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不要被南海“划界案”吓倒
(博讯2009年06月02日发表)

    
    来源: 《了望东方周刊》
     3月1日,第14届东盟首脑会议闭幕 (博讯 boxun.com)

    
    能不能避免在领土归属问题上针锋相对,而是着眼于更大的图景,回到基本原则---如何更好地合作
    
    王景荣是一名职业外交官,曾任新加坡驻印度、尼泊尔大使及吴作栋总理新闻秘书等要职。2003年,他出任东南亚联盟(ASEAN,简称“东盟”)秘书长,从此走上更大的舞台,成为一位国际知名的外交家。
    
    关于自己职业生涯的这段高峰,王景荣对《?望东方周刊》记者形容为“劳心劳力、但激动人心”,而他作为东盟秘书长最重要的成绩之一,就是促成了东盟与中国5年的“蜜月期”,“亲身见证了东盟对待中国心态和关系的重大转变”。
    
    2008年,他卸任东盟秘书长,随后重拾因任职东盟而推迟的学习计划,前往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研修一年,课题是中亚。“这一年间,我走遍了几乎所有的中亚国家---能源是个非常重要的课题,为此就必须了解这些国家的政治经济生态。”
    
    本刊记者5月12日在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主办的2009年“上海论坛”见到王景荣时,他名片上的头衔已经是“新加坡外交部巡回大使”,同时兼任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所长。
    
    尽管身份有所转变,但是当本刊记者问及最近引起广泛关注的越南、马来西亚向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提交“划界案”事件,及热议中的亚洲货币基金组织(AMF)及未来“亚元”等关于东盟与中国的问题时,王景荣似乎马上就被拉回到了“秘书长时代”。
    
    不要被提案和反提案吓倒
    
    《?望东方周刊》:作为前任东盟秘书长,你如何看待越南、马来西亚的大陆架划界案?如果是你任职期间,会如何处理?
    
    王景荣:现在的形势是,中国宣称这些岛屿历史上就属于中国,马来西亚和越南则声称有些岛屿应该属于他们。
    
    在国际法中,争端是有一个处理过程的。越南和马来西亚现在向联合国相关机构提出了他们的立场。如果他们是用合法、和平的方式提出,而中国政府不同意的话,可以回应:我们注意到了贵方提出的议案,我们也有我们的立场,这是我们的相关文件。
    
    重要的问题是,不要被这些提案和反提案吓倒,它们都是合法解决问题的过程。
    
    2002年中国与东盟签署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给大家赢得了6年宝贵的发展时间,其中东盟和中国达成了自贸区等一系列重要协议。现在东盟与中国的关系已经稳固得多,双方有大量的贸易、投资和其他往来,这时双方如果剑拔弩张,就会破坏之前多年努力的成果。
    
    我们需要面对这个问题,并找到办法解决,本着“大家都是国际社会负责任成员”的立场。与此同时,我们其他方面的关系应当继续发展。我相信这一定会是形势发展的方向。
    
    我在担任东盟秘书长期间,曾经向一些东盟国家的官员建言:一旦谈到主权和所有权问题,最后多半很难真正分出谁对谁错,现在,我们能不能避免在领土归属问题上针锋相对,而是着眼于更大的图景,回到基本原则---如何更好地合作?
    
    领土归属问题,即便上了国际法庭,也常常难有最终结果。就像泰国和柬埔寨那场旷日持久的柏威夏寺主权之争,上世纪60年代海牙国际法庭就做出了裁决,说它属于柬埔寨,但泰国一直不愿接受。
    
    重要的是,大家都要接受一个原则:和平解决问题,这样我们都能为自己赢得宝贵的和平发展的时间。
    
    可以这样说:南海问题的发展,使之再也不能被忽视,但以中国与东盟关系如今的深度和广度,应该能够找到一些不正面冲突的解决办法。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6/20090602153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