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巴克:邓玉娇再次印证邓家制度确实是流氓制度
(博讯2009年05月25日发表)

    中国里,邓帮的好官吏、邓贵大大爷在弱势群体中的一员、邓玉娇的修脚刀的自卫刺杀下、英勇地牺牲了,他的无畏牺牲即是邓家体系的最大光荣,也是邓家在继续腐化中的重大损失,邓家会用挟持着的公器之一——血旗来弘扬邓贵大的伟大精神,是中国流氓独裁体制胎生出的又一无奈圆融之结果。
    邓贵大大爷原本与邓玉娇是同姓家族,和邓贵大一样,与邓小平也许能攀上同族姻缘,可是就一个普通修脚女的身份上来说,邓家会不屑认可这个原本来至一个生命源泉的弱女子。本是同根的邓贵大为了性快乐,把同族没有多少条件可依赖、却有几分姿色的修脚女看上,并欲对付老婆似的霸王硬上弓,不能吝香惜玉,只是为一时的性冲动得不到满足,就把一沓人民币打在邓玉娇那个娇小可以做邓贵大女儿的、很不知趣的脸上,才彻底引发了这场原本很符合和谐精神的、却没有和谐起来的无上光荣。
     在官场毕竟混过日子,虽然职务是个副局级,但对这样的场面鄙人还是不陌生。如果邓贵大大爷有点耐心,有点西门庆粘花若草的能耐,他不仅仅牺牲不了,创造不出这样的光荣,也不难使邓贵娇小女子乖乖地脱下裤子,使他得逞性高潮。同为男人的邓贵大大爷,怎不喜欢看上的女人自动的脱下裤子等待他来一场性交工作?邓贵大大爷做了巴东县野三关镇的一个小小主任,就十分张狂的不知自己吃过几口干粮,把黑来的钱当着玩弄一切的砝码,又看不起邓玉娇这样的小姑娘,认为邓贵大大爷的临幸就是小女子终生的幸福,玩后给她摔下几十块钱,多么美好,她弄什么清高?所以才有霸王硬上弓的一幕。 (博讯 boxun.com)

