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我看赵紫阳及其幕僚们在六四血案中的角色与责任(二)/老七
(博讯2009年06月09日发表)

    
    **** 老七 ****
     (博讯 boxun.com)

    对于如下两方面问题,从赵紫阳这些原话中看出,赵紫阳承认:(1)在倒胡的两次会议上,他对胡辞职没有异议;(2)在1984年5月26日,他确实写过一封信给邓小平,并抄送陈云,但是他否认这封信有涉及胡耀邦的问题;(3)关于四二六社论问题,他在朝鲜时,确实收到了邓小平的讲话与常委会纪要,而且他已经回电答复中央:他完全同意邓小平对付当前动乱所做的决策!
    
    老七认为,对于在倒胡问题上,赵紫阳的录音中,没有透露“陈俊生”那个建议的内容,这是很关键的要点;如果就以这次公布的1984年那封信的字里行间,赵紫阳还要说“这完全不涉及耀邦的问题”,而且赵紫阳基本上回避了他在倒胡生活会上发言的内容,那实在是讲不过去的;陈小雅所写的《八九民运史》中提及的四二六社论,赵紫阳在朝鲜访问时曾经回电中央,他完全同意小平同志对付当前动乱的决策之事是真实的;
    
    赵紫阳《改革历程》遗书一些赵紫阳原话的摘录:
    
    关于胡耀邦被迫辞职下台的问题,赵紫阳的说法是:
    
    胡耀邦于1987年1月被迫辞职,这个问题外面有不少说法。其中一种说法是说邓受其他老人的压力不得不弃胡保赵。我觉得不是这样。当然,在邓,胡之间拨弄是非的人是有的,在邓小平面前讲胡的坏话,这样的事是有的。但我看不是主要原因。邓所以要抛弃胡,不是因为受蒙蔽,受包围,也不是在压力之下的妥协。主要的问题是邓对胡的看法发生了逐渐变化,以至最后对胡不信任了。
    
    ******
    
    1月4日,我突然接到通知,要我到邓家开会,我大约10点钟到达,那时陈云,万里,杨尚昆,薄一波,王震,彭真已经到了,等到到齐后,邓就拿出一封信让大家传阅。这封信是耀邦写给邓小平要求辞职的信。大意说,。。。。。。;到会的人传阅这封信以后,邓就说应该同意胡的辞职,当时会上没有人表示不同意见。 。。。。。。
    
    ******
    
    1月16日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以举手通过的方式批准了耀邦的辞职,并推选我代理总书记。但在1月4日在邓家里召开会议时,1月16日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时,我对批准耀邦辞职没有异议。 。。。。。。
    。。。。。。再说当时一下子也很难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选。在这种情况下,我不便于也不应该拒绝接受代理。
    
    ******
    
    在一些人中有一种传言,说我在胡耀邦辞职前,曾给邓小平写过一封信,告了耀邦,说了耀邦的坏话,甚至说我要求邓小平来解决耀邦的问题,这是完全没有的事。我在1984年曾经就如何健全党中央的领导制度问题,也就是如何在党中央,特别是政治局,政治局常委真正健全民主集中制的问题,给邓小平写过一封信,也抄送陈云,这完全不涉及耀邦的问题。信的内容如下:
    
    小平同志:
    
    送上黑龙江省陈俊生同志建议一件,请参阅。
     虽然他提出的办法,不一定是治本之策。但却提出了如何保持我们国家长治久安这样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
     目前我们各方面的情况都越来越好,而且这种势头一定可以保持下去。然而,这还不能说长治久安的问题已经从根本上得到解决。保持国家根本法的稳定性和连续性固然是一个重要方面。但我国是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只从宪法上考虑,恐怕还不行。我认为根本的,首先的是在党的领导体制上着力,才能真正解决问题。
    现在趁您和陈云同志健在,精力仍然充沛,而国内外大政方针已定,在您的倡导和决策下,各项工作已走向正轨,当前的确是我党历史上最好的时期之一。正因为这样,我衷心地希望您能以更多的精力,集中去考虑解决这一关系我们党和国家千秋万代的重大问题上,为我们党制订必要的领导制度,并亲自督促付诸实施,使之成为习惯,形成风气,不因人事的变化而变化,一代一代地传下去。
     以上建议妥否,请酌。
    此致
    
    敬礼!
     赵紫阳
     1984年5月26日访欧前夕
    
    
    要说向中央,向邓小平写过有关中央领导问题的信的话,就是这么一封,再没有别的信了。。。。。。。所以我这封信是从这样一个角度考虑来写的,不是针对哪个领导来讲的。没有,当时情况还是比较好的,但现在好不等于将来就好,因为制度没有解决。所以,完全不是针对现在领导班子有什么问题,更不是针对耀邦或哪一个领导人。。。。。。。我过去也多次讲过这样的话,但并不因为他比较开明,就不考虑中央领导制度的问题,因为他也是七十多岁的人了,老人走了他能搞多久,也很难说,将来新的领导人怎样也不知道。 总之,不是靠人,而是靠制度。我在生活会上讲过这些话,毛主席有晚年问题,斯大林有晚年问题,像他们这样英明的领袖人物尚且如此,所以不能靠人,而是靠制度;只有把制度搞好,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
     我也想过,为什么没有的事而外面有传言?可能因为在批评耀邦的生活会上,我在发言中批评耀邦不遵守集体领导和党的纪律的时候,说过在1984年给邓小平写过一封信,要把健全党中央的领导制度的问题提到议事日程上,但是没有讲信的内容是什么,在发言中我讲了要靠制度,不要靠人,人是会变的,没有一个好的制度,即使像斯大林,毛主席这样的伟大人物都发生了问题。可能是这样,我说过给小平写信,但没有说信的内容是什么,而发言中在批评耀邦时又讲到遵守民主集中制,遵守党的纪律,可能就把我在生活会上批评耀邦时说的一些话,猜测成我写那封信的内容了,大概就这样传开了。
    
    *********************************************
    
    关于“四二六”社论问题,赵紫阳的说法是:
    
    我在朝鲜时,4月24日常委会纪要和邓的讲话通过使馆传给了我。我回电表示:我•完全同意小平同志对付当前动乱所做出的决策。这些文件发给我,我就必须表态,也不能表示不同意见,因为我在国外不了解国内的情况。但我没有对常委纪要表态。
    
    *****************************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6/20090609223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