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维吾尔的回疆,如何被篡为新疆?
(博讯2009年07月14日发表)

    
    坑灰未冷回胡乱,我黨原来不读书。
     (博讯 boxun.com)

    回胡的“回疆”篡改而得“新疆”,是一個腦殘詞彙。 历史长河之中,国家是变来变去的,地方是不变了。但是支国人呢,脑残的支国语,乱用‘收复’‘回归’等词汇把地方说成是可以动来动去的物件,把历史学家用以纪年的技术,虚拟成一个永恒不变的‘支国’。
    
    Uyghur/Uygur, 華語古代譯為“回胡”(回紇、回鶻),稱其地則為‘回部、回疆’,若不是考據業者也可讀讀金庸小說《書劍恩仇錄》。滿清之康熙末雍正初,年羹堯西征青海,乾隆時兆慧西征準噶爾,均稱為“回疆”,其時尚無漢人定居。左宗棠西征準噶爾時,帶去10萬湖湘之兵,改稱‘新疆’。
    
    1949年的东突厥斯坦革命,摆脱了国民党的残酷统治,但是其领袖们都死于匪共的空难。现在其称谓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简称‘中国新疆’,而忘了她是‘维吾尔自治区’‘维区’。匪共就用这样的文化阉割的办法,今天的维吾尔,既被阉割了与古代的回胡的历史联系,也被阉割了与其突厥大家庭的地理联系。维吾尔像一个孤儿,父亲被杀,母亲被霸占,亲兄弟被隔绝,自己还要被强盗后父所生的孩子挤出家门。
    
    華文當中,疆=邊遠地域,蒙回藏稱為‘三疆’,蒙疆、回疆、藏疆。例如1939年9月1日,成立“蒙疆联合自治政府”,德王為元首,李守信任行政长官。新疆=New Domain,後來漢人又把‘新疆’簡稱‘新’或‘疆’,例如‘蘭新鐵路’‘疆藏公路’,而忘記了‘疆’的本來意義。
    
    所謂‘獨立’=Independent,就是不依賴、不依靠,華文應該譯為‘自立’,若要簡化為一個字就是‘立’,例如台灣有‘自立快報’,就是兒子長大了自立門戶。自立是自己的兩腳站立在地面,但是支文卻把Independent譯為‘獨立’,就是金雞獨立,一隻腳是站不穩的,再簡化為‘獨’,獨夫民賊之義。
    
    再把與‘回胡’無關的兩個垃圾詞彙‘新疆’‘獨立’簡化為‘疆獨’,意思就是‘Domain Single’,用以稱呼人家回胡。所謂漢人,其實五胡亂中華亂出來的一些垃圾人口,早已不知道華文的正確用法,只會思維在自己發明的一些腦殘詞彙當中。
    
    ‘回胡’縮成單字則為‘回’或‘胡’,在古代是華國唯一的文明來源,給華國送來了佛陀教、伊斯蘭教。即使是五胡雜交而得的唐朝,也說‘春風不度玉門關’,可見從玉門油田所在敦煌開始,就不是適合漢人居住的地方,否則鮮卑人創造的敦煌文明早就被盜墓賊毀滅了。
    
    回胡與華夏的交流了,托賴蒙古人的元朝時極盛,帶來了:胡椒、胡麻、胡桃、胡琴(京劇的主要樂器)、胡床(有靠背的椅子)、胡梯(有扶手的梯子)、胡車(雙輪板車,漢人原來使用獨輪車=木牛流馬)....,胡人或回人,在古代相當於現在的洋大人或者蘇聯老大哥,漢人爭相巴結回胡人,嫁女通婚,形成了回族,把回胡的清真教稱為回教,漢人與回胡互稱‘漢子’‘回子’,並無歧視。那時候,回胡有強大的阿拉巴帝國/突厥帝國作為後盾,被漢人崇敬的了不得。
    
    由於突厥帝國衰敗,當慣了奴才的漢人追隨滿洲人去屠殺回胡,可謂恩將仇報。國民黨共產黨的多次折騰都要屠殺回胡,共產黨與蘇俄共產黨的矛盾衝突也要屠殺回胡。回胡人吃的羊是放養的不糟蹋草地,中國人吃的豬是圈養的要拱翻草地,羊與豬怎能同養?
    
    回胡人與突厥穆斯林同處沙漠地帶,他們喜歡草原綠洲的綠色與白雲及月亮的白色,憎惡血肉的朱色和脂肪的黃色。中國的國旗是朱黃兩色,在他們的傳統文化裏面就是骯髒的。他們從中國國旗當中,看不到代表自己的色彩圖案,怎麼會有歸屬感? _(博讯记者:草虾)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7/20090714054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