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对中国互联网的忧虑/胡泳
(博讯2009年09月18日发表)

    
    王利芬:我现在常常在想,从时光隧道带给我的影响,前面的时候觉得漫长。自从19世纪末20世纪初,工业文明把世界缩小了,实际上地球原来很大,现在越来越小。投射镜把它拉开,让我有一种紧迫感,有一种惶惶不可终日感。如果沿着这样的轨道人类向前走,人会喘不过气来,这里面有嘈杂的声音,有巨大的不确定性,有一种世界末日感。最主要是科技无穷无尽的发明,而且周期之短,变化之快,让人仓惶而逃,不确定感越来越强。
     (博讯 boxun.com)

    如果这样下去我对科学发展本质性的东西产生了怀疑,当一个东西对人有巨大的压迫感,我们要奋力追赶。科技带给人交通便捷、信息充分、沟通畅快,交通和沟通是最主要的,重大发明都产生在这两个领域,本来是人的愿望的突破,现在有一种巨大的不确定性,成为了坏事,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到来。亚洲金融风暴不确定,次贷危机来了,中国有很多人在国外炒股市、资本市场。次贷危机就这样来了,也影响到中国各个方面。这种不确定性,大家有没有一种反抗?政治制度的走向,总而言之比现在好,或者更加透明,更加经得起历史的考验。但是我们依然生活在巨大的不确定性的压迫下。因为你是一个新时代的拥抱者,或者说是一个研究者,所以想问你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恐惧呢?
    
    
    
    胡泳:这种恐惧,不但是一个人恐惧,这种恐惧在科学技术发展史上一直存在。卢梭主张回到更古远的年代。这种对于技术发展的忧虑,一直相伴着技术的发展。我觉得未来对人的巨大挑战,在于人怎么样把自己跟机器区分开,这是非常大的挑战。因为人已经到了一种地步,我们把机器造得越来越像人,机器只是一种工具,很多东西都是现有东西的延长,眼睛的延长,手的延长。这个工具做到极致地步的时候,机器越来越像人,人和机器根本区别在哪里,这成为巨大的挑战。包括像《黑客帝国》三部曲在讨论这个问题,肉体怎么跟冰冷机械的东西对抗,并取得胜利。这个东西是未来人类要解决的最大的挑战,包括电脑人工智能的发展。包括机械人一定不能伤害造物者,但所有很多科幻片最恐惧的地方在于造了一个东西,结果把造的人给毁坏了,人对这样的事情有根本性的恐惧。巨大的不确定性,首先跟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不知道那个东西是不是我们要的,如果科隆出来人,那不一定是我要的。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9/20090918135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