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王健君:力避調控誤判風險
(博讯2009年03月25日发表)

    
    力避調控誤判風險
     (博讯 boxun.com)

    【提要】
    
     2月份CPI和PPI的雙降衝擊,讓通縮的爭議從宏觀調控部門內部和經濟研究圈內,浮現到社會公共層面
    
     ◆ 1996年的經驗
     ◆ 歷史可能重演嗎
     ◆ 產能過剩是基本國情
     ◆ 對通縮不可掉以輕心
    
     ● 王健君 (瞭望新聞週刊記者 歐洲導報社張英編輯《瞭望》原創來稿供海外首發)
    
     3月18日,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要求加強監測預警機制建設,密切跟蹤分析形勢,及時發現問題,果斷採取措施,促進經濟平穩較快發展,努力實現今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預期目標。
     而眼下宏觀經濟運行形勢一個重要的研判問題,無疑是對通縮的認識。尤其是2月份CPI和PPI的雙降衝擊,讓通縮的爭議從中國宏觀調控部門內部和經濟研究圈內,浮現到社會公共層面。時隔十餘年,“通貨緊縮”一詞再度在中國流行。
     通縮派提出了有力的論據,CPI自去年5月份開始已經連續10個月環比下降,一直到2月份的-1.6%;PPI自去年7月份開始連續8個月環比下降,至2月份的-4.5%。按照西方經濟學界對通貨緊縮的衡量標準,無論是連續3個月或者更嚴格的連續6個月的CPI下降,中國都毫無疑問落在了通縮區間內。
     反對意見大多來自參與和熟悉政策的宏觀調控部門。
     “中國的情況遠遠還沒有到通縮這麼嚴重的程度。”今春兩會期間,央行副行長蘇甯接受媒體採訪時認為,通縮指通貨緊縮,但“現在不是沒有錢,錢多的是”。在他看來,物價確實在下行,但“主要還是由外需下降引起”,“說成通縮,我覺得沒有道理”。
     國家統計局發言人也認為“雙降”主要受國際市場初級產品價格顯著下降和一些特殊性因素的影響,而且通貨緊縮是由於市場貨幣供應量不足引起的價格水準的下降,“還不能就此判定出現了通貨緊縮。”
     不過,無論是央行負責人還是統計局發言人,都承認目前有通縮的壓力,“要防止通縮。”
     現在,關於通縮的爭議仍然在繼續。令人擔憂的是,國際金融危機還在蔓延加深;中國部分地區和行業經濟的確出現了一定程度企穩回升的跡象,但面臨的矛盾和困難仍然很大。這個“百年一遇”的危機時刻,嚴峻考驗著宏觀調控部門對宏觀經濟運行局勢的研判能力和決策方向。
     要想戰勝危機,需要果斷有力抓住矛盾關鍵點,力避誤判。其實,這方面,我國十年前就有歷史經驗可鑒。
    
     ◆ 1996年的經驗
    
     1996年,我國“九五”計畫第一年。
     當時,主管部門認為,宏觀經濟主要危險依然是通貨膨脹,因而這一年3月初兩會期間公佈的《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九五”計畫和2010年遠景目標綱要》提出,“九五”期間要“實行適度從緊的財政政策”,同時要“實行適度從緊的貨幣政策,以保持人民幣幣值穩定”。
     然而,宏觀經濟運行出現了新的變化。1996年GDP增長9.6%,CPI上升8.3%,表明控制通貨膨脹政策獲得成功,但隨後宏觀經濟明顯地向緊縮方向滑行。
    1997年經濟增長速度下降,零售物價指數從當年10月份開始出現負增長,全年物價上升幅度不到1%。1998年內需不足,同時亞洲金融危機使出口需求疲軟,GDP增長率進一步回落到7.8%的相對低位水準,並且出現了全年CPI下降0.8%的負增長局面,宏觀經濟面臨通縮的判斷成為共識。
     其實,有關部門在1996年一季度後就開始有所覺察,比如從1996年5月和8月兩次調低了利息,但仍然不夠堅決。直至1997年10月後才開始連續五次密集降息,到1999年6月,存款利率降幅超過70%,貸款利率降幅近50%。三年間七次降息,宏觀經濟指標並未見明顯好轉,而緊縮狀態自1996年開始到2002年下半年,一共持續了近7年。
    
     ◆ 歷史可能重演嗎
    
     歷史似乎在重演,中國經濟在2008年又遇到了類似的境遇。
     2008年2月份,CPI上升資料達到1996年以來的最高——8.7%,也“鼓勵”2007年年中以來反通脹政策走向更嚴厲的地步。前一年,有關部門已經十次提高存款準備金率共5個百分點至14.5%,加息六次存款利率提高162個基點,貸款利率提高108個基點。
     當時當地,美國金融危機正在演變成全球性經濟衰退,對實體經濟的影響已經衝擊到了珠三角地區。但反通脹仍然被宏觀調控部門視為第一任務,2008年1月-6月間再度密集操作,五次提高存款準備金率3個百分點至17.5%。
     甚至在2008年5月份,CPI增幅已經開始下降,企業生產和外貿出口已經明顯下滑,有關部門負責人在上海陸家嘴論壇上表示,“中國貨幣政策更加關心的問題是反通貨膨脹。”隨後,6月和7月的CPI增幅繼續下滑也被理解成為反通脹的“勝果”。
     年中,決策層提出的“一防一保”,更多被宏觀調控部門理解執行成了“防”。
     9月中旬,美國金融危機升級,中國經濟該月CPI增幅不但還在繼續下滑,PPI增幅也開始掉頭而下,加上上半年GDP增速同比回落1.8個百分點、出口增幅同比回落5.7個百分點,抑制通脹的政策實質性影響到了經濟運行。
    此時央行開始“逆轉”政策,百日之內五次降息216個基點、四次減低存款準備金率3個百分點,其中2008年11月26日利率驚人地一次下降了108個基點。
     美國經濟學家喬治施蒂格勒對貨幣政策有一個著名的評價,“貨幣政策就像一根線,可以拉得緊,但不能推得動。”也就是說,對於經濟運行,收緊容易刺激難。
     事實上,國內經濟增長的下滑越來越明顯,GDP、出口、投資、消費以及CPI和PPI連創新低。2008年年底,通縮“警報”開始拉響。
    
