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贵州警官张磊与上海民警马天民
(博讯2010年01月18日发表)

     贵州警察张磊,在解决辖区农民纠纷的时候,三枪射杀两名青年农民,引起整个社会巨大震动。如果,在过去的年代,这个民警必然是犯罪分子。但是,在很多“伪精英”提倡西方法学“程序正义”的年代,这个就成了十分复杂的“案件”了。复杂之处,就在于要追究“细节”。这当然更利于澄清案件的真相,但是,也给官僚机构混淆是非提供了口实。
    
     过去,有一部电影可以说深受欢迎,那就是《今天我休息》。是上海电影制片厂摄制的。主人公就是上海的一位民警马天民约会的故事。这个电影让人们想起了那个政府与人民心连心的时代。 (博讯 boxun.com)

    
    而今天,为什么两者开始对立起来了呢?
    
    过去,警察叫“人民警察”,简称“民警”。刑事警察叫做“公安”。民警主要是负责辖区内的治安工作,发现坏人,预防犯罪。当时有民警巡逻制度,就是民警起着自行车在辖区内巡逻,同时,帮助孤寡老人,给家庭有困难的群众提供帮助,叫做“好人好事”。
    
    现在的警察不知什么时候演变成了“警官”。我经常想这个问题,警察就是警察,怎么突然变成了警官。还有一些称谓,比如,干部,过去把各级领导称作干部,即使是在军队,也称“军队干部”,而现在称作“官员”、“高官”、“高管|”,甚至还有“高层”,不禁让人心生“敬畏之感”。本来是人人平等的社会主义社会,怎么突然间分成了“三六九等”,真不知“今夕是何年”?
    
    记得过去年代有过这样一个报道,说的是一群农民路过军用机场,觉得好奇,就朝着战斗机附近走去观看,在旁边值班的战士看到很多农民走向战斗机,就拿枪对准农民,大声喊,不许动。这可能是过去警惕性比较强的缘故。
    
    结果,这位战士的行为被其他战士控告到连队,连队决定开除这位战士。这些农民听说后,到部队替这位新战士求情。但是,团部的干部给农民们解释,我们的军队是人民的军队,人民军队的枪永远不能对准人民。最终,那位新战士还是被开除了。这是过去年代真实的故事。
    
    而今天,武警公安参与暴力拆迁、参与平息暴力事件成为家常便饭。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啊!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01/20100118223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