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对艾未未的敬意刻骨铭心 /张目分(图)
(博讯2009年06月02日发表)

    
对艾未未的敬意刻骨铭心 /张目分

    
    1
    
    5月29日,艾未未的新浪博客被关闭。强制性的。传说中的那一套终于还是来了,像他们的头脑一样毫无创意。早在几天前我们就知道有电饭煲找上门,看来这一次他们搬出了高压锅,下一次是微波炉么?
    
    新浪网的管理层有没有据理力争?还有搜狐、腾讯、网易这些所谓的“中国门户”,有没有团结一致共同保护你的网民?如果各大网站不是总这么乖乖听话而是一起联合抵制,情况是否会有所不同?当一个网民在你的网站开博时,双方是默认了一种公平互利的协议的,虽然不是白纸黑字。而现在出现了第三只手粗暴干涉,侵犯了网民的权益。即便第三只手认为该网友的言论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或有反国家反人类倾向,那么至少还有一个争议和诉讼的过程吧,在罪名未被法律正式认定之前,那个博客即便不允许再更新至少也是不能强制关闭的,难道法律不是这样吗?
    
    当然,新浪网是无奈的,因为第三只手来自这个国家的如来佛,据说人们怎么都跳不出那个手掌心。所以,不要有人再来告诉我“精英救国”的屁话,丁磊、张朝阳、马化腾之流是多么“精英”、多么CEO啊,全中国都流传着他们的名字和成功的故事,却在一件如此细小但典型的事件上,毫无作为。毫无作为。须不知,庙里本没有佛,是磕头供奉顺从的人太多,愣把一个野和尚惯成了假如来。不是吗?
    
    从来不顶撞,从来不抗议,是媒体沦为政权的娼妓的最大原因。当然,在潜规则的大背景下,大家都懂得面面相觑,哭鼻子装无辜。但你们忘了么,亲自操作那些机器、程序、按扭而对另一个人实施不公的,并非抽象的“政权”或“国家”,而是一个个有姓氏的人、有温度的手和有智力的大脑。看在毛主席的份上,你们团结一次呼吁一次抵抗一次就那么难吗?问题是,你们有没有试过,哪怕一次?
    
    2
    
    我不认识艾未未,也无亲眼目睹其风采或索要签名、握手、交谈的愿望。但这个人,这个和我生活在同一个国家的人,用他毫不做作的言谈和行动让我感受到,他的存在就是美好的,振奋人心的,他的行为就是文学的,艺术的,是这个民族的奇迹和希望,是他人的惊喜,是我的荣幸。我不介意他是否像那些蠢货们所说——拿的是外国的护照、外国人的钱。那根本不是重点。当中国政府坦然接受来自国际社会的援助与慰问时,有没有介意那是外国人的钱财与善意?所以,别他妈再动辄用阴谋论或爱国腔来混淆逻辑与是非。爱国是一种情感,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人有资格谴责另一个人。难道你有证据显示你的感情有一吨重我的才半斤?爱国不是我们在争议国家公共事件时应探讨的重点,恰如在探究艾未未的“公民调查”的意义时无须关注他拿的是哪国护照。
    
    艾未未对他人的意义何在?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在他博客关闭的当天,冉云飞、翟明磊都在写文章表达对他的敬意。我知道很多人像我一样爱艾未未的坦诚和勇敢,每天关注他的动向,为他的公民调查鼓掌和声援,也为他的安全担忧。在我们读他的博客、关注他的行为的时候,在我们为他写文章、甚至离开电脑还被他牵动思绪的时候,他至少改变了我们的一部分生活,我们的人生已经与他有了联系。这不是很神奇么?这一刻我们在上网而不是逛街,我们在看他的博客而不是别人的,我们在为艾未未写文章而不是为别的什么人。这还不神奇么?
    
    1957年出生——我注意到他的年龄,比我大整整20岁,那么,20年以后,我但愿能像他这般凶猛。但是,更但愿20年以后,这个国家不需要一个公民太凶猛。
    
    我对艾未未的敬重刻骨铭心。先贤们在故纸堆里太遥远冰冷,鲁迅所处的黑暗我也无法感同身受。我只了解我所处的时代及世道的艰难曲折,深知他那个姿态从一开始就意味着牺牲、付出和被打压。艾未未作为一个陌生人,对我人生的影响和触动胜过所有的朋友、老师和人生中所有重大的事。
    
    3
    
    但我还是很庸俗地担心艾未未的安全,虽然他准备好了,但我们还没准备好呢。没准备好接受他的监禁、入狱、受刑,甚至再无声音。我不期望艾未未因为做了一件无私的事而从此变成像公共财产一样公共的人,似乎必须承担起某种使命,只能前行不能停止。我希望他仍是一个像我们一样普通的个性化的人,可以犹豫,可以不勇敢,而任何人无权非议。我暗中希望他不要在意粉丝们的掌声和期许,不要在意他曾经说过的“狂言”,懂得用必须的妥协保护自己。我读过高智晟的《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深知那是旁人坐在书房无法体会的恐怖,所有的掌声与赞美都不能帮一个人减轻那种肉体的疼痛与精神的绝望。在这个问题上,艾未未是绝对孤独的,无人能分担他的黑夜。所以,他不必24小时做强者,他仍可以坦然做回他母亲的儿子、他妻子的丈夫。
    
    或许,我的这种论调会被他瞧不起,但他有资格瞧不起我。我不会因为他的瞧不起而减少对他的敬意,更不会因为他的瞧不起而收回这种想法:艾未未不是超人,作为一个有限度的人,他的使命在他迈开第一步时就已经完成。他的荣耀来自已经付出的而不是尚未抵达的。无论他往何处去,永远无需他人来授予或取消他所做的那一切的价值。
    
    平安地活着吧,你的存在就是意义。艾未未。
    
    如果这样说还没有力度,那……那我就要效仿秋雨大师“含泪劝告”了,因为艾未未的所作所为显然与大局更不符。
    
    
    
    ( 2009年5月31日于南京) _(博讯记者:凡伟)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6/20090602234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