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易中天对国民劣根性深恶痛绝:中国大学成养鸡场(图)
(博讯2009年04月22日发表)

    
    来源:重庆晚报
     日前,《凤凰周刊》专访了“学术超男”易中天,这个亦邪、亦匪、亦霸的湖南超男,一边听问题一边贼贼地笑,然后冷不丁问一句:“可以骂教育部么?”整个访谈过程,他几乎没有什么回答是“一本正经”的,而是努力推销自己的新“歌”。
    
易中天对国民劣根性深恶痛绝:中国大学成养鸡场

    
    易中天:我们的高校是养鸡场
    
    歌曲1:《我就是一个流寇》
    
    曲风:说唱
    
    歌词:现在的学术界,自娱自乐、自说自话、没有风险、没有麻烦;职称照评、学官照当、何乐不为?学术繁荣,管他干嘛?
    
    主持人:您的人生经历很复杂,出生在湖南,在新疆当过知青,在武汉大学呆了很多年,后来又到厦门,现在常住上海。
    
    这是不是您自称“流寇”的原因?
    
    易超男:这只是一部分。我做学问也是出了名的“流寇”。比方说,我在《百家讲坛》讲三国、讲诸子,就有人跳起来说,你一个学中文的,怎么可以讲历史、讲哲学?然后马上扣一顶大帽子:腐败!他们不知道,我硕士论文做的是《论〈文心雕龙〉的美学思想》,从那时起,我做的始终是跨学科研究。
    
    主持人:您的学术兴趣很广博,但您总有个理论的基石吧?
    
    易超男:主要有三方面。一是马恩,一是鲁迅,一是胡适。对不起,都很不时尚哦!马克思、恩格斯对我的影响主要在方法论上。读研究生的时候,我曾经把《1844年手稿》从头到尾抄了一遍!而鲁迅先生对我的影响,主要是对国民性的批判上。我对中国国民的劣根性,真是到了深恶痛绝的地步。至于胡适,我非常欣赏他对于理想与现实关系的处理,这话只能说到这儿了。
    
    主持人:看来无论是世界观还是学术观,您都挺“杂”的。您是不是觉得“杂”的视野有利于做学问?
    
    易超男:哪里!这纯属流寇的特点。我只希望人们有足够的宽容,不要动不动喊我“腐败”就行咯。话说回来,现在的学术界似乎更喜欢“自娱自乐”,自说自话,没有风险……
    
    歌曲2:《春秋战国最繁荣》
    
    曲风:古典
    
    歌词:周游列国兮,朝秦暮楚。今天这国兮,明天那国。此处不留爷兮,自有留爷处。
    
    主持人:在您看来,中国历史上学术最繁荣的时代是哪一段?
    
    易超男:那当然是春秋战国、诸子百家时期了。
    
    春秋战国时期为什么会出现百家争鸣?因为当时的士人很自由,当局也很宽容。士人,也可以说是知识分子吧,周游列国,朝秦暮楚,今天跑到这个国家,明天跑到那个国家,反正“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各国的君主、诸侯、大夫,也很大度。没有谁搞“思想言论罪”。他们顶多也就是不听你的,然后客客气气把你打发走,打发得不客气、不体面,还要挨骂。这才出现了百家争鸣,春秋战国也才成为我们民族思想史上的黄金时代。
    
    因此,我非常希望知识界,也包括广大民众,当你听到不同观点的时候,第一不要骂人;第二不要在对方的动机上做道德文章;第三换位思维,想一想对方有没有对方的道理。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4/20090422214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