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通钢拳头打的吉林国资委前倨后恭/范照兵
(博讯2009年08月14日发表)

    
    读了《通钢公司陈国君之死:不只一个人的悲剧》(检察日报作者:韦洪乾)对通钢事件前因后果比较详细的报道,感到吉林省国资委在国企改革的问题上,其对全民资产和工人阶级在根本态度上的错误性质是非常严重的,完全背叛了作为无产阶级先锋队共产党的信仰和宗旨;完全忘记了自己作为全民财产保护者的国资委的身份,站在私人资本的立场上与私人资本一鼻孔出气,出卖国家利益、压迫剥削工人。人们对通钢工人在21世纪社会主义中国的这种不应发生的遭遇感到十分同情;对他们维护中国的社会主义《宪法》和人民财产的英勇斗争十分敬佩;对在人民当家的社会主义中国,私有资本家对社会主义的工人肆无忌惮的反攻倒算的嚣张气焰,感到难以置信和吃惊!
     (博讯 boxun.com)

    
    
    吉林省国资委的失职和背叛主要突出的表现在两个方面。
    
    
    
    1.从通钢资产重组的全过程我们完全看不出,这个重组对全民财产的通钢到底有什么增值或实质性的好处??我们只见到私企建龙通过重组得到了私产的增值,得到了很大利益,这是为什么??
    
    
    
    据报道:“2009年3月,建龙集团突然退出通钢集团,根据与吉林省国资委的约定,建龙集团获得吉林精品钢基地和通钢原有的矿山所有权———实际上,通钢剩下的优质资产就是吉林精品钢基地与矿山资源。……吉林精钢基地的重要性就在于,这是通钢一个产品升级的机会。有人这样比喻:矿山资源是通钢的“ 后路”,而吉林精钢基地则是通钢的“前途”。”
    
    
    
    难道通钢通过重组就是为了:既断送了“前途“,又被断了“后路”吗?这就是2005年通钢与建龙资产重组到2009年3月四年来所得到的全部结果?!那么当年吉林省国资委决定通钢与建龙资产重组的意图究竟是什么呢?!这个结果体现了他们重组的意图了吗??如果没有?省国资委为什么要同意这样的“ 约定”?!
    
    
    
    
    
    2.只要是企业就有工人,企业的任何变化,都会对工人的利益产生影响。如果加入了私人资本,就必然产生劳资关系。在上世纪50年代的解放初期,我们对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过程中,还提出过“公私兼顾” 、“劳资两利”的政策,来照顾到资本家的利益。今天在社会主义建设了60年的中国全民所有制企业,为什么必须引入私有资本?这个问题主张搞私有化“重组” 的一方,至今也没有在理论上做过像样的论证;在实践上更是问题百出,他们有的只是极端主观唯心主义者的不顾死活的强烈私有“欲望”,和不知哪里来的巨大权力!?
    
    
    
    很明显通钢的私有化“重组”,除了使全民财产缩水、受损之外;对通钢工人的剥削和压迫也是肆无忌惮、触目惊心的,难道我们的社会主义国家就没有一部保护工人合法权益的有效法律吗??
    
    
    
    据报道:“建龙集团虽是通钢的第二股东,但形成事实上的“建龙控制”后,不到三年时间,通钢工人就由3.6万多人锐减到了1.2万人,下岗裁员、减薪风潮成了通钢“家常便饭”。而高层管理者,不仅享有一定的股份还有每年几十万、上百万的高薪,管理层与职工的矛盾越来越大。去年底,炼轧分厂厂长宋凯晚上巡视车间时,发现一位员工圣诞节饮了酒,当即让其下岗。这名员工在酒劲作用下,锤杀了宋凯。”
    
    
    
    可见在“建龙控制”后的通钢,一个分厂的厂长,就如当年封建社会的土“皇帝”一样,他们的管理完全没有章法,可以凭自己的喜好,随心所欲摆布工人的命运,这里还有什么“社会主义法治”观念,他们完全是“无法无天,权力无边”嘛。在这样随心所欲的暴力统治下,通钢原来的36000工人就被减掉了三分之二,那24000人不就被打破了“铁饭碗”——失业了吗?中国社会的失业不就是被他们这样随心所欲的制造出来的吗??这样他们还不满足,还可以随心所欲的增加工人劳动的强度,减少工人的工资;而这些总经理、厂长自己的几十万、上百万高薪不正是这样从工人的“活命钱”中,搜刮来的吗?
    
