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牟传珩:中共陷入新媒体恐惧症
(博讯2009年03月11日发表)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今年1月5日,国务院新闻办 、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文化部、工商总局、广电总局、新闻出版总署等七部门召开电视电话会议,部署在全国开展整治互联网低俗之风专项行动。有报道说,中国政府掩耳盗铃地试图表明,整治互联网的行动只是为了保护青少年不受低俗内容的毒害,而不是为了封杀政治异见。但2009年1月13日“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却发表了作者关耳的文章《我们为什么要整肃互联网低俗内容》。文章说:“要从维护互联网的执政安全角度来认识。我们要清醒地看到,当前西方敌对势力对我进行西化、分化的活动一刻也没有停止,渗透与反渗透的斗争仍然尖锐复杂。在新形势下,他们不断变换策略和手法,千方百计把文化渗透向网络延伸,处心积虑搞所谓‘草根运动’、‘松土运动’,在一些重点领域扶持‘异见人士’,在媒体尤其是互联网散布大量有害信息,特别是利用热点敏感问题对我进行炒作攻击,将个别问题扩大化,将单一问题复杂化,将一般问题政治化。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有效引导社会心理预期,如何防止敌对势力煽风点火,造谣攻击,这是网络宣传管理的重要任务。”由此可见,中共已经陷入新媒体恐惧症。 (博讯 boxun.com)

    新媒体又称 “第二媒介时代”。当今世界随着“第三次浪潮”多样化、个性化和小型化特征的确立,新媒体的迅速发展,正对信息传播格局和社会舆论产生深刻影响,并对社会结构变化产生巨大的冲击。如厦门反PX运动、毒奶粉事件、瓮安事件、杨佳袭警、08年美国总统大选、《零八宪章》横空出世等等,都得助于新媒体传播效应,引发评论如潮。特别是2月9日晚,中央电视台新址园区文化中心大楼发生火灾,在官方媒体装聋作哑时,京广桥附近却聚集了上千名围观的群众,很多人拿出手机、相机,甚至摄像机对准失火的大楼进行拍摄,不少市民拨通电话进行“现场直播”,并不停地发送手机短信和彩信,导致火灾现场手机信道拥堵。2月9日21时04分,这些照片上传到天涯社区博客空间,之后12小时内,照片访问量超过37万次,跟帖1700多条,新浪、搜狐等发出大量网民来自现场的“报道”,随即传遍全世界。
    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今天,新媒体时代已经到来。中国传统主流媒体一向是“党管新闻”,依凭着国家的垄断性"红色"话语,长期以来理所当然地占据了社会的主导权,规导着社会的主流舆论与价值观。在纸媒时代,纸媒是信息传播最主流的形式,传播以红色意识形态为内容,以党和政府权力为中心。党和政府始终掌控着纸媒内容的信息与语话的发布权,控制权,因而也必然垄断着信息与语话和公众的知情内容。而新媒体时代则不一样了,网络创造了一个完全开放的话语平台,这个时代便成为民众掌握传播主导权和话语权的时代,由此也决定了媒体传播不再是政府主导线性的,而是多中心、非线性的。只有这样的时代,传播资源才真正握在每一个网络参与者手里,他们本身业已成为媒体传播源头与主体。它正在以其与草根结盟的平等、互动特性,潜移默化地改变着当今中国的政治生态。这便是导致中共陷入深度新媒体恐惧症的原因。
    此据中国互联网中心的统计,截至2008年底,中国网民总人数已经达到2.98亿,网络新闻使用率大幅攀升,互联网无可争议地压倒了传统媒体。当今中国新媒体主要有三种载体:一是新闻跟帖,门户网站的热门新闻后面,跟帖经常多达数万、数十万;二是网络论坛(BBS),帖文追踪新闻时事,几乎每条受网民关注的话题后面都有跟帖,热门新闻的跟帖达到数十万条;三是博客/邮件/个人空间,这是2008年增幅最大的言论载体,有42.3%的网民开设博客/个人空间,用户规模达到1.07亿人,经常阅读博客的网民已经超过5000万人。此外,还有即时通讯群和移动电话短信。工业和信息化部运行监测协调局的统计显示,截至2008年7月,中国手机用户数已突破6亿;而手机报付费用户早已超过2300万,飞信活跃用户达1281万。各种新媒体形式迅速发展,使舆论信息随时随地互动传播,已彻底颠覆、弱化了党的“喉舌论”与政府对社会信息的控制权。
    如今的网络技术,正在打开由少数政治精英垄断信息权利的黑箱密码。我们已经进入了"我的地盘我做主"的网络社会。在网络平台上,网民声音无论多么嘈杂,都是真实的、自主的,这是人类文明的进步,是党管不了的,也是不应该管的。今天再提"党的喉舌论",就不可避免地要与新媒体时代发生格格不入的激烈冲突。
    新媒体时代正在改变世界,影响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的未来。有史以来第一次,地球上的人们开始融为一体,成为地球村。互联网所推动的普世价值观席卷了全球的每一个角落。
    然而,新年伊始,却有一份对中共部分正职处级干部上网情况所作的问卷调查显示,部分中共领导干部在网络时代,或多或少地存在着网络焦虑征:一是“边缘感焦虑”,一些领导干部已感受到了被网络世界边缘化的危机感,有的甚至至今尚未接触过网络,更容易产生失落感和无奈感;二是“委屈感焦虑”,一旦在网上听到或看到针对自己的批评和指责,心理会很不舒服,而且这种情绪会持续很长时间,有的甚至会气得整夜都难以入睡;三是“危机感焦虑”,在遇到突发性事件特别是重大公共危机事件时,面对民众铺天盖地的“网络问责风暴”,会加重他们的政治焦虑情绪,陷入较长时间的紧张和不安。
    今天,新媒体的崛起正在打破传统平面媒体的“家天下”局面。新媒体时代已经带来了人与人、人与组织、人与社会之间的更多互动,甚至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意见传播、表达的媒体平台,新媒体为社会与民主的进步搭建起了更为宽广的平台。
    如今,来自于五湖四海的网络公民,正在用手指点击的力度,控制着全球媒体的神经,建立并塑造着一种"新数字时代的个人网络媒体",而每一个在网者,都在从机构向个人过渡,成为"新数字时代网络媒体"的主体,使个人或小群体不断突破传统媒体的话语壁垒, 现实了表达自己的参与权和传播权。
    新媒体正在挑战现有的行政管理模式,互联网是一种消除控制信息“本能冲动”的积极力量。中共“整治互联网的行动”在短期内,会看到控制效果。自从整肃互联网以来,他们用了相当大的力量来清洗网络杂音,外界看到的是防火墙,包括一些监视性的网络技术控制,许多自由网络媒体都被屏蔽。其中著名的有BBC中文网,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纽约时报》等等,目前在中国国内均无法登陆。中国有关方面在关闭这些网站时候给出的理由不是“低俗之风”,而是“存在大量刊载时政类有害信息”。对此,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解释说道,“一些网站”的内容“违反了中国法律”,并且补充说“我希望有关网站在他们发表的内容方面自律”。
    这种封锁互联网的短期行为,是在与新媒体时代作对。从发展趋势看,新媒体的崛起是不可战胜的。以消除杂音为目的“整治互联网的行动”,充分体现了当权者拒绝脚色转变,已经陷入了一种“新媒体恐惧症”。
    (首发《民主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3/20090311092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