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潘一丁:伊朗的总统选举是山寨版“民主”的典型表现
(博讯2009年06月15日发表)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老文评新闻(115) (博讯 boxun.com)

    
    全世界瞩目的伊朗总统大选结果出炉,有关选举部门宣布,现任总统内贾德,以62%左右的得票率当选,远高于他的主要竞争对手、而且似乎有望取代内贾德的、前总理穆萨维的32%。这样出乎意料的结果,引起穆萨维支持者的愤怒不满,举国哗然。为此,政府采取了包括关闭手机通信、封锁网站,甚至逮捕部分示威滋事的民众和反对党领袖。
    
    笔者虽然没有掌握这次伊朗选举有“作弊”的证据,但是根据已经发生在全世界的无数类似“选举丑闻”的事实,完全不怀疑的确“有此可能”。只是想明确指出:凡此种种,其实都是后来在西方的宣传、教唆、甚至通过各种代理人或所谓的民间组织,或明或暗地直接插手支持、操纵影响下建立起来的所谓“民主国家(或民主制度)”中,都一定会发生的普遍现象,本质上具有“窝里斗”的典型特征,这只要看看美国一段时期以来“深谋远虑”的表现就知道了。
    
    先是在伊朗的新年之际,美国总统奥巴马,就发表了一篇身段极其柔软的“电视新年贺词”,公开承认伊朗有和平开发核能的权利,主动伸出了和解的橄榄枝。目的无非就是博得伊朗人民的好感,影响接下来就要开始的总统选举。果然此举大大鼓舞了以穆萨维为代表、准备走温和路线的改革派、和历史上总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青年学生和民众。天真地按照西方示范的竞选模式如法炮制起来,也似乎更看到了“胜卷在握”的希望。却忽略了伊朗国情和宗教左右政治的影响力的历史。终于尝到“事与愿违”的苦果。
    
    当然美国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它至今还没有承认伊朗的选举结果,就是希望支持和鼓励对选举结果不满的改革派和民众,继续通过示威甚至暴乱,来制造更大的事端,虽然未必能让结果“翻盘”,却一定可以让伊朗国内的两派民众之间,从此结下不和的“梁子”,为未来埋下制造更多、更大“窝里斗”的祸根,以为自己争取一贯的“渔翁之利”。正所谓“庆父不死,鲁难未已”也!
    
    
    请看三年前发表的老文:
    
    揪出全球性“窝里斗”的罪魁祸首
    
    最近一段时期以来,国际社会中,有关国家、种族、宗教之间的矛盾不断发生,比如伊朗和朝鲜的核问题、丹麦漫画事件、以巴互不承认、直到美军占领的伊拉克内部的清真寺爆炸引起教派冲突(据说有发展成“内战”的危险)、以及台湾陈水扁乘乱掀起的“废统”等问题,绝对有日趋尖锐甚至暴力化的趋势,是一种典型的“窝里斗”现象。本来对国际和平和稳定负有不可推卸责任的联合国和秘书长,却成了“已经卧床不起的老娘”,面对理论上“手心手背都是肉”的一百来个国家间“争强凌弱”,兄弟阋墙般的不停打斗,除了有气无力地嚷嚷“不要、不要”外,眼睁睁看着腰粗拳头硬的“老大”带头为所欲为而不能制止,毫无权威可言。所以如果把人类社会未来的“进步”表现趋势,形容为是一个动物世界的“升级版”,恐怕是恰如其分而有理有据的,完全不用担心像“馒头血案”中的胡戈那样,被戴上“诬陷诽谤”的帽子而可能吃上官司。因为今天被精英们和政治利益集团把持着话语权的绝大多数媒体,其实都可以“认祖归宗”到一个“祖师爷”那里,这个“祖师爷”就是以达尔文进化论和丛林法则为根据建立起来的西方社会理论。而且完全不顾科学和逻辑常识(详细阐述,清查阅拙文《论社会》),至今还抱住自己是“高等畜生(动物)”的裙带称号不放。所以估计它们对上面这个“动物世界升级版”的结论,一定、也应该会不怒反喜地,拿过来当成是自己按祖师爷的理论在“进化着”的证据。高兴之余,说不定还会破例颁一个“诺贝尔特别创意奖”给笔者的。要真是如此的话,笔者一定只留下一美元,去买狗骨头赏给孩子们养的宠物狗。然后把剩下的以“全人类”的名义,如数捐给“保护动物基金会”,作为补偿这些可怜而无辜的“受害者”们,因为人类擅用它们的“冠名权”而蒙受的名誉和形象损失!
    
