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凤凰涅盘不再/刘放
(博讯2009年12月18日发表)

    
    佛教有种说法叫“欲火重生”。传说凤凰就是在熊熊烈火中涅盘、重生。历代有德行的高僧也能在火中烧炼出舍利子来。这样火就被神圣化了,于是就催生出自焚的壮举来。
     今年以来,在盛世中国就已出现了多起自焚事件。仅已在媒体报道的强拆导致自焚事件就有:2月13日,内蒙古赤峰市红山区红山区哈达街石国清,被逼在室内放火自焚,致自己与女儿王娜烧伤;10月28日,青岛张霞在自己被强拆的家门前浇下汽油自焚重伤;10月16日,湖北长阳居民曾祥光因强制拆迁在家中自焚。11月13日,成都金牛区唐福珍因拆迁在楼顶自焚,送院抢救无效死亡。12月15日,北京市海淀区北坞村强拆,房主席新柱自焚,重度烧伤送医 院抢救。另外,上海、湖南、江苏、山东等地,也先后发生过多起强拆自焚事件。 (博讯 boxun.com)

    身体焚烧真的能像凤凰那样涅盘吗?事实是,水火无情。在厨房里被小小火星或几点滚油烫一下,就教人呲牙咧嘴,叫苦连天了。要不历代统治者审问人犯时,为何都使用烧红烙铁。火烧皮肤时,滋滋冒烟,皮开肉裂,是最难捱的酷刑之一。将汽油淋在身上,点着火,那种情景像烧乳猪,是惊心动魄的,惨不忍睹。
    
    其实,中国人并非是生性刚烈的民族。真要自杀,通常都会用比较温柔的方法,让自己升天时不致过于痛苦。所谓“引刀成一快”,这快就包含动作快点的意思,动作快了就死得痛痛快快。农民们自杀往往就喝农药,就地取材,图的是方便。城里人就多选择跳楼,是因地制宜。文人、政治犯就用传统的上吊,也是方便快捷,潇洒飘逸。工具也易得:一条丝袜都能成功。一句话,死也要死得舒服。所以古今选择自焚者少之又少,属凤毛麟角。
    
    但为何现在的国人突然都不怕痛苦了?是他们的皮肤长厚了吗?非也。是因为他们太冤屈了,原想通过这种极端的、激烈的方式,表达自己极端的愤懑,也以为这样能唤起强拆队的良知,达到保护家园的目的。
    
    但是他们错了。这些剃着光头、手臂刺青、凶神恶刹的强拆队员们是真正刀枪不入,水火不进的。再说了,他们也只是执行命令,按江湖上的话说是拿人差响,给人办事,身不由己。而有的队员们显然也想看热闹(这毕竟是平常看不到的),就鼓动手持汽油桶、打火机的席新柱说:你点吧,你点吧!于是就点了。
    
    也有些可怜的屁民因投诉、求情无果,在官员们面前欲点火自焚(如北京的王学勤),居委主任就说:要点你到外面点去,别在这里吓唬我。
    当然,不光是自焚的,跳楼的屁民也得到官员们同样的关照。如河北承德市老人王秀珍因拆迁赔偿寻求镇政府党委书记帮助,多次受到拒绝,老人说那就只有跳楼了!书记就指引她说,一楼二楼别去啊,要跳就上五楼跳。
    
    所以,以自焚、跳楼来打动人心,唤醒社会已经是没指望了。像成都唐福珍那样,死了还定个“暴力抗法”的罪名。火中绝对飞不出凤凰来。
    
    有些中国网民就说了,自焚、跳楼是没有用的。自己死了,痛了,房又拆了,赔了夫人又折兵,还给人当风景看。这是绝对亏本的买卖。你要么做个顺民,趴在地上,打了左脸让人家打右脸,唾面自干,房子谁要谁拿去,以保个全尸。你要真不怕死,就学杨佳,用西瓜刀找个说法,一个够本,两个就赚了。两个以上是超额利润了。
    
    这是非常危险的信号。当权者真的要好好想想了,千万别把人往绝路上逼。官商勾结,无非为了利益。但不要利令智昏。水能载舟,也能覆舟。谁都知道。
    也有人说,皆因中国刁民太多了。刁民们都藉拆迁胁逼,想发笔横财。这样的刁民有没有?肯定也会有。但爱财的人,也会爱命。不惜以生命抗争的,一般都有冤情。从媒体的跟踪报道看,这些自焚者确实是没有得到公平对待。若非走投无路,谁会往身上点火?人肉又不是爆仗烟花。
    
    人心世道如此。连船老大都说,我们是捞尸的,不救人。社会是有病了。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12/20091218061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