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季羡林的“大国学”观
(博讯2009年07月11日发表)

    今天上午一代学术大师季羡林去世了。季先生在晚年大力推崇国学,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特别是他提出的“大国学”的见地,极富见地。关于国学复兴这一议题,官方态度暧昧,民间意见分歧。其中一些人极力攻讦儒学,藉以否定国学复兴对民族复兴的伟大意义。这类人对国学的理解是狭隘的,误以为国学等同于儒学,等同于新文化运动致力打倒的孔家店。
    
     国学概念,乃是相对于西学而言。从近代国学大师章太炎、钱穆等人论述,狭义上国学包括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所有门类。采用国学这一概念,并非是要给中国传统学术门类画个框框,进而限制其发展的边界。国学只是学术发展的起点,其研究的外延扩展几乎可以是无限的。举个例子,传统音韵学,在近代引进了西方语言学的语音描写手段,在汉语发展史的研究上取得长足发展。近几十年,有借鉴西方语言学历史比较研究等研究方法,对汉语的历史面貌有了更丰富的认识。 (博讯 boxun.com)

    
    人大国学成立后,吴其庸重金邀请了一些西域学、简帛学学者加入,内部一些教员私下颇有些意见。可见,即便在国学教育工作者当中,对国学的内涵究竟是什么,也存在着不少模糊区域,更不要说整个社会的非专业人员。因此,季先生的“大国学”观尤其值得重视,对国学的正本清源将会起到关键作用。
    
    06年我曾在一篇文章中指出,国学研究应该将藏学、蒙古学、中亚学、敦煌学、吐鲁番学、佛学等一切与中国现有版图内的一切地域文化纳入其中。如果遵循大国学这样一个概念,季羡林先生以其在中外文化交流、西域学、语言学、佛学方面的杰出成就名列国学大师是理所当然的。
    
    “大国学”观还有一个重要的意义就是将有力冲击“中国中心”的历史观。中国历史的写法历来遵循着以一个中原政权为正统和主线的原则,而其他一切政权(特别是非汉族政权)均视为地方、割据、僭号。其背后的实质乃是继续延续大一统的旧史观。这种写法,首先没有完整地将中国历史的全貌反映出来,其次,对其他民族及其发展历史不公正。反过来说,如果我们的历史观能有所改变,那么,季先生倡导的“大国学”观也能够得到更为广泛的认同。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7/20090711225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