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三驾马车只套了一匹没毛的马/张建平
(博讯2009年03月03日发表)

    
    经济学家常说,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有三个动力,即投资、消费和净出口,并将之形象的比喻为拉动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但是仔细分析起来,“三驾马车”其实只是套了一匹马,而且是一头没有长毛的马。
     (博讯 boxun.com)

    我们从货币流的角度看“增长”问题,就会发现,由于这是一个货币拜物教的社会,社会成员尤其是厂商,把货币符号当做财富凭证,因此导致对货币的追逐。此时,如果某一个经济部门的货币存量没有增长,它就不会认同其处于“经济增长”之中,也就是说,“经济增长”这个词语的实际含义是和货币存量的增长同义的。商品量的增加并不能被货币拜物教的人们看作是经济增长,因为商品相对于不变的货币量的增长,只能表现为通缩。
    
    大家还可以想一想“坐吃山空”这个成语。如果张三没有货币收入,只是用手中存款去交换李四手中的商品,李四让出商品获得货币,李四是“经济增长”了,但是张三手中的钱变成了消费品被消费掉了,张三这种“坐吃山空”的行为是绝对没有人称之为“经济增长”的。
    
    有些道理做个类比大家就容易明白了。
    
    例如,老张家有钱在老张手里掌控着,为了发展由几个儿子(已分家)和老两口构成的这个大家庭的“家庭经济”实现“家庭经济增长”,老张便把自己掌控的钱分给几个儿子,让他们相互购买对方的产品,而不许购买邻家产品,名曰刺激消费,振兴家庭经济。但在外人看来,老张这种办法不过是瞎折腾,因为无论怎么发展,老张家还是那么多钱,只不过是过去在老张手中,现在在儿子们手中罢了。
    
    既然在货币经济体制下“经济增长”和货币增长是同义词,那么我们就不难发现:在三驾马车当中的三匹马并不是都能导致货币增长的。
    
    
    
    首先要注意到“货币流”的“流域”问题。显然,谈“经济增长”是对整个经济体而言的,而不是针对经济体内的部门而言的。考虑货币流,就要考虑货币的“所有权域”,即我们所说的货币属于谁所有。不能搞糊涂账,把东家的钱算到西邻的账上去。
    
    “ 消费”是经济体内部门之间的交易的代名词,也就是说,由于消费或销售行为带动的货币流,是经济体的“内流”,而不涉及到货币从经济体外部向经济体内的流动。因此,这种经济体内部门之间的相互消费的行为,绝对不可能导致整个经济体所拥有的货币的任何变化(即遵从货币不灭定律)。你给一个经济孤岛上每人发一百元,随便他们怎么使用货币进行何种交换,有可能通过一系列交换行为有的岛民手中货币渐渐富集,有些则丧失货币,但绝不可能导致岛上货币总量的增加。换句话说,在岛上用货币量表示经济总量、用货币增量表示经济增长的情况下,无法实现经济增长。
    
    
    同样,“投资”作为经济体内的货币流动,也不可能形成经济体整体而言的经济增长,而只能使得被投资领域表现出增长。
    
    就凯恩斯经济学(错误的)投资概念来说,投资是厂商部门用从银行借到的钱去相互购买生产资料,就生产资料来说,这种投资就是厂商部门的“内流”,而且比起部门间的消费来说还要“内部”一些。这就更不可能形成对整个经济体的经济增长的任何贡献了。
    
    作为货币收入的代名词理解经济增长,居民消费的增长带来的是厂商部门的经济增长(相当于厂商部门向居民部门的“出口”,带来作为居民支付的货币流入);而“投资”不过是商业银行的投资,带来的是商业银行的经济增长(实为借贷收入)。
    
    当前,政府应对经济危机的策略总结起来就是一招儿:扩大需求。一方面扩大消费需求,另一方面扩大投资需求。但是扩来扩去,如果没有作为经济体外部存在的货币当局向经济体内做无偿的货币注入的话,最终都不可实现经济增长的目标。
    
    发消费券刺激的只是部门的需求,而不是刺激整个经济体的需求。如果消费券基于财政收入,则也是经济体内的货币流动,并不会带来经济体整体的经济增长。
    
    
    
    还说前面“老张家”的例子。假如我们派个会计去老张家搞审计,发行老张家的钱多了,那只能有一个解释——老张家一定向邻居卖了什么东西,即有“净出口”存在,否则不可能因为儿子之间的交易造成老张家的货币增加(当然,老张家还可能接受了捐赠或者是乞讨所得,在此就不做考虑了)。
    
    现在,就一个国家来说,财政当局就是一个国家的家长,是老张。而他有厂商和居民两个儿子。由财政出钱发放消费券,其实就是儿子们分发已有的货币,并不能导致国家的货币存量的增长。
    
    如果发放消费券最终可以调控经济增长的话,经济增长率的调控就得心应手了,看丰年增长势头猛了,就加大税收,储备到灾年时就转移支付给厂商和居民,何愁GDP增长率不保?
    
