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赵高峰:艾滋病孤儿心里没有阳光家园
(博讯2009年03月30日发表)

    
     2001年8月23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新闻发布会上,时任卫生部副部长殷大奎公布了河南省上蔡县文楼村的艾滋病疫情。从此正式公开了遮掩已久的中国艾滋病疫情。
     目前,上蔡县许多这样村庄中,度过了潜伏期的病人正在一批批地死亡。因为他们多是青壮年,所以病人死后,留下了许多艾滋病孤儿(定义是在15岁以前因艾滋病失去母亲或者双亲的孩子)。据推测,河南省有二百万之上的人感染艾滋病病毒,现有孤儿约4000余人。 (博讯 boxun.com)

     艾滋病孤儿已经成为国际上高度重视的问题。1997年,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确定那一年的世界艾滋病运动主题为“儿童和艾滋病”。2001年5月,第五次东亚及太平洋地区部长级磋商会议在北京通过《东亚及太平洋地区2001-2010年为儿童的承诺》,对艾滋病和孤儿问题给予高度重视。2001年6月25日-27日,联合国艾滋病特别大会发表《关于艾滋病毒/艾滋病问题的承诺宣言草案》,表示“艾滋病毒/艾滋病造成的孤儿需要特别援助”。
    近年来,中国政府对3400名艾滋病致孤儿童,通过收养、家庭寄养、集中供养等途径进行了较为妥善的安置。特别是在艾滋病患者相对集中的乡镇,建设了20所集生活、学习、医疗、娱乐为一体的“阳光家园”。笔者一行曾到上蔡县芦岗乡阳光家园参观、考察, 那里收养艾滋病致孤儿童60余人。许多孩子在不记事的时候,爸妈就因艾滋病去世了。他们在这里学习、生活,课余生活也很丰富:“跳皮筋,踢毽子,打乒乓球,节日还有文艺表演”。第一排楼房的二楼是孩子们的宿舍和图书室,被子叠得整整齐齐,图书室摆放几千本各地捐赠的书籍。活动室里挂着2007年春节温家宝和孩子一起过年时的照片。当时笔者巧遇两位令人感动的来自浙江的大学生,暑假自费到那里当义工,教授孤儿音乐。
    
    显然,那里的老师们和工作人员都在努力让孩子们感受到阳光般家庭式的温暖,但事实并非如此。我们观察中认识到孤儿们急需心理的阳光,急需提供科学的咨询和心理-社会支助。在和周围村民的交谈中,我们更痛心地了解到他们受到很大的社会歧视,而这些歧视竟来自周围的非艾滋病家庭的同学,他们不敢和同学过多交往,更不敢去同学的家里,孤儿们实际生活在一个孤立封闭的‘‘阳光家园’’里。他们内向,自闭,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心理疾病。高耀洁医生研究认为,孤儿存在生存、教育和心理三大问题。通过调查发现,艾滋病孤儿由于父母亲双亡或者单亡,容易产生孤独感。这些孩子不论是否自身已感染艾滋病,都已背上严重的艾滋病包袱。他们普遍存在着消沉、自卑、自闭以及偏执倾向,甚至仇视社会。一些孩子对新鲜事物显得漠然,没有应有的好奇心,还有些孩子有欺凌弱小行为。如果不及时疏导,这些“心理阴影”会伴随终生,影响他们的健康成长甚至成为社会隐患。
    看着这些无辜可怜的孤儿,我们的心都碎了。深深地感受到他们失去的父爱、母爱和真正的家庭温暖,是没有东西可以弥补的。孩子们的内心实际上感受到的是孤单和苦楚。艾滋病孤儿心里并没有阳光家园。
    
    
    这让我们不由自主地反思这场悲剧为何会发生?还会不会再次发生?
    在地方官员的鼓动下,河南农村90年代初开始兴起的“卖血生意”。这种在中国发生并延续了十年的“卖血生意”使大量居民感染爱滋病。1994年,刚医学毕业的笔者曾亲眼看到上蔡县一个基层血站把同血型的多袋血液混入离心机搅拌处理,保留上层的血浆,将沉淀的血球重新注入卖血者体内。我吃惊地问“这会传染肝炎病毒的?!”在场的一个同学回答得很无奈“没人管!”。据南方周末报道,七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中期,由于主管部门疏于管理以及地下血站血头们利欲熏心,河南省东部、南部地区的广大农村非法采血现象十分猖獗,直接导致目前艾滋病在该地区爆发和蔓延,当年采血严重的村庄就成了现在的艾滋病村。
    我们看到和承认中国政府为孤儿做了大量的妥善安排。但是,这归根结底还是有政府的腐败体制下滋生的腐败官员和“血头”的腐败行为所致。河南省艾滋病大规模流行的直接原因是地方政府和卫生部门的腐败和失职。事后的阳光家园是一种弥补措施,安民策略,是负罪后的歉疚行为。但补救不了老百姓心中的痛,消除不了老百姓心中的不满和疑惑。老百姓,特别是艾滋患者在呐喊:无辜冤死的患者应该有人承担责任!渐渐长大的孤儿在疑问:是谁该为我们的悲剧埋单?众所周知,当时参与卖血经济的所有官员没有一个收到惩罚,且大多官运亨通。老百姓在诧异:这又是为什么?有人说这是利益集团在作怪;有人说因为会牵一动百,无人敢动;有人说主犯还在高位当权中;有人说上帝在找一个适当的时间点去告示因果有报。2006年,笔者曾在北京一家宾馆偶遇被社会尊称为艾滋病厅长的李莫,当时这位闻名世界的厅长正在安静地欣赏一幅挂在宾馆大厅墙上的名画。他刚从河南省人大副主任的高位上退休,开始安享晚年幸福生活了。不知道他对正在一批一批倒下的青壮年艾滋患者和一拨一拨正在涌现的艾滋孤儿有何见解和感想。
    我们渴望自己的祖国繁荣富强,我们渴望普通老百姓安居乐业。我们渴望完善健康的社会体制,我们希望社会公理不被践踏。我们希望艾滋孤儿心里充满阳光,我们希望艾滋病不再出现在中国。但是,你看看,现在的中国社会物欲横流,浮躁至极,信仰沦丧殆尽;政府官员腐败透顶,不是大贪,就是小贪,几乎没有不贪;红遍大江南北,遍布大街小巷的洗浴中心不分昼夜地进行着荒淫无度的交易。政府管不了,干脆不管,但我们要问:政府为何会管不了?有人说,因为那本来就是各级官员参股开设的。普普通通的老百姓都会明白这是社会体制腐败造成的。有谁会不怀疑艾滋病,这种社会和人的悲剧不在继续,不在重演着;有谁会怀疑阳光家园会继续办下去;有谁会怀疑得到阳光的孩子会越来越多。
    
    我们希望祖国经济奇迹的同时,拥有健康的社会体制;繁荣的同时关注民生。不要等社会隐患已成重大悲剧时才去建设阳光家园。我们希望不再有孩子到阳光家园里去接受阳光,而是生活在父爱母爱的阳光之下。
    (作者为哈佛大学医学院客座研究员)
    中国公民自由联盟 www.cfcr2008.org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3/20090330072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