    
    
    通钢一个先进的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企业,为什么要引进这种带封建性质的资本主义落后、反动的管理模式?吉林省国资委能给我们一个站得住脚的理由吗??你们是由于官僚主义,不了解通钢重组后的实情呢?还是你们要引进的就是这种反动的压迫工人和剥削工人的管理??
    
    从社会主义到资本主义是前进?还是倒退?你们能分得清吗??
    
    
    
    从通钢私有化资产重组的严重后果,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正是这种私有化重组的倒退和“瞎折腾”,把中国本来科学合理的社会主义分配制度搞乱了!首先搞得今天的中国,无端的出现大规模的失业人口;出现劳动人民生活质量的下降;出现不可避免的由劳资纠纷产生的群体事件,……。这都是由于国资委背叛无产阶级的利益,热衷于私分《宪法》保护的全民财产;支持私人资本对工人压迫和剥削的政策所产生的直接后果。
    
    
    
    更可恨的是,他们在严重的问题面前顽固不化、坚持错误、撞南墙也不回头的死硬态度。
    
    据报道:“政府的态度是“由硬到软”,“一步一步后退”,其中有一个耐人寻味的“拉锯过程”。开始,省市领导指示,抓紧调集警力,对现场进行布控,控制事态,不能手软;待伤者诊断出来后,再追究打人者的法律责任;要求通钢集团在现场的领导提供闹事者姓名,以便公安局开展工作。
    
    警方接下来的营救遭遇了暴力抵制。“砖头、钢筋、铁块,雨点似的抛向警察和武警,盾牌被砸得砰砰响。”知情人说,“第二次营救失败,加上工厂全面停产,事态扩大了,决策层开始研究职工的诉求了———‘建龙滚出通钢’。”
    
    7月24日下午3时左右,漫长的拉锯战开始了,第一个关键词是“暂缓”。出场的是通钢集团党委副书记崔杰,他告诉人群,“经省政府研究同意,建龙暂缓执行控股协议”。话音未落,矿泉水瓶伴随着砖头就飞了过来。同时,警方又开始了一次强行营救,仍然遭到人群的暴力抵制。
    
    “暂缓”之后,第二个关键词是“终止”。出来宣布这个关键词的是吉林省国资委主任李来华———报省政府批准,国资委终止建龙集团重组并控股通钢集团的决议。“终止之后可以恢复,骗人的把戏。”短暂的寂静之后,人群又开始骚动。
    
    政府已经知道陈国君的伤势严重,急需救治。由于停产,聚集的人群越来越多,形势急剧恶化。所以,第三个关键词出现了———“永不”。“大约下午6点钟,我们从广播里听到了这样一则公告:根据广大职工愿望,经省政府研究决定,建龙将永不参与通钢重组,希望广大职工保持克制,维护企业正常生产秩序,尽快撤离。”通钢一位职工告诉记者,“但职工们信不过,要求看到文件,因为口说无凭。国资委领导提出,现在下班了,没法制作文件;况且,从长春到通化,有 300多公里的路程。”
    
    大约晚上8时,国资委的文件传真件———《关于终止建龙集团增资扩股通钢集团的通知》广为散发,通化电视台反复滚动播放。通钢办公楼前的广场上陆续响起鞭炮声和欢呼声。聚集的人群不断散去。约11时,武警排成方阵,进入焦化厂办公楼,将陈国君抬走送往医院。但为时已晚,陈国君不治而亡,死因是颅骨骨折,颅内出血。”
    
    国资委由“硬到软“万变不离其宗,还是一切围绕着 “资方”、“私方“,一切都是为了救陈国君的小命!工人利益是早就不在他们的眼中了,所以也只有用这种办法,工人的合理要求,才能进入国资委大老爷的耳朵!从而变成现实,工人的胜利就是这样得来的!
    
    让一些当年搞过工人运动的老同志感到,这与当年工人们迎接解放的护厂斗争何其相似!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8/20090814170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