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国的堂•吉诃德——严正学/黄河清
(博讯2009年11月16日发表)

    严正学更多文章请看严正学专栏
    黄河清更多文章请看黄河清专栏
     (博讯 boxun.com)

    二零零三年,瑞典文學院請世界著名作家、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評選世界最佳小說,西班牙小說家塞萬提斯的《堂•吉訶德》奪冠。
    
    塞萬提斯在《堂•吉訶德》里提出了一個永遠的難題:理想與現實的矛盾,正如莎士比亞在《哈姆雷特》中展示生與死的哲理,都是社會和人生永恆的主題。
    
    幾千年的人類社會,就是理想與現實矛盾和平衡的歷史,也就是人類努力把理想變為現實的歷史。
    
    中國有阿Q,沒有堂•吉訶德。
    阿Q幻想著“手執鋼鞭”將現實中的“趙太爺”打。
    堂•吉訶德真持丈八蛇矛衝鋒陷陣,與妖魔戰鬥,而不惜鼻青臉腫、遍體鱗傷。
    
    古今中外,知識人為理想奮爭與現實發生衝突時,奮不顧身、捨生取義,猶如堂•吉訶德。
    
    中國最近幸而出了一個典型的堂•吉訶德——嚴正學!
    
    嚴正學,浙江台州人,畫家,北京圓明園畫家村村長。一九九三年嚴正學极力推岀圓明園畫家群体,舉辦畫展時與現實發生嚴重衝突,遭警察毒打致重傷。嚴為此狀告北京市公安局。由此發端,嚴將已淪為形而下的繪畫藝術演繹為形而上“行為藝術”的“民告官”,歷十六年而砥礪愈烈。
    
    十六年來,四十餘次民告官,整整一百次與強權專制對薄公堂,十三次被捕下獄,塞站籠遊街凌辱,受六根數萬伏電警棍刑擊,遭偽律師配合当局暗害誣陷,曾自殺抗爭九死一生……種種切切,凸顯了嚴正學追求自由、光明而奮不顧身與專制、黑暗抗爭的堂•吉訶德型的英雄範式,正是努力平衡理想與現實這一永恆的社會矛盾的嘗試。
    
    新近去世的右派代表林希翎對知識人的定義作了很好的詮釋:“不管哪一個國家,真正的知識份子一定是批評政府、反現實的不滿分子。這種不滿應該是正常的現象。知識份子的使命就是要推動社會進步,就是要批評現實。一天到晚歌功頌德,粉飾天平,怎能進步?”“永遠批判型的知識份子,才是真正的知識份子。”
    
    历来有許多志士仁人前仆後繼地嘗試著平衡理想與現實這對矛盾,可歌可泣的事例史不絕書。
    
    近六十年以降,由於中國大陸全面的沉淪墮落,則每況愈下。中華聖女林昭對此作了入木三分的揭示和鞭笞:“民主人士”“低首下心奴顏婢膝唯求分得半杯殘羹一口冷飯”;“社會賢達”“悵吟‘式微’潛歌‘黍離’但望神兵一朝自天而降”;“學界先彥”“平時處士橫議恣談忠孝一到考驗臨來面前便噤若寒蟬肅如金人惟願苟全性命”;“海外名流”“上焉潔身自好求其獨善,下焉寄人籬下求食高門而根本態度同為管自己在雲端裏看廝殺卻全不意識到作為一個中國人之民族責任”。
    
    國學大師陳寅恪《男旦》诗云:“改男造女态全新,鞠部精华旧绝伦。太息风流衰歇后,传薪翻是读书人。”
    
    嚴正學正是在“風流衰歇”之際,不惜以身試法的傳薪者、中國傳統“士”的典型!
    
    雖然當今之世,歌德、騎牆、投降者幾成主流,以鼓吹一廂情愿的“良性互動、雙贏”諸自欺欺人的新式阿Q幻想,“順服配合”著頑固的趙老太爺的舊現實,但堅守堅持批判者畢竟還有,以堂•吉訶德的精神奮力地彌合理想與現實。嚴正學就是!
    
    嚴正學絕不曲學阿世、絕不逢迎權貴、絕不見風使舵、絕不歌功頌德,絕不扮粉妝玉琢的男旦,絕不屑八面玲瓏的幕客,絕不當長袖善舞的弄臣,絕不齒跳踉上下的小丑;他針對的永遠是社會的不足、弊端、腐惡、黑暗;他追求的總是真善、自由、光明和美麗;鳳毛麟角而鶴鳴九皋,虎嘯叢莽,龍吟蒼天。
    
