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极度严厉批判:房地产绑架了整个中国
(博讯2009年11月26日发表)

    来源:新华网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部长余斌认为“房地产业已成中国经济直接命脉”,2010年内地房地产业能否保持稳定发展,将对中国经济产生直接的影响。因为在中国,房地产行业是与国民经济高度关联的产业,占GDP的6.6%和四分之一投资,与房地产直接相关的产业达到60个。 (博讯 boxun.com)

    
    新华网今天发表署名余丰慧文章说,在中国,房地产的确是一个特殊的行业,它稍有闪失都将对经济产生较大的影响。一定程度上说,中国的房地产已在左右着中国经济。当前,大家都在谈中国经济结构不合理,其实最大的不合理不就在房地产所占比重太大,地方经济增长过分依赖于房地产行业吗?在保增长为第一要务的关键时期,谁都不敢得罪房地产,谁都要宠着惯着甚至敬着房地产商。
    
    其实,不但中国经济被房地产绑架,社会许多方面也都被房地产所绑架。
    
    房地产绑架了某些地方官员。一些地方政府特别是某些官员,他们非常看重、依赖房地产业。因为房地产的发展能给他们带来鲜活的GDP数字,有了GDP高增长才有所谓的政绩,有了政绩才能把官帽越戴越大。此外,地方政府税收及自己支配的预算外收入,很大程度上也依靠出让土地金。这块大肥肉,一些地方政府岂忍心放弃?
    
    房地产绑架了中国金融。中国金融机构在房地产里的贷款(包括开发商性贷款、土地贷款和个人住房按揭贷款)数量惊人。在这种情况下,金融机构往往不敢轻易紧缩房贷政策。否则,房地产价格迅速下跌,银行存量房贷将面临巨大风险。金融机构只有依着开发商继续增加贷款,继续给投资投机者提供按揭贷款,维持房价继续走高,这样其贷款才会安全,房产作为抵押物才不会缩水。
    
    房地产也绑架了中国普通百姓。在房价高企时代,为一套住房普通百姓往往需耗尽一生,甚至几代人的积蓄。在各大城市,望房兴叹者更比比皆是。现在,上个世纪90年代末期的房改房已经难以满足下一代年轻人结婚等对住房的需求,一旦子女结婚,子女及双方父母或都不得安宁。
    
    房地产绑架中国社会非常可怕,任其发展下去,将给中国经济埋下巨大隐患,这不是危言耸听。各级政府应引起高度重视,痛下决心,采取有效措施尽快使房价回归理性,既确保房地产持续健康发展,又使得中国社会经济平稳安全运行。
    
    中国青年报早前一篇文章说,进入今年第四季度,业务隶属于住建部的中国房地产协会(下称中房协)便开始忙个不停。据媒体报道,中房协受住建部委托,正在调研各地楼市,准备出一份总结今年楼市预测明年楼市的报告。而该报告,将成为明年楼市政策定调的重要依据。据中房协的有关人士称,明年楼市政策暂不会收口。
    
    尽管,中房协的报告并不能代表真正的政策取向,但是,中房协的观点仍然反映了一种政策制定者的普遍共识。今年,楼市的意外火爆,构成了前三季度中国经济复苏的基础。众多经济学者和机构所鼓吹的“房地产救中国”的口号,变成了现实。由于地方政府对土地财政的严重依赖,也决定了他们势必希望楼市繁荣。然而,众所周知的是,地方政府为楼市泡沫支付的是高昂的信用和社会成本。从近年来楼市调控政策来看,地方政府已经处于这样一个悖论之中,既希望房地产成交旺盛,又不希望房价上涨过快,结果是难以实现理想的“中庸之道”。
    
    无论是抑制楼市还是刺激楼市,地方政府都想当然地认为,其对房地产市场具有绝对的控制力。其实,这只是一个思想的魔障。2007年,在强大的民意压力下,各级政府纷纷出台政策抑制房价,房市进入了一年多的寒冬。有些房地产商甚至喊出了要向“猪坚强”学习的口号。楼市调控引发的市场低迷实非政府所愿。而随着金融危机爆发,楼市刺激政策出台,今年上半年,楼市交易出现了多年未见的井喷。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房价一路飞升。这种火爆的行情又出乎政府的意料。这说明,房地产市场并非是“一按就瘪、一松就起”的皮球,其更像是一戳就破、一点就爆的氢气球。
    
    对政府来说,内需不足的问题明年仍将相当严峻。今年,前三季度中国经济表现出来持续复苏的势头,但仍不容乐观。从各地公布的前三季度数据来看,经济最有活力的浙江GDP仅比去年同期增长7.7%,低于全国水平。广东略好于浙江,其GDP同比增长8.6%。而广东方面亦承认其增长主要得益于固定资产投资和楼市带动效应。这表明,沿海地区仍然受到出口萎缩和内需不振的双重制。
    
    明年的经济政策从本质上来说,已经属于应对危机的中长期对策。因此,政策的着力点应在如何真正启动内需。而要启动内需,最重要的是要让国内的民众手里有钱。当下,中国的高储蓄率与居民的低消费是一对尖锐的矛盾,这是长期财富分配失衡造成的。如果不从解决收入分配和提高社会保障水平入手,那么,拉动内需将是一个很难实现的政策目标。在政府和企业尤其是国有企业手中集聚的资金,不是继续投入基础设施,就是流入楼市和股市。也就是说,政府即便不刺激楼市,楼市仍然存在泡沫膨胀的风险。明年如果还是要靠楼市来刺激中国经济,那么,也意味着更高的风险,这个风险不只是来自金融系统,也来自社会。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11/20091126050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