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我看赵紫阳及其幕僚们在六四血案中的角色与责任(三)/老七
(博讯2009年06月10日发表)

    
    **** 老七 ****
     (博讯 boxun.com)

    一.谈谈在进一步激化学生的“四二六社论”事件中,赵紫阳的角色与责任;
    
    BBC采访王超华【所以实际上学生的要求很简单,一个是学运不是动乱,这是针对4•26社论的,第二个是学生和当局的对话要直播,这是对中共控制下的新闻媒体的不信任,但这是共产党绝不会退让的一条,所以才造成了最后的冲突。】
    
    看来,四二六社论确实是激化学生再次走上街头“闹革命”的一个主要因素,那么是不是值得一问,四二六社论的“出笼”,作为党总书记的赵紫阳有没有直接或者间接的责任呢?
    
    根据《改革历程》中关于“四二六”社论问题,赵紫阳的说法是:“我在朝鲜时,4月24日常委会纪要和邓的讲话通过使馆传给了我。我回电表示:我完全同意小平同志对付当前动乱所做出的决策。这些文件发给我,我就必须表态,也不能表示不同意见,因为我在国外不了解国内的情况。但我没有对常委纪要表态”。
    依我看,这就是说,赵紫阳确认了他在朝鲜访问期间收到了中央发给他的“常委会纪要”和“邓小平关于处理当前动乱的决策”;人们知道这个所谓的“常委会纪要”就是通过发表“四二六社论”来表明党中央对当前学生运动以“动乱”的定性以及处理原则,而且这是来自邓小平的决策;既然赵紫阳已经明确地回电表达了自己“完全同意”邓小平“对付当前动乱”的决策,作为第一把手总书记的他,没有任何理由藉口说“这些文件发给我,我就必须表态,也不能表示不同意见”,更没有理由说:“因为我在国外不了解国内的情况”,实际上赵紫阳出访朝鲜是在4月23日,根据陈小雅《八九民运史》中提及的[4月22日,胡耀邦追悼會結束,就在學生長跪等待之時,趙紫陽也并未因剛剛追念過戰友的英靈而將思緒沉靡在傷感中,更沒有因宣讀那冗長的悼詞而顯示出疲倦,而是很有興味地登上了人民大會堂樓頂,以俯瞰的姿態思考著眼前的局勢。 。。。。。。据說,從大會堂下來之后,他就同他的智囊們一起打高爾夫球去了。此后無話,第二天,他乘專列去了朝鮮]
    
    根据上述资料(包括赵紫阳本人的解释), 我认为“四二六社论”把学生上街游行示威的行动,定性为“动乱”,作为党总书记的赵紫阳确实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二.谈谈赵紫阳在亚洲银行行长会议,以及会见戈尔巴乔夫时的讲话,以及带来的影响;
    
    根据陈小雅,《八九民运史》提及的:【趙紫陽從朝鮮回到北京,就提出"四。二六"社論對學運的定性是錯誤的。并提出學運是自發的愛國民主運動這一概念。五月四日,他在政治局常委會上又提出這一看法,并要求為"四。二六"社論承擔責任,再重新寫一篇社論對學運作出評价。他的意見遭到李鵬的反對,也沒有獲得任何人的支持。就在党內高層沒有獲得多數〔甚至秘密的〕贊同意見的情況下,趙紫陽就決定將矛盾公開,打起自己的"開明牌"來了。 (六四檔案 / 2004)
      五月三日在"首都青年紀念五四運動七十周年大會"上的講話〔簡稱"五四講話"〕,五月四日在會見出席亞洲開發銀行理事會第二二屆年會的亞行成員代表團團長,及亞行高級官員時的講話〔簡稱"亞行"講話〕,趙紫陽公開了党內的這一矛盾。
      五四講話是由中國社會科學院院長,官方公認的中國近代史權威,毛澤東在延安時期的秘書之一胡繩起草的,稿件也經過政治局和楊尚昆事先傳閱,所以說,不可能容趙紫陽有太多的"出格"發揮的余地。應該与"擅自行動"及"分裂党中央"無涉。但是,在傳閱中有一個插曲︰楊尚昆。李鵬。喬石。姚依林。李錫銘均提出,應在文章中加進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的內容。李鵬在稿子上作出修改補充后,給楊尚昆過目。楊尚昆拿著修改過的稿件親自找趙談過。但是,參加了五四紀念大會的李鵬。楊尚昆等人,卻眼睜睜地看著趙紫陽照原稿念過,并無只字提及"反自由化"問題。】
    
