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巴克:抢枪事件谁是真正的凶手?
(博讯2009年03月23日发表)

    在重庆发生的抢枪事件谁是真正的凶手,敌对势力的双方都想有自己的“重庆”答案,因为这样的事件直接影响意义深远,也给贪生怕死的利益集团一个警钟,使更多的受害者看到了中国的政治大局一定会产生剧烈的变化。而对于利益集团来说,将会以更多的悲剧告终,对于弱势群体来说,新形式的民主曙光就在眼前。
    任何时候,我并不希望中国人流更多的血,可制造流血事件的绝大多数是利益集团的人,包括这次在重庆的抢枪事件的发生,都与利益集团的独裁、暴虐不无关系,虽然行动者不是仅仅的为了一颗冲锋枪,但他们的行为直接刺激着中国政治大势的剧烈变化。又令人看到,从杨佳的手段到这样的壮士的进化,导致着中国境内新的政治风暴即将来临。
     那么,谁是真正的凶手?是那具体夺抢的人吗?我看不尽然,因为这样的行为是冒着极大的死亡凶险,不是儿戏,也不是给流氓当局挠痒捶背,而是正统地要将流氓当局的命不当着一回事了。他们懂得,流氓当局早把人民的命不当一回事了,就是因为他们手中有枪,所以他们知道枪的重要才会有这样的事件发生。 (博讯 boxun.com)

    死者虽然才19岁,但他不过是流氓政府的替死鬼,是一个不幸家庭的无辜者。但我们并不因为他是为流氓当局站岗放哨而蔑视,因为这样的“武灵”什么时代都自然不能少,谁掌握了国家机器谁都有这样的人被利用。不过,凡是聪明的家庭,都该知道,最好的避免这样的悲剧就是不给流氓当局站岗放哨。
    同时,让我们恨夺枪的壮士实在是恨不起来,因为我们知道他不是为了仅仅的一支冲锋枪好玩才去杀人夺枪,肯定是受到独裁制度的残害才不得不选择这样的铤而走险方式。而对于这样的行为,凡是有正义感的中国人他能恨得起来吗?所以,我们到为这个制造悲剧条件的流氓制度愤慨起来,如果是没有这样的流氓横行的顽固制度,这样的抢枪事件还有什么意义而能发生呢?
    每每我们在一起议论时,总想用自己的善良来改变当局的恶行,可我们谁能做得到?我们哪个先生不是想用道德的、文明的、和谐的理念来让我们的强奸者变得不再强奸我们?侮辱我们?不再令我们失去家园?失去土地?失去工作岗位?或失去做人的起码自尊?可我们能在现实的中国土地上,做得到吗?
    在西藏,在新疆,还是在其它中国的土地上,尽管我不愿意看到独立的呼吁,可当局的残暴我们谁愿意接受?89学潮被血腥地镇压时,或镇压法轮功人士时,死亡的不可能都是老者,还有在学校读书的学生,以及无辜的未成年人。这个时候,流氓当局心慈手软过否?掉过眼泪否?今天,在重庆死亡了一个19岁的无辜青年,那又算得了什么?首先,我也为这个青年的悲剧悲痛,但没有办法,因为他是处在给更多的流氓暴徒们站岗放哨的位置上,受到攻击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而作为有理性的死者亲人,不应该只会谴责行凶者,更应该谴责残暴的流氓政府的暴虐,才能更多的避免这样的“小兵”再做出这样的无谓牺牲;才能使更多的着类悲剧不会更多;才能使被保护的流氓强奸犯、掠夺者投鼠忌器;才能使具体事件的制造者不过多地伤害无辜战士而是那些该被绳之以法的犯罪分子被他们清理。
    甚至,在中国,被压制着有良心的中国人,都希望北京当局不再流氓,不再践踏中国宪法,可当局什么时候停止过这样的行为?他们的掠夺与强暴什么时候不再延续?不再演化?这个时候,有人用暴力,难道真的是错了吗?如果都乖乖地任意宰割,那就正确吗?就符合中国的道德文明不折腾的法则吗?
    可以说,这样的事件肯定会得到升华,可以说,这样的壮士不会减少,只会增加。因为流氓独裁制度下的流氓暴徒太多地侵害了、掠夺了群体利益;玷污了太多的人民,给自己制造了太多的罪恶。也就必然出现以血还血以牙还牙的现象;也就必然会引发一个彻底推翻暴政的过程。只要是事件的制造者不被抓捕住,那么会有更多的事件参与者、筹划者,使流氓当局的败势更走上一个新的台阶。
    可现在,当局在没有抓捕到“凶手”之前,怀疑是西藏宗教活动人士的行为,我认为很不地道,太不要脸,因为当局在杀害西藏民众的行为上做得已经很多了,很暴虐了,再去以这样的借口对付西藏人民未免太不明智,太不知羞耻,反使更多的烽火被自己点燃。作为强霸国家权利的流氓当局,应该是洗头割面,及早地进入民主的轨道,使自己不再做暴徒,流氓,土匪,文明的破坏者。
    还有人说这样的事件实际是境外敌对势力的行为,但我们很清楚,民运圈子里,没有谁能做到这样的程度,也没有这样的胆量或气度,到是有可能是些政府势力欲在中国获取实际利益的很难说不是推波助澜的群种,或是来自利益集团的内部,要让薄熙来做不了流氓政府的顶级要员。而且,我们看到,只要有势力的这样的具体操作,演练,在中国的土地上,就能带动更多人为之奋斗——不论其成败。这是必然的,也是当局自己给自己制造的灭亡形式。
    
    
    
    2009年3月23日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3/20090323170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