     ◆ 產能過剩是基本國情
    
     如今,中國經濟復蘇的期望已經被寄託到了內需上。長期看,這是中國經濟戰略轉型的正確方向,但短期甚至中期看,還屬願望而非可依賴的現實。因為,中國經濟發展較長時間面對的局面仍然是產能過剩。
     2004年以來的五年,雖然固定資產投資年均高達25.4%,年均投資率51%,但銀行存貸差仍然從2004年的6.4萬億飆升到2008年的15.8萬億,說明自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儲蓄大於投資的格局不但未有所改變,而且持續加重。
     同時,按照世界銀行資料,中國基尼係數由改革之初的0.2,上升到2006年的0.47,這個收入分配差距已超過了發達國家水準,說明在貧富差距擴大的背景下,內需啟動源動力——消費不足的局面一時難以改變,使得我國不僅難以出現全面供給不足的情況,反而已經存在全面生產過剩的基礎。
     據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前副主任陸百甫介紹,預計2010年我國鋼鐵產業剩餘產能約2.5億噸,煤炭行業潛在產能過剩將達4億噸,電力行業目前已經出現明顯過剩,水泥行業在2005年產能過剩率就已達20%左右,紡織行業主要依賴大量出口維持產需基本平衡,汽車行業目前生產能力已超過實際需求300萬輛……
     在過去30年裏,中國的投資增長率有24年超過10%,逐步使經濟從短缺中解放出來。但由於投資增長長期超過消費增長,從而積累了大量產能,遠非當前的國內需求所能消化。特別是由於產出增長過多依賴出口和投資,隨著目前全球經濟出現明顯放緩,外需減弱,進一步暴露出產能過剩的嚴重性。
     這也說明中國目前階段出現的物價上漲原因,不可能是來自總需求增長率大於總供給增長率。而由此導致的通貨膨脹現象,外生性原因要遠遠大於內生性原因。這一點,去年國際原材料價格暴跌與國內通脹緩解在時間上的契合,很好地作了證明。
     所以,對於任何物價上漲現象,如果脫離中國較長時期產能過剩的基本認識,可能會在宏觀調控的具體操作上出現1996年那樣“慢一步”的困境。
    
     ◆ 對通縮不可掉以輕心
    
     目前的通貨緊縮形勢與市場需求減弱密切相關。如果只是商品價格下降,居民消費需求旺盛,百姓購買同樣商品的貨幣支出減少,這樣的價格下降沒有什麼不好。但是,如果價格下降是在消費需求減弱的情況下發生的,也就是說價格下降是由於需求不足所引起,那麼這樣的價格下降便是市場需求減弱以至宏觀經濟下滑的價格表現,就是出現了需求下滑與價格下降呈螺旋式加劇的通貨緊縮。
     央行和國家統計局的公開資料顯示,企業商品價格環比資料自2008年8月至今已持續下降7個月。與此同時,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長的環比資料從去年10月份開始呈現徘徊和下降趨勢。因此,目前我國商品價格的下降,可能主要來自於消費需求減弱的趨勢。
     至於目前一些地區和行業出現的企穩回升跡象,更大程度上可能主要靠財政投入及配套資金支援所形成的投資增長加速,而非市場需求所拉動,不是經濟內生性、市場性的增長,還不能表明經濟運行狀態的自主回升。
     需要高度警惕的是,如果目前的通貨緊縮趨勢繼續加重,將給經濟運行帶來很大危害。
     在微觀經濟領域,價格連續不斷地下降,造成企業原材料購進價格下降的收益被產品銷售價格更大下降的損失所消蝕,企業經營效益普遍下降,虧損面及虧損程度增大,職工收入減少,下崗失業增多,人們從商品價格下降中得到的購物實惠,被就業及收入不穩定所帶來的更大損害所沖銷,個人消費需求由此而減弱,企業投資隨之萎縮,從而通貨緊縮進一步加重。
     在宏觀層面上,財政收入因企業交稅能力下降而下滑,財政支出因連年投資並加薪而過度擴張,導致赤字及償債風險增大,銀行不良貸款及金融風險因企業經營效益及還貸能力下降而有增無減,資金利率因融資市場低迷而下降到流動性陷阱中喪失功能,國債以極低利率發行給債券持有機構及金融體系帶來的風險損失,遠比國債低成本籌資給國家財政帶來的好處大得多。
     綜觀之,對通縮不能掉以輕心。事實上,從當前房地產市場困境已經可以看到,本次投資高峰所投入資金難以回收的風險在加大。這種情況將會更集中反映在過去一個階段價格漲幅高與投資增長率高的部門,包括房地產業在內的金屬材料、能源和建材等部門很可能首先遭到衝擊。□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3/20090325082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