    原本,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妓女满街都是,在我们河南地界,这样的女人就象苍蝇一样多地让人讨厌,湖北地界也是一样。我到过恩施公干,刚下汽车,就有一个不算难看的花色女人招呼,并悄悄介绍她那里有好多漂亮的妹妹可以玩玩,虽然找“妹妹”寻乐子不是我的爱好,心里也很厌烦,但听到这样的声音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中国已经是个黄色堕落的大染缸,独有邓贵大先生怎么就不开窍,非要一个不愿意脱裤子的邓玉娇来玩玩呢?而且,他自己长得吓死人,还大爷太不知趣,偏偏用那不干净的几个臭钱来侮辱一个完全没有地位却十分有性格的暴烈弱女子、岂不是找死?
    邓玉娇被强奸与否,在流氓警察的管理下,根本就弄不清楚,因为邓家内部这样的英雄事迹是不怎么准确地张扬的,也是他们的需要。再说,这样的事,累着国际社会的什么闲心?累得全国人民什么鸟事?邓贵大是“党”的好儿女,他是为了拉动内需为邓家事业光荣献身的。
    但是,邓贵大大爷与黄德智大爷同时对邓玉娇强奸未遂这是确信无疑的事,而且,强行扒裤子也是邓贵大黄德智大爷这样的脚色自然而然的行为,这对邓家风尚或普世价值很是合拍,就同一些人到街面上挑选鸡鸭鱼羊一样,翻看一下有什么未知、或喜不喜欢,一至如何的糟践把弄也是很自然的事,尽管我也做过邓家的官,但由于不是邓帮家族的人,加上老婆信仰了法轮功修炼,我不得不被“劝退”,而且我认为每个公民都有信仰的权力,所以,我不得不被迫与邓帮分道扬镳。
    但是,如果哪位先生有什么疑虑,对于邓玉娇这样的小女子想有个性高潮,真的不是很难,只要对其友好,并帮助其及时地脱贫以及给予其终生的幸福就足够了,哪怕她是一个出污泥而不染的玩乐场中的个性女子,也难逃欲使其入套的诡诈,因为中国在邓帮的挟持下,已经这么流行,这么败坏,这么没有德性。偏就邓贵大大爷太没有这样的耐心,所以他不得不为邓家事业而无愧地献身。
    现在网络上炒得沸沸扬扬,邓玉娇是否成为中国制度最大的受害者之一,一直是国人甚至国际社会最关心的话题,而且,邓家哪年不制造点馊事哪年也就不能无尚地美好,流氓当局也就见怪不怪了,并不是感到很为难。毕竟自己这些缺少人性、这帮子不争气的坏类,总是不知道圆通一下,耍耍花招,变更一下花花肠子,怎么能在和谐圆满中不失手出错呢?象邓贵大大爷这样的不是十分丑陋的老男人,首先该知道自己的形象太不光辉,太不自量,那就来点软磨硬的工夫,难道真的就降伏不了邓玉娇这样没有多少心计的小女子吗?这么简单的事偏要搞得这么复杂,怎么能规避得了修脚刀的刺杀?当然更规避不了炸药包。
    修脚刀原本是对付脚上多余的茧子,脚指甲里的秽物,不是对付邓贵大那短细不同寻常的脖子,邓玉娇也真是,不就是脱裤子敞开阴部让邓贵大大爷的生殖器在那里抽拉一阵子吗?这有什么要紧?你看动物家族里,有几个母的不是被动做爱?人不过就是频繁了点,人家邓大人邓大爷确实需要性刺激了,脱下裤子让人家开心快乐,还有什么不能和谐奉献的道理?
    我有个朋友,因为公公原来是部队的作战部长,她的老公做上了市银行行长的职务,每次我们在一起聊天,她一本正经地谈论这个社会腐败成风,没得救了,她告诉我她的老公有个最大缺点就是喜欢更多的女人,特别是漂亮的女人,他很愿意花钱,而且是光固定的女伴也有几个了,她作为夫人因为这气得整天服药也不见好。她是一个很不错的女人,是一个知书达理的女人,曾经一个师长在她的机要室里给她下跪,欲让她做情人——她本身也是个营级,但她为了贞操还是没有接受那样的爱,因为她讨厌不忠实的男人。
    但是,她对我非常地好,因为她喜欢正派的男人,并告诉我,如果有一天我家的“嫂夫人”真的修炼成仙,她就来做我的现世夫人。尽管是玩笑,但我懂得她想要我做什么,只不过,我的心思不在这里,仅仅的手头上的事就够忙得。再说,对于做爱,我真得没有多少兴趣。但又觉得一个有素质的男人怎么就不容易得到女人的爱呢?可象邓贵大这样的大爷,竟对付不了一个修脚女,真的白痴到家了。对付想要的女人,难道就不可以温柔一点,婉转一点,耐心一点吗?非弄得丢掉了性命这样的不和谐了才好吗?让胡锦涛老先生怎么再伪装?
    “邓贵大对邓玉娇在行第二次强暴时得逞,达到目的后的邓贵大和黄德智放松了警惕,未注意到邓玉娇的愤怒,直到邓玉娇从背后刺了邓贵大一刀后才有所反应,邓贵大转身后遭到了邓玉娇的再次袭击,接着邓玉娇挥刀刺向了在这起罪恶中起重要作用的黄德智。邓玉娇随后主动报警。当警察到后表示要逮捕她时,邓玉娇当场在言行上表示了对警察不打色狼却抓受害者的愤怒,于是就有了后来所谓的‘袭警’”。
    看到这则信息,我感觉邓玉娇是多么地幼稚,现在的中国社会制度里哪处不是牺牲“受害者”而成全“色狼”?这是胡氏和谐规则的需要啊?你一个小女子的邓玉娇没有按照邓贵大大爷这样模式的性要求乖乖脱裤子敞开阴部就是大错而特错了,还企图得到邓家老大人们的喽罗支持,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原本很该和谐的事,你偏偏让邓家的好儿男仅仅为了利用你的阴部而流血牺牲,未免太不和谐了,不抓捕你抓谁啊?你有了性器官,不是供这帮子有势力的男人消受的吗?你有什么权力反抗?有什么权力维护尊严?
    当然,你是很想不愿意,可你在权势人的眼里,你就是他们的玩物啊?如果你是强者,邓贵大大爷他敢吗?用何作庥的话讲,谁让你生在中国来?如果你生在外国文明国家里,邓贵大他敢侵犯你吗?在中国,你只有脱裤子接受临幸的义务,没有自卫的权力,只有让邓贵大大爷淫乱刺激过后、规矩地等待邓贵大主任大爷的恩宠、赏赐,然后不都是和谐欢乐地更有好日子吗?你偏偏挑战邓贵大大爷的权威,结果如何?还不是进班房,受更大的耻辱?
    在中国,女人嘛,特别是没有地位的女人,衣服已挡不住流氓的强暴,你邓玉娇小女子该清楚了,人家索要你的性器官一用,你只要老实地敞开大腿,不就不会进班房了吗?不就不会被公安暴打了吗?原本人家邓大爷黄大爷都认为你是个可以随时接受性服务的小姑娘,就怎么一点不开窍?如今中国有权势的人,男性需要性交,这很正常,除非他是阳痿,你不外该奉献的是你的肉体,一点也少不了你的什么,再说,有位先哲说过,既然你阻止不了强暴,就应该享受被强暴的快乐。而你,偏偏有你的小脾气,这好了,家人担心了不是?没有自由了是不?
    搞不好,还要被枪毙,虽然枪毙不了,可人家若是需要,枪毙你有什么难啊?因为你生在中国,活在中国啊!
    
    
    2009年5月25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5/20090525103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