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沦陷60年惊恐无极限/角马俱乐部发起人李宇
(博讯2009年09月21日发表)

    
    角马俱乐部发起人、成都读书会书友:李宇
     (博讯 boxun.com)

    60年了,也该有个头了!
    在中国的传统中,60年就是一个轮回了。我们能轮回到60年前吗?感觉不是轮回到60年前,而是轮回到100年前了!
    在60年前,不说别的,那个叫共产国际远东支部的一个政治组织至少还可以公开发行他们的机关报吧!
    在60年前,很多民主党派也不必接受执政党的“领导”吧!
    在60年前,包括像鲁迅那样的文人至少还可以一边拿着政府的津贴,一边对社会的黑暗猛烈的抨击吧!
    在60年前,执政党的黑手至少没有伸到大学教育中吧!
    ……………..
    而100年前呢?
    戊戌变法宣告失败已过去11年了!戊戌六君子的鲜血虽然已被普通的民众遗忘了,但是他们的鲜血却让仁人志士不对清廷报任何的希望了,汪精卫等热血志士也正在暗中策划刺杀摄政王载沣了。虽然清政府已经宣布预备立宪已经一年,全国各地已经纷纷成立了立宪协会。
    再过两年,1911年爆发辛亥革命,清政府又公布《宪法重大信条十九条》企图挽救自己,但已无效。
    统治者为何那么的执迷不悟呢?权力和利益难道就那么的重要?
    虽说是清廷自己葬送了自己,但是,他们对民国的建立也是做出了很大的贡献的,那就是预备立宪。
    各地的立宪协会、自治会等已经在合法的、公开的推动社会的转型,言论自由也得到了清廷的认可,这其实已经初步的建立了公民社会的承载平台。这就是中华民国得以以最小的代价在专制的废墟上建立的基础。
    辛亥革命说来其实只是一个“意外”!如果清廷不昏庸到与民争利而把铁路收归国有,会导致大规模的维权运动吗?没有维权运动当然就不会有“武警”的镇压,没有“武警”的大规模调动,武汉的军力就不会空虚…..呵呵,如果清廷知道与民争利会导致他们的政权的垮塌,他们还会那样做吗?
    与民争利的何止昏庸的清政府啊!
    
    有人说辛亥革命是少数人(资产阶级)对个别人(专制统治者)的革命,我也认同这一点,其实,要建立民主制度必须是这样的革命,大规模的农民革命只能导致另一个专制政权的建立。我们现在就沦陷于这样的专制政权下。
    
    那么在中国为何“旧民主主义革命”又被“新民主主义革命”革了命呢?
    本来代价极小的民国政权的建立却导致了后来的军阀割据?在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后又回归到专制政权而归于“平静”?
    罪魁祸首是慈禧太后吗?是袁世凯吗?是孙中山吗?是蒋介石吗?是毛泽东吗?
    还是民众的民主意识没有觉悟?低贱的中国臣民必须要有一个统治者坐在头拉屎拉尿他们才会欣悦臣服?
    
    中国现在的确又轮回到100年前的时代了,社会的变革不是那个人能够说了算的,专制政权已经走进了死胡同。昏庸的地方政府常常发生与民争利的事端,民众的维权运动也是此起彼伏…..武警也常常大规模的出动,谁能保证不会发生像辛亥革命那样的“意外”呢?
    如果发生那样的“意外”,我们现在有100年前那样的承载平台吗?
    100年前的清廷至少是让改良派合法的、公开的推动社会的转型,他们镇压的仅仅是像孙大炮那样的“暴力派”!
    而现在呢?连公开的、理性的民主运动的推动者也在他们的镇压之列!使得公民社会的承载平台难以建立!
    如果发生辛亥革命那样的“意外”,各省中谁有资格宣布脱离中央政府而独立呢?
    
    沦陷60年惊恐无极限!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9/20090921203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