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刘放:历史让人无话可说
(博讯2009年09月25日发表)

    
    胡适先生说过,历史是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其实历史更多的时候是让人无话可说。台湾女作家龙应台作为六十年前国共内战失败者的后代,写了一部书《大江大海一九四九》,试图以一种冷静的眼光和心态,回视六十年前的历史。适逢中国建国六十年大庆。龙应台这部书在这样一个敏感的时间推出,难免引人瞩目。 (博讯 boxun.com)

    六十年一甲子。六十年在传统文化中预示着开元复始。北京要举行盛大阅兵,成者为王败者寇,是古来定律。中国强盛了,经济发达了,倾国举庆,喜气洋溢。
    台湾与大陆之间早已通航,每周两百多的班次。几年来,台湾朝野政要纷纷展开友好之旅,到大陆访问。国民党名誉主席连战,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再后来是民进党的陈菊,都来了。
    当人们看到连战与胡锦涛主席在钓鱼台国宾馆共饮茅台,亲密无间,不禁感慨万千。一些国共内战时幸存的老兵们更是涕泪交加: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龙应台的书要表达的,也就是这一层意思。她期望人们以史为鉴,避免历史悲剧重演。
    回过头来看,这一场历史悲剧真的让人无话可说。粗略的统计,中国人在这场兄弟阋墙中至少死了两、三千万人命。可能比日本侵华的受害者还要多。龙应台举了东北战场长春之战为例。长春城在解放军重兵围困下,城内军民饿死者约为二十万至六十万之间。与南京大屠杀不相上下。此仅为其中一次战役。
    有许许多多的爱国良将,如张灵甫那样的英雄豪杰,他们没有死在与日本人浴血奋战的沙场,却死在自己同胞的枪口下。这让人有剜心滴血之痛。现在再来看那一次次的大捷,平津战役,淮海战役,全歼敌人几十万、几百万……血沃中原肥劲草,却原来这些被歼者都是同胞兄弟。
    无论是国军还是共军,当兵的大多都是穷人。他们之间本无仇冤,互相厮杀本无道理,也无必要。然而他们在沙场上杀红了眼,只为那一竿不同的旗帜。
    当然1949年并非事情的结束(就是现在也还不能说事情都完了)。仇恨继续蔓延,双方继续敌视,互相炮击,并随时伺机吃掉对方。被赶到台湾的两百万人,有多少人妻离子散,一别成为永诀。几十年的离愁别苦,只能隔海望乡。“所有的颠沛流离,最后都由大江走向大海,所有的生离死别,都发生在某一个码头——上了船,就是一生。”
    留在大陆的“台属”,日子并不比他们好过。除了一些“统战对象”,一般台属都被视为贱民,受尽苦楚。我知道有个台湾老兵,在台湾几十年都捱过来了,却在回到故乡的一刻精神彻底崩毁了。回来上无片瓦,下无寸土,并得知妻子、儿子因他的连累,不堪肆虐已相继发疯死去。
    当那些台湾老兵们西装革履,以富商的身份重新登上大陆,预示着一切都变了。人们震惊之余,都感到无话可说。广东有一个村子,1949年胡宗南撤退时几乎把全村青壮年都抓走了,俗称“壮丁村”。贫穷不说,因家家都是台属,每次运动都是清查重点。两岸通行后,“壮丁”们都纷纷带着钱财回来,光宗耀祖,投资办厂,该村于是富甲一方。历史真是让人无话可说。
    大家争来打去折腾了半个多世纪,到头来发现,大陆人台湾人都一样,大家无非都是为了温饱,都想家庭幸福,都想要一座房子,或一部车子。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连拜的土地公、财神爷都是一样的(孔夫子也回到大陆,重新成为圣人)。
     现在许多大陆人也做生意、办企业,叫企业家,不叫资本家。人们也承包土地,出租土地,叫专业户,不叫地主。都是一种职业,一种谋生手段。
    总是梦醒了,才知是梦。历史走了八十多年,还是回到原点上。从这种意义上说,没有谁是真正的失败者或胜利者。大家殊途同归。
    国内有不少朋友问过我同一个问题: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面对历史,我确实无话可说。只能说,这是中国的国运。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9/20090925211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