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巩献田:话语权与互联网
(博讯2009年06月22日发表)

    
    “话语权”,又叫“舆论权”,就是公民用言语、文字等符号,自由表达自己的意愿、主张和见解的行为的权利;目的是用自己的意愿、主张和见解影响他人乃至改造社会,从而实现自己的价值。卢梭1762年发表的《社会契约论》和马克思恩格斯1847年起草的《共产党宣言》,分别对于封建主义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所起的影响,是人人都知道的,所以上世纪曾经经历过社会主义制度后来又演变为资本主义的国家里,对于《社会契约论》和《共产党宣言》的态度就发生了一个很耐人寻味的变化。
     (博讯 boxun.com)

    不同阶级的人们,对于不同的舆论,态度是很不平等看待的,这里没有“普世价值”的存身之地,有的却是统治阶级如何施展法术来控制舆论,妄图在意识形态领域实现其话语霸权。
    
    时代在发展,作为最新的技术,最新的生产力发展的成果——互联网络产生了。我一直认为,作为新的传媒工具的互联网络,直接促使共产主义因素的产生,在这里某些私有权的垄断有着不可逾越的障碍!
    
    人类社会,在思想文化领域,一直是剥削阶级的世袭领地,只有剥削阶级的子女才有钱接受教育,才有文化;而广大的劳苦群众在统治阶级的压迫和剥削下,连气都喘不上来,哪里还有空闲读书识字呢?不读书识字哪里来的文化?所以他们在逼得实在没有办法的时候,只能“武化”,揭竿而起了。
    
    最近媒体有这样一个说法,即“知识改变命运”。多次报道在同一个家庭里出现了几个大学生,出现了几个院士等等。我总认为,说“知识改变命运”,不能回避其前提,即知识是如何获得的!没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做后盾,哪里能获得知识?是社会制度改变了命运,知识是一种力量,至多是在“命”定的前提下,对“运”起作用的重要因素。在我国许多的文化人和艺术人才,新旧社会不同的境遇难道还不说明问题吗?侯宝林在旧社会曾经靠乞讨为生,新社会成为著名相声大师,在旧社会靠卖艺(或者字)为生的艺人(不能说他们知识少吧),只有在新社会才成为人民的艺术家,受到人民和政府的照顾和尊敬!
    
    不少媒体有意无意地隐瞒了一个最主要的事实,就是社会根本制度的问题。有谁否认,所有报道的那些个家庭,出现的几个大学生、几个院士的,这些知识分子受教育的时间主要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之后(在庆祝建国60周年前夕,每一个稍有良心且与共和国没有仇恨的人是不能忘记的!),众所周知,在建国以后的十七年的教育费用是人类历史上最低的!
    
    我说,互联网络包括共产主义因素,就是说,在互联网上发表言论,比纸质媒体容易的多。我不知道,在我国,还有几家杂志不收版面费?还有几家出版社不以各种名目收取费用?怪不得,一位很有成就的前沿学术研究专家非常感慨地说,“谁有钱,谁就可以出版了!”
    
    联系到《北京晚报》前些日子曾经报道:中央电视台是北京的纳税大户。连电视台都成为纳税大户了,那么,作为纸质载体的媒体舆论与金钱的关系,难道不是昭然若揭了吗?
    
    可是互联网就不同了!
    
    只要有一定的技术,不需要花多少钱,就可以表达自己的意愿了。当然,也不可讳言,互联网也有自己的局限,这就是说它仅对于大小知识分子来说一般是无障碍的,但是,对于一般无此技术和条件的多数人口来说,仍然是有限制的。但是,它毕竟与纸质媒体不一样了,掌握互联网的人数越多,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意愿就可以通过知识分子,尤其通过那些可敬的、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与劳苦大众朝夕相处的小知识分子来上网了。
    
    难道一切有良心的公民不应该为此欢呼吗?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6/20090622195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