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伊拉克人欢呼庆祝,美军很upset——美国人的思维误区
(博讯2009年07月18日发表)

    
    来源:香草博客
     这几个星期看新闻,总看到一种有趣的新闻 - 美军宣布即将撤离伊拉克,伊拉克人欢呼庆祝,美军感到很upset,觉得自己为这个国家的牺牲奉献不被appreciate。在最近一两周,驻伊拉克和伊朗的美军英军都受到前所未有的袭击。死伤惨重。今天的新闻是暴力活动渐消褪,巴格达夜总会再现狂欢夜生活。虽然我和伊拉克没有任何关联,但我从心里为伊拉克人民高兴。理解他们的心情,侵略者终于被打败了。这和中国当年的八年抗日有相似性。 (博讯 boxun.com)

    
    觉得不仅美军很幼稚,整个美国文化都有它的思维缺陷。从总统,到平民,都缺乏从历史的角度判断事物的能力。可能和这个国家很年轻有关,也可能和这个国家的崇尚绝对自由的文化有关。
    
    我的part time work有一种project是给美国大公司派往中国工作的executives做汉语和文化培训。4年前,曾有个的学生叫Jeff,他的工作是去中国解决他公司研发制造的电子产品的copyright法律纠纷。据他讲,中国江浙一带一些小厂制造销售了他公司的产品但不支付产权佣金。但tricky part是聪明的中国人拿了他家的东西,但也稍作改进。新发明的部分比他家的东西功能更好,更适合市场。但这部分如果他家要用,可能也需付产权佣金。他要把两部分区分来谈。每次去中国,中方都配给他翻译。但事关重大,他希望自己能亲自听懂各个细节。所以要上中文课。他有十年中文学习的功底,在学校全职学习中文两年,在中国也工作过两年,我给他的中文评价是中等程度。他可以和我做基本沟通。在大中华地区(大陆,香港,台湾),他喜欢自己出来吃饭购物,也可以用中文和出租车司机做简单交流。Jeff是密执根人,性格温和健谈,见多识广,很喜欢大自然。我们聊天从动物植物到中国美国,共同话题不少,很快成很好的朋友。
    
    有一天,Jeff给我看一样东西,是一个证件,原来Jeff在老布什“沙漠风暴”计划时,参军到了伊拉克前线。他的工作是后方的美国商务活动。我大吃一惊,原来Jeff还有过这样的经历。他谈起这个话题很振奋。觉得自己是去帮助伊拉克建设国家去了。几个月后,在我们预定的中文课快结束时,Jeff又提起这个话题。这时候正是小布什时代进攻伊拉克的第N年。我对美国人民第二次又选了发动战争的小布什当总统非常不解。Jeff对我说他的一个计划。他要我帮助他通过一个中文考试,这样他就可以到伊拉克参加一个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这个部门的工作是为在巴格达的各国人员做翻译。我再也无法掩饰我的反对态度,尤其是他是我的朋友,我不想让他顶着爱国的光环去送死致残。Jeff听到我的劝告一愣,他很尴尬。他大概本来想在我这里show off他的爱国英雄形象。这之后,他没再提那个中文考试的事。我心中还是不时担心他去伊拉克。那里还是很危险的。Jeff上次去住在安全的营区,没有遇到危险,但不意味着这一次就不会出危险。By all means, 美国人在伊拉克不会受欢迎,因为本质上他们是‘侵略者’。两年后,我因为要打听在山区的度假木屋的事再次联系他,知道他没有去伊拉克,继续在原公司工作,感到有些安慰。不过在我眼里,Jeff这个密执根大学的高才生/美国大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和小布什及其他美国民众一样,严重缺乏人类历史知识。历史上,被外敌入侵的大多数国家都是最后的胜利者,不管它多么弱小。其实美国自己就有越战的失败先例。我在有外敌入侵历史的古老国家长大,从战争的一开始就断定美国要输。因为它是侵略者。虽然没有家人在前线,但我也坚决反战。伊拉克这个古老国家能survive几千年,也能survive这场战争。它可能不敌美国,但它的人民会认为正义在他们那边。会象中国人当年抗战一样,沦陷了就打游击战。绝不屈服。
    
    在过去两年为阿吉解决在学校的几个问题的过程中,我发现和Waldorf学校在教育理念上有几个很大的差异是我不想改变自己的。尽管我是极少数,但我认定我的观念更有利于我的孩子。所幸得到我的德国女友Andrea的大力帮助,她说这也是她的德国文化和美国文化的差异。在她看来,Waldorf的value比起美国主流文化还算轻化了的。
    
    不仅是在伊拉克战争这件事,一般美国人的思维有很多的误区。他们喜欢凭感觉行事,凭那个 moment的冲动行事,不会做长远些的思考。如果想吃donut, 就吃,先不考虑体重问题。体重问题出了再解决体重问题。在过去一年的金融危机里,也看到很多这种例子。很多受过良好教育,高薪高职的美国人,竟然不懂积谷防忧的常识。年头好时生活奢侈,一旦失业,没有积蓄,生活很快成问题。在教育上,他们培养孩子敢于冒险,free of wish,做思维完全自由的人。这个wish虽然美好但其实是幻想。没有人有绝对的自由。看看那些早亡的明星, 包括小肯尼迪,都是太strech自己的自由了。更别提那些敢想敢干的金融骗子们。
    
    也没有国家可以完全随心所欲。美国自己有越战失败的历史,小布什时代的美国人大概认为自己可以超越前人,信心百倍,继续冒险。还是不能违背自然规律。
    
    记下这些深层思维的探索过程,希望我自己能够理清思路,带领我的孩子们趋利避害,在中美两国文化理念和价值观里取所长避所短。想两全其美,是很不容易做到的。但这是我的goal。不允许我的在美国长大的孩子们完全成为一个‘美国人’,像美国人这么想问题。希望他们在中国文化的智慧指引下避开美国人思维的误区。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7/20090718011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