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于浩成:我为什么签名公开信《奴才不会“成龙”》
(博讯2009年04月23日发表)

    于浩成更多文章请看于浩成专栏
    
     来源:新世纪 (博讯 boxun.com)

    在成龙在博鳌论坛上说出“中国人需要管制”的话之后,我非常愤怒。一向在电影界被称为“大哥”的成龙,在我眼里,成了给专制者献媚的奴才,从而再一次自我暴露,表明他是一个热衷政治的投机分子,向统治者溜须拍马,做替统治者辩护的无耻帮凶。为此,我觉得非常有必要反击,因为作为国际武打巨星,成龙对大陆年轻孩子拥有极其巨大的影响力,而签署这样的公开信,可以挽回在孩子中的不利影响。并且对启蒙民主自由而言,是一个巨大机会。
    
    他说什么台湾香港自由太多所以乱,中国人是需要管的。人们都知道,台湾香港的自由生活,实在来之不易,付出了巨大代价才得来。这里先不说台湾,1949年国民党蒋介石政府退回到台湾,经过雷震的“自由中国”派和民进党人的一系列斗争,蒋经国才作出让步,开放党禁报禁,换政于民,实行宪政,台湾人民才获得政治自由。
    
    香港回归之后,若不是香港居民的坚决抗争,几百万人上街游行示威,抵制《香港基本法》通过第二十三条,香港的自由已经保不住了。《苹果日报》、《南华早报》、《星岛日报》、《新闻月刊》、《争鸣》、《动向》、《开放》能否办得下去,都很悬。我对澳门有同样的期待,可惜澳门的公民社会力量太小,抗争不强,不久前让澳门基本法第二十三条通过了。从而澳门陷落了,专制的魔爪终于将澳门玩在手中。
    
    至于大陆,专制一直把人民控制得死死的,宪法规定的公民享有的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等政治自由从来说说的天花乱坠,到了要求兑现,就棍棒伺候乱棍打死。六四之后,更是控制得空前严厉,像铁幕一样。
    
    就我个人而言,自2005年返国定居之后,即使非政治性的文章、作品也不能在报刊上发表,警察不断找上门来警告和骚扰。对照我的经历,成龙的发言是颠倒黑白,为专制统治涂脂抹粉,仿佛中国已经是民主社会,自由太多。成龙眼中的大陆,不知道是哪里,居然是自由太多太乱,可是生活在在其中的,确实另外相仿的情形。成龙献策说,中国人是需要管制的,似乎中国人受到的管制还不够。
    
    不过成龙的这一次表演,令人气愤但是我并不吃惊,因为统治者豢养的这类宠物,在文艺界、新闻界、政法界都不乏其人,而且特别吃香。就像余秋雨、于丹、阮次山,比比皆是。凤凰卫视的阮次山,昨天还在评论中为成龙辩解,真不愧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一点通的一丘之貉。他们由于太卖力,太露骨,在民众眼里,早已成为反面人物,越占据话语权,反作用力越大,越加臭不可闻。
    
    2009年4月22日星期三
    
    于北京方庄绿野书屋
    
    于浩成简介:
    
    于浩成,满族,1925年出生于一个著名爱国知识分子的家庭,在抗日战争中参加中共的地下活动,1942年5月加入中共,曾任抗大教员。在中共执政以后,1956年起担任公安部群众出版社社长、总编辑,1980年起兼任《法学杂志》主编,《法律咨询》杂志社长,被选为中国政治学会副会长、中国宪法学研究会副总干事。1985年因发表文章批评中共和政府领导人,被迫辞去群众出版社社长、总编辑职务。后又担任南开大学法学教授,中国法律与社会发展研究所(民间机构)所长。1989年六四事件,因同情和支持天安门广场的爱国学生的民主运动,被开除党籍并关押一年半。出狱后又被剥夺了言论自由的权利。1994年应邀到美国哥仑比亚大学参加中国宪法与宪政研究项目,这些年来他在美国的威斯康辛大学、阿利桑娜大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从事访问研究。十一年后侥倖得回故土。
    
    http://www.newcenturynews.com/Article/gd/200904/20090423005055.html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4/20090423014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