美間的問題。“過去一年是中美蜜月期,雙方集中精力對付經濟危機,很多議題被擱置,但去年底已看到一些負面的癥狀,比如哥
    
    本哈根峰會的中美分歧,如今經濟問題比較次要,其他議題凸顯,可能引發中美關係更大的摩擦。”
    
    高錚認為,做為一個美國公司,Google代表美國利益,與中國政府較勁是無可厚非的,美國政府考量整體利益,跳出來支持Google也不奇怪。但Google在處理這個問題時不夠老練,因為面對中國政府,不是施壓就能解決,還需要非常細緻的談判。
    
    “從大局來講,我覺得中國政府最後會退一步,而商業上,Google又會退一步,對美國來說,能保住面子,對中國來說,能得到一些實際利益。”高錚說。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01/20100122045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