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新疆事件重大疑点/陈破空
(博讯2009年07月15日发表)

    陈破空更多文章请看陈破空专栏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7.5”新疆事件发生近一周,7月11日,中共当局终于公布死亡者中的民族构成:184人死亡,其中,汉人137名,维吾尔人46名,回族1名。但境外维族人组织坚称:维吾尔人死亡达500余人,其中,400余人死于乌鲁木齐,100余人死于喀什。
    
    依照中共数字,死者多数为汉族人,可佐证所谓维族人“暴乱”、维族人“滥杀无辜”的官方指控。依照境外维吾尔组织说法,中共可能隐瞒维族人死亡人数,如果死者多数为维族人,必来自于中共开枪,证明中共制造大屠杀。
    
    究竟哪一家数字更为可信?鉴于境外维族组织所获,为间接信息,暂且不予评论。对就地掌控新疆全局的中共当局,其数字与说词,究竟有多少可信度?
    
    “7.5”事件发生次日,中共公布156人死亡,但对“死者主要是维族人”的指控不予回应。沉默近一周,即6天后,中共才发布死亡者的民族身份。这种拖延,本身令人生疑。既然有156具尸体,鉴定死者所属族类,何其难?况且,汉族人与维族人体貌肤色差距明显,仅甄别156名死者的族类,何须6天?
    
    由中共当局提供的照片和录像,显示有人挥拳头,有人砸车窗,有人推翻车辆;并展示街上流血的受伤者、横卧的尸体。却没有任何镜头展示,攻击者与受害者同时存在的画面,比如,有人受伤或被打死的过程。当局有的是大量便衣、线民、街道居委会,而据知,早在去年奥运会前,当局就在乌鲁木齐街头安装大批摄像头,所有这些,竟都捕捉不到一个攻击镜头?面对惊人的死伤数字,究竟谁是攻击者?这无疑是新疆事件的重大疑点。
    
    在公布184人死亡数字的同时,中共当局宣布:拨款1亿元,针对每名死者,发放其家属抚恤金20万,丧葬费1万元。死难者获得抚恤,理所当然。但如此高额的抚恤费,在中国同类事件中,毕竟罕见。中共此举,是急于安定民心?还是心虚理亏?
    
    当局发布增高的死亡数字,同时,也发布增高的受伤数字:1680人。但却拒绝说明受伤者中的族类构成,究竟是汉族人多,还是维族人多?面对活着的受伤者,鉴别族裔,应更是轻而易举。说是民族冲突,同一事件,死者与伤者族类通常成正比例,以这次新疆事件而论,果如官方所言,死亡者中,汉族人占四分之三,那么,受伤者中,汉族人也应该占多数吧?何不公之于众?毕竟,活着的人会说话!
    
    新疆事件一发生,当局立即封锁互联网、瘫痪电话电讯服务、全面控制舆论。一个多星期过去了,互联网依然中断,连新疆与外省市、新疆与外国的电话,都依然无法接通。即便依照现行中国法律(中共自订),破坏公共通讯,也属重大犯罪。在中国,其他省市的民众,几乎不清楚、甚至不知道新疆出了大事。少数关注者,也仅能从官方媒体上诸如“热比娅煽动新疆暴力”之类没头没脑的宣传中,略知一二。封锁,意味着隐瞒。
    
    中共假意开放外国记者前往新疆,但处处设防、层层控制。前往新疆的境外记者披露:与中共官方媒体记者相比,境外媒体记者受到区别对待。许多地方,境外记者遭阻扰,无法进入,中共记者却畅行无阻;有境外记者拍照后,被武警勒令交出,中共记者却无此“经历”;有境外记者采访维族人,或拍到公安对维族人施暴,竟遭公安查扣、拘留,中共记者却无人享受这等“待遇”。
    
    司马昭之心,中共之心,路人皆知。臂如一个家庭,出了流血大事,那个当家长的,却把住门,不让外面的人进去调查,也不让里面的人出来说话,竟强求外人相信他的一面之词,有人表示怀疑,这家长便假装生气道:为什么不谴责“暴徒”?---- 由他定义的“暴徒”。人们有理由怀疑,那是贼喊捉贼。
    
    在北京,各律师事务所接到该市司法局“紧急通知”:“慎重接受”涉疆案件的委托代理,受理涉疆案件时,要“及时上报”,“主动接受司法行政机关和律师协会的监督、指导”。直接和赤裸裸地干预司法,本身就是重大违法行为,也再次构成欲盖弥彰的重大嫌疑。疑点重重,将一个“政府”的信誉击得粉碎。
    
    另一重大疑点,是关于新疆第二大城市喀什。7月10日,中共当局突然下令:所有外国记者离开喀什。理由是“为了外国记者的安全”。但当地人说:在喀什,外国人并没有安全问题,因为维族人对他们很友善;反而是汉人有安全问题,因为维汉两族,正互相敌视。中共顾此失彼,是崇洋媚外?还是另有意图?
    
    中共调集大军进入喀什,并由“政治局常委”兼“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亲自坐镇。那么,在喀什,究竟发生了什么?境外维族人组织揭露,喀什100多名维族人遭中共屠杀,这种指控,难道仅仅是空穴来风?
    
    “7.5”新疆事件,中共归咎于“境外势力”,即热比娅,及其领导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中共引用其电话窃听或电邮监控,所获得的热比娅的两句话:“要勇敢一点”、“要出点大事”,至多能证明,热比娅也鼓励新疆境内维吾尔人和平请愿,却无法证明热比娅与“7.5”暴力相关。
    
    对同一事件,对立双方持不同说词,并不少见。现代社会,鉴定嫌疑的方法之一,是依据信用记录。臂如一家银行遇窃,警方到达现场,发现两人可疑,这两人却互相指控对方犯案,一时莫辨。如果警方调查信用,发现,其中一人,有屡屡犯案纪录,而另一人,是拥有正常信用的普通人。警方怀疑重点,自然落到前者头上。
    
    “7.5”新疆屠杀事件,论情节,无外乎三种:维族人屠杀汉族人,汉族人屠杀维族人,中共屠杀维族人。哪种情节在先、哪种情节在后?那种情节为主、那种情节为次?大可依据信用记录判断:中共当政,以谎言和暴力为基础,鉴于其本性未改、面目依旧,没有理由认为,这个在北京“六四”事件中运用谎言和暴力、在两次西藏事件中运用谎言和暴力的政府,唯独在新疆事件中,就没有运用谎言和暴力。而且,一夜之间,就制造出如此惊人的伤亡,大概只有中共,那个占绝对优势、拥有压倒一切的武力和资源的庞大集团,才最有可能做得出。
    
    当局隐瞒和扭曲真相,导致民间舆论分歧。在互联网上,那些支持政府、自称“爱国”的人,口气中,竟把维族人当外国人,竭尽讥讽与辱骂;那些批评政府、被咒骂为“叛国”的人,却把维族人当同胞。不经意地,就各自亮出本真:亲共者泄露其种族歧视、仇恨同胞、分裂国家的恶劣本质;反共者则流露其怜惜弱者、民族平等、华夏一家的爱国真心。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7/20090715040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