    嚴正學的鶴鳴龍吟虎嘯凝聚在他的畫作和文字中,演繹在他的“行為藝術”裏。
    
    《陰陽陌路》、《行為藝術下課!》八十萬言是在冰天雪地的北大荒勞改場和六面碰壁的囚室中淚血與象形的結晶。《龍柱下》近百幅創作於專制監獄的繪畫是颠覆专制、颠覆中国畫传统技法之雙重顛覆的形而上的色彩和線條的記錄。《獄中四書》是在艱難時世遭冤受屈搶天不應呼地不靈的絕境中剖白靈魂,留給後世的並不多餘的話;人性的光輝雜黯淡同在,愛情的忠貞偕熱烈並存;在頭頂高懸著達摩克利斯劍下書寫的所謂“認罪書”、“檢查書”的文字中,人們讀出的是烈士暮年,壯心不已,老驥伏櫪,其千里之志依然躍然紙上,充盈於仍在繼續並未下課的“行為藝術”的每一細微末節。專制黑暗的摧殘未能使嚴正學屈服,來自背後的暗箭曾讓他痛不欲生。然而,畢竟是嚴正學,俯仰於天地間的嚴正學,未愧於歷史,不怍于同道,專注於顛覆,盡忠於藝術;龐然大物的專制制度征服不了他,魑魅魍魎的鬼蜮伎倆更無損其絲毫。
    
    中國的堂•吉訶德——嚴正學,留給歷史的是一幅濃墨重彩永垂千古的畫圖。
    這是民族的丹青!
    
    在這個整體沉淪墮落的當世,在海內外知識人整體順服配合專制而以“和解、良性互動、雙贏”為自欺欺人的另類幫忙幫閒幾成主流的當今,在反動佔據上風、黑暗可能會贏、邪惡暫時勝利的時刻,中國的堂•吉訶德——嚴正學的意義在堅持堅守堅執。“有心殺賊,無力回天”固是,但進步、改革、光明、正善不能輸的如此窩囊軟骨可笑,後人繼續,就會加倍加十倍百倍的付出代價。在這樣一個歷史關口,我們要有擔當,要有準備,要像嚴正學一樣,學做堂•吉訶德,勿做阿Q! 縱輸,要輸得像樣一點,輸的像共工,輸的像伯夷叔齊,輸的像荊軻,輸的像項羽,輸的像司馬遷,輸的像嵇康,輸的像方孝儒,輸的像李贄,輸的像譚嗣同,輸的像陳天華,輸的像秋瑾,輸的像王國維,輸的像魯迅,輸的像陳寅恪,輸的像林昭,輸的像遇羅克、張志新、李九蓮、鐘海源,輸的像王若望……為後人為歷史為民族留下一點思想、一點血脈、一點真和勇毅。
    
    我們應該留下什麼、可以留下什麼?
    
    共工留下了怒而觸不周之山天崩地裂的失敗。
    伯夷叔齊留下了不食周粟餓死首陽山的氣節。
    荊軻留下了視死如歸刺秦抗暴的勇武。
    項羽留下了“生當為人傑,死亦為鬼雄”的豪邁和“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的懷念。
    司馬遷留下了忍辱負重後的“史家之絕唱,無韻之離騷”。
    嵇康留下了在被皇帝判死臨刑前三千太學生要求拜他為師的千古絕唱《廣陵散》。
    方孝孺留下了寧遭誅十族也不改初衷的擇正固執。
    李贄留下了割喉的呐喊。
    譚嗣同留下了“改革須流血,流血自我始”的大無畏大悲憫大犧牲和“有心殺賊,無力回天”的浩歎。
    秋瑾留下了“秋風秋雨愁煞人”、從容就戮的英烈。
    陳天華留下了蹈海成仁的《警世鐘》。
    王國維留下了沉湖不辱的殉道。
    魯迅留下了吃人筵席、人血饅頭和祥林嫂哀鳴阿Q畫圈。
    陳寅恪留下了“歎息風流衰歇後,傳薪翻是讀書人”的警悟。
    林昭留下了最早反對針砭皇帝的深刻和寧折不彎的剛烈。
    遇羅克、張志新、李九蓮、鐘海源……留下了精氣神、真善美。
    王若望留下了徹底反叛和寧肯客死他鄉。
    ……
    縱輸,我們也要努力留下這些。
    
    二零零六年嚴正學第十三次羈獄,遭專制龐然大物蹂躪踐踏和宵小傖夫戲弄侮辱。我為之義憤為之不平為之聲辯為之呼喊為之洗刷。獄中嚴正學並不悉知,然心有靈犀,委託我全權處理他的獄中文字。我輾轉收到他的獄友已故義士葛昌裕踐履生死諾帶出的《行為藝術下課!》文稿,那是寫在拷貝紙上的比蠅頭還小的二十餘萬字。我與嚴正學素未谋面,只是神交神會,能如此同聲同氣,相應相求相諧,其誠信亦可謂至矣。處事至此,得友如此,夫復何求!
    
    二零零九年,嚴正學出獄,尚在被剝奪政治權利期間。有感於嚴與葛昌裕義士的生托死諾,我慨然自承整理并設法出版嚴的文稿,其中有《有關通信》、《路漫漫》、《陰陽陌路》、《行為藝術下課!》。《行為藝術下課!》得美國友人鼎力相助,擬在海外以中英文出版印行。嚴兄曾囑我為其文稿撰寫前言,謹遵囑寫了以上文字,不敢曰序,是為學習中國堂•吉訶德——嚴正學“行為藝術”的讀後感。
    
    祈我中華,“阿Q借公一寸膽,旌旗十億斬閻羅!”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七日•地中海畔
    
    【首发:自由圣火网站】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11/20091116041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