    不幸的是,这种判断已经被言中。客观地看看今天的人类社会的种种表现,可以说绝对找不出比“窝里斗”更形象、准确而恰如其分的形容词了。这如果以在解压缩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新人类社会学”系统理论所提供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来认识,是一点也不困难的。因为事实上人类早已离开其它一切动物生活的、以“丛林法则”为运动规则的自然生态环境系统,进入一个自己“人造”的非自然生态环境系统(社会)。按基本的科学常识就不难理解,改换系统后,理应遵循一个新的“运动规则”。而像现在这样“萧规曹随”(由人来遵守动物的规矩)、向下看齐地拿已经不适用的规则(丛林法则)来应用,要是不事事处处都出问题,反倒是咄咄怪事了。而把中国文化说成“落后”,恰恰证明了坚持这种理论和观点者的无知和浅薄,因为和今天人类尚存的所有文化相比,只有中国文化,不仅从来没有把人当成可以跟猪狗牛羊、豺狼虎豹相提并论的动物,更早就为人类准备好一个跟宗教的经文般教条方式完全不在一个档次、而且更技高一筹、绝对能更有效地认识和指导解决社会问题的“锦囊”。可惜的是,虽然它无与伦比的科学压缩性,绝对可以当之无愧地在世界上独享那个“博大精深”的荣誉,却反而让遍布世界的那些“会读书而不会用”的中国读书人,至今还在“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初级认识层次上,在为“当自己文化、还是西方文化跟屁虫?”的问题上,向世界进行了“窝里斗”的示范,分成截然对立的两派,打着没完没了的文字官司,白白贻误了民族和国家的真正机遇或前途!
    
    两年前,笔者在《窝里斗证明了什么?》一文中,明确提出一个观点,认为『不管怎么样,把“窝里斗”说成是“中国特色”都是不恰当的,犯了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低级错误。因为这根本就是人类在错误的社会理论教唆下,由于自私、贪婪天性导致的、必然的竞争行为表现,看不到这一点,只能说明自己是“鼠目寸光”。不要说台湾和美国的所谓民主选举中,有典型“窝里斗”现象。而代表着整个人类世界的大“窝”—联合国,其表现更就像是一个“放大了的中国”,现在不仅看不到那里的“窝里斗”有会改善减弱的希望,反而有越演越烈的趋势,毫无脱离中国社会发展轨迹的可能。』不仅如此,文中还进一步断言『只要不彻底否定、抛弃错误的社会理论,中华文化的能量,将只能得到负面的发挥。世界也只能成为一个重复现有层次的中华文化表现出的一切“落后”现象(如专制独裁、贪污腐败、弄虚作假、窝里斗等)的跟屁虫!』
    
    事实正是如此,今天国际社会的现状就是证据。而且可以肯定,这种“窝里斗”式的跟屁虫现象,正在通过人员交往和网路资讯,方兴未艾地蔓延到人类社会的任何一个角落(包括美国在内)。而根治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揪出造成这种现象的罪魁祸首--有绝对方向性原则错误的现有社会理论,加以彻底批判和摒弃。然后以一个可以认识和解释人类社会中发生的一切现象或问题,而不会有任何难以自圆其说的尴尬、正确而科学的社会理论来取代。一旦实现,人类社会中的“窝里斗”,也就自然会水涨船高地升级,“进化”到像“精神战争”式的、有益真正民主而无害社会的高级层次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6/20090615145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