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余秋雨的表演唱
(博讯2009年06月09日发表)

    
    余秋雨的表演唱
     五岳散人 (博讯 boxun.com)

    
    最近余秋雨大师估计是挺闹心的,他的老冤家萧夏林通过一年的观察与总结,得出了一个结论并且爆料出来:余大师在去年地震后除了“含泪劝告”了灾民、以及一周年之际把自己这种“含泪”的表演上升到心理干预的高度之外,他答应的捐款却一直没有到位。去年这个时候余大师说要捐赠20万建希望小学,现在多少个灾区的希望小学都投入使用了,没听说有一个是余大师捐赠的。
    
    本来文人说话并不需要多重视,哪怕是余大师这种自诩为“大师”的文人。只是前段时间余大师在熊文《不准继续侮辱中国人》中,斩钉截铁的这么回答了批评他的人:“我可以断定,这些人一定没有捐款,没有默哀,没有到过灾区,家人亲族中也没有人参加过灾区援救队和志愿者队伍。”言下之意,是我余大师捐款了、到过灾区、算是个志愿者。
    
    
    转回头一查资料,原来余大师当时口头捐赠的这20万居然是文人当中最高——老实说,幸好在下没把自己往文人那个圈子里放,不然区区20万的捐赠就能拔头筹的好事,怎么也不会落到身家远比在下丰厚的余大师头上。但就这20万,到目前看还是一个虚拟的景象,那座“秋雨希望小学”至少到目前为止比海市蜃楼还要飘渺。人家海市蜃楼至少还有点影子,“秋雨希望小学”基本就是唾沫星子。
    
    有人说余秋雨越来越像个演员,而他夫人倒是越来越像个学者了,此言不虚也。从去年地震开始的“余大师表演唱”就开始上演了,为了展现此场景,我们不妨回顾一下:首先是抒情慢板《含泪劝告灾民》,算是细诉衷肠、苦口婆心的开场;然后是以泪洗面的活报剧——这个就是自称了,在电视上没看到鳄鱼的眼泪;然后就是捐款捐物的承诺,6万元,还是他担任名誉董事长的某公司全部的捐助,以及用唾沫星子建立的希望小学;时光荏苒,到了今年的一周年之时,余大师马上就从蓝调到了摇滚,在台上高唱“耶!耶!大爱!至善!”,并且把自己荣获“余含泪”光荣称号的文字解释成心理干预——拜托,您老知道什么叫做心理干预么?给文化把了几次歪脉,就真拿自己当精神科医生了?当业余精神科医生也就罢了,可是怎么再也不见提捐款的事情了呢?以余大师连着公司一起捐个6万元都能开新闻发布会的脸皮,一座“秋雨希望小学”连上奠基、围墙造好、校舍造好、剪彩入学之类的,开上个7、8次总是应该有的。
    
    
    总有人说中国文人有个毛病叫做言行不一、说一套做一套,余大师看来是已经超越了这个境界,已经到了自己不做还能倒打一耙、指责别人的程度。“大爱至善”之下,凭空诬赖批评他的人并未捐款出力。这种打着“大爱至善”的幌子,背后如此阴损狠毒的手法,让他来歌颂我民族在天灾面前的坚韧,真算是天大的滑稽。
    
    但是,正是这种人史不绝书、现今犹存,而且混得风生水起的事实,使得这种文人或者其他什么鸟人前赴后继、继往开来的出现,以忽悠大众为自己立身的根本,满嘴华章丽句把自己所寄生的文化夸上了天,然后求得一个大众的认同。也正是这些人拿着似是而非的道理再各个时期见风使舵,使得自己成为妆点太平盛世的文化花瓶之余,在“大爱至善”之下用明枪暗箭伤害我们的反思精神与揭露真相的勇气。不能戳穿其伪善之面具,就等于我们容忍并且承认一个文化戏子的作为。所以,此事能被盯梢揭露,也算得上一桩文坛盛事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6/20090609155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