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自我定位模糊 社民党欧洲议会选举输/焦建
(博讯2009年06月12日发表)

    
    “对于欧洲的社会主义者来说,这是一个可怕的夜晚。变得清晰的事实是——不仅仅只是英国的工党遭遇了滑铁卢。在欧洲议会那些社会主义领导人的口中,中左翼都遭遇了一个‘非常痛苦的夜晚’”。结果揭晓次日,《经济学人》这样进行描述。
     (博讯 boxun.com)

    “危机时期,如果失业率预期走高,人们常常会对现有政党失去信心,一般表现为选民转向左翼政党、希望国家能关心他们,” 比利时布鲁塞尔开放社会研究所主任希瑟·格拉贝告诉美国《纽约时报》记者。
    
    她说,左翼政党本应抓住这一良机,然而,尽管选民深受高失业率困扰,但左翼政党却未能在这次选举中发挥传统优势,因此“需要新的政治表述”。
    
    《纽约时报》说,一些左翼执政党赶上金融危机,可谓生不逢时,英国工党和西班牙工社党便因经济衰退受到选民惩罚。此次经济衰退之所以令欧洲遭到重创,很多经济学家归咎于庞大的政府开支和僵化的福利制度,而这些恰与各国左翼政党有着扯不断、理还乱的渊源。
    
    不仅如此,当经济遭遇严霜,各国普遍陷入失业和衰退大潮中时,“让有经验的人管理经济”成为社会较普遍的认识,而在这方面,右翼政党有天生的优势。
    
    在经济前景不确定的情况下,选民往往会选择比较保守的中右翼政团,以保证他们的社会福利,包括医疗保险、退休金等不受影响。一些右翼党团在选举结果揭晓后也表示,选民对于右翼政府不愿用纳税人的钱去拯救那些濒临破产的企业,或者出台更大规模的经济刺激计划是支持的。
    
    而由于自我定位模糊,传统左翼被“新左翼”——绿党和五花八门的环保政党——也抢去不少风头,在各国内部选举中这些政党尚无力改变大局,但在跨国的欧洲选举中,本就缺乏民族特性、讲究跨国联盟的“新左翼”反倒如鱼得水。
    
    低投票率对左翼的选情打击也很大。因为,按照通常规律,投票率越低,中下层选民参与度也就越低,而这些,原本正是左翼的基本票源。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6/20090612112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