    即使按照赵紫阳自己的讲法,他从朝鲜访问回来以后,对于学生问题,党内出现了两种不同的处理意见;实际上,共产党内从来都没有一致意见的,即使是老毛最鼎盛的时期,更何况老邓呢,问题在于,共产党内的派系派别再争再斗,它还是有一个共识—那就是对外的“一致性”。正如前述提及的,作为第一把手总书记的赵紫阳,在朝鲜时已经回电中央,明确表态“完全同意小平同志对付当前动乱的决策”了,在家的都是根据了你这个总书记的回电才干了事情,可你一回来,转了两天,就向中央提出改调子,岂不是开了全党的玩笑吗?说实在的,这段时间内,完全是党内高层之间,派系之间围绕着学生问题在内斗,无论李鹏也好,杨尚昆也罢,这些高层也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嘿,你老赵白纸黑字—完全同意了的东西,说改就改,你当了好人,我们都成了恶人了!”,再加上,也没有几个高层不清楚赵紫阳是如何“取代”了胡耀邦的,于是便联手“斗赵”啦,谁叫你是第一把手呀!赵紫阳,何德何能哎?想在党内一言九鼎?远着啦!于是,赵紫阳别说在高层之中得不到足够的支持,恰恰相反,得到了多数的抵制;在这种情况下,赵紫阳便利用了这两次公开活动的机会,玩小动作,把党内高层的矛盾公开化了,利用群众来压党内的同僚!实际上更有效的社会效果是,进一步激化学生的情绪,令这些情绪的矛头直指到邓小平的头上!
    
    在这个时候,客观地讲,赵紫阳已经在设法利用学生运动,来保卫自己的政治权力了!
    
    三.谈谈5月19日晚赵紫阳到天安门广场看望学生的讲话之举;
    
    记得当年老七看到电视上的即时报道,第一秒反应就是:(1)学生再不撤离广场,唯一的下场就是被镇压!(2)赵紫阳这回在党内是彻底完蛋了,而且他等于向全世界宣布:今后发生任何事情,都与我赵紫阳无关!(3)只要天安门发生流血事件的话,赵紫阳终有一天能在政治上“翻身”!(记得刘晓波在六四九周年时写的一篇文章也有提及这点)。
    
    如果处于爱护学生的话,作为还是党的第一把手,赵紫阳这样的讲话,对于那些学生根本起不了“劝告”他们离开广场的作用,而且我看恰恰相反,这样的讲话,反而激起学生们对老邓的仇恨,大家可以看到的,5月20日起,整个广场上,就开始摔“小瓶”,整个斗争的矛头直指老邓了!当年与老七同住的一个北京小伙子,激动得要立即买机票飞回北京,跟老邓干呢!要不是老七这个“老奸巨猾”的老菜帮劝阻住,这小“Robert”头真的就飞回北京了!前两年还遇见这个“萝卜头”,他还傻笑,嘿,幸亏没回去死呢!
    
    总而言之,对于赵紫阳本人在六四血案中的角色,我觉得一直以来很多评论有一个很大的误区(不管是有意无意的),那就是“忘记了”或者“免提”了赵紫阳是处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这些评论,几乎把赵紫阳描述成“民主”的化身,“良心“的象征,恰恰没提,不提的是,赵紫阳是党的第一把手总书记,兼中央军委第一副主席;作为评论历史的角度来看,这样的评论,未免有失客观呢!老七最想说的一句话就是:造成六四血案这个民族大悲剧的全部责任都在当年参与决策的中共高层执政者们身上(包括赵紫阳)!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6/20090610214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