    有人说中国2009年的GDP增长难以到8%,如果计算有依据,如果扩大内需可以保经济增长的话,中国政府按照GDP缺口印制消费券(有时间限制,无法沉淀为储蓄)发放给民众,想保八就保八想保九就保九,想保十的话无非是多发1%GDP数量的消费券。而这不过是自欺欺人。
    
    
    
    对于国家这个被核算的“经济体”来说,外国是它的“外部”,因此,“净出口”可以给一个国家带来实在的“货币流入”,也就是说,在所谓的三驾马车当中,只有“净出口”才是拉动一个国家经济增长的真正的马。
    
    但是,进口是对外的消费,进口导致的国家货币储备的减少,所以,经济学不说进口也是拉动经济马车奔跑的一匹马,而要说“净出口”。“净出口”的说法其实就否认了“内需可以拉到经济增长”的说法。而厂商内部相互购买生产资料的投资行为,其实是更加“内部”的消费,同样不可能以此实现整个国家的经济增长。
    
    
    
    回过头来说为何这匹拉车的马没有毛。
    
    说它没有毛,即是指“净出口”的“净”字。净出口=出口-进口,经济学把这匹马起名为“净出口”,恰恰就是认识到只有带来货币流入的出口才是经济增长的动力,而进口是货币流出。正因为是净出口的这种功能,才没有把这匹马起名为“贸易额”。换句话说,只有出口才是真正拉动经济增长的动力,而进口是阻力,是反动力。换句话说,没有货币存量的增长,就没有经济增长。这样反过来验证了上面的观点:内部的消费和投资不可能形成整个国家的经济增长。
    
    从三驾马车的展开表达“消费+投资+出口-进口”来看,我们可以很清楚,经济马车实际上是套了四匹马,只不过“消费”“投资”这两匹跟在旁边,对马车前行没有什么用,而“进口”这匹马不仅不拉车,还在向后使劲,做的是“负贡献”。
    
    三驾马车的说法,实际上就是一个把东家的钱算到西邻的账上去的“糊话”。因为对于经济体而言,只有出口和进口行为才可能引起对经济体而言的货币量的变化,而消费和厂商内部的投资所涉及的货币流,都不是针对经济体整体而言的。
    
    “ 净出口”其实就是“贸易顺差”。如果不是净出口,如果不是出口可以带动本国经济增长而是进口也可以带来增长的话,美国和欧盟就不会对中国与美国和欧盟之间连年攀升的贸易顺差反应如此强硬了,美国也就不会通过施压人民币升值在阻止中国向美国的出口势头了。而中国也正是得益于贸易顺差才有现在的经济增长速度的。保尔森多次来华施压人民币升值,就是为了要让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减小,要让美国经济增长的“净出口”这匹马跑起来。美国现在对中国是贸易逆差,“净出口”变成了负值,所以经济马车才动力不足。
    
    
    
    说“投资”和“消费”一样不起作用,当然是指经济体内的厂商内部的相互借贷行为而言。如果一个经济体投资到另一个经济体当中,对经济体来说就变成了一种“进口”(即向另一个经济体出让货币换得资产所有权),不仅对投资的经济体经济增长不起作用,还如上所述起反作用。
    
    
    
    可能有读者会疑问,现实当中没有出口经济不是也在增长吗?例如地球村本身就是一个孤立的经济体,它并没有向地球以外的地方搞出口,经济如何就增长了?
    
    这里的机妙就在于,村民们设立了一个“货币当局”这个机构,并在观念上自欺欺人地把它当作“外部”。孤立的地球村的经济增长,正是因为各个货币当局不断以地球村“外部”的名义印制货币并输入到村内的结果。这就是之前帖子里所说的,只有无偿地给经济体内发钱,才能够使它经济增长。
    
    中国素有“马无夜草不肥”之说。一个国家要让“净出口”这匹马跑得快,光靠它从外边赚钱回来不行,因为外国的货币符号不可靠,有朝一日反了目,来个“冻结”就变成废纸一堆。因此,货币当局无偿给本国居民印钱发放,才能让拉动经济之马膘肥体壮两脚生风。
    
    其实大家都知道,经济学的“需求”概念其实是指“有效需求”。有效需求就是有支付能力的需求。如果经济体无法得到增量的货币所有权,其整体的支付能力就不会增加,需求就会停留在空想的无效水平上。反过来说,如果居民可以获得免费的货币赋权(按人发钱),就会使得其需求在“供给产生需求”的萨伊定律作用下,转变为有效需求了。
    
    或者说,扩大内需必须和由货币当局向经济体内注入增量货币的措施并行,才可能表现为经济增长,而增长的源头其实来源于货币增发。如果只是通过财政渠道推动消费和投资,就不可能实现经济增长。
    
    
    
    当然,如果大家逐步认识到了货币财富的虚无性,最终当然会动摇货币拜物教。因此,虽说“出口”是真正拉车的骏马,但是出口什么东西还是要有选择的。最佳的出口产品是“文化”,如给外国人讲一讲本国历史子乎者也,让他们花钱来看一看本国的山水,体验一下国人自己都懒得过的民俗节日,出口宣传本国文化和价值观的电影文学作品等等。而最下策的出口产品是自然资源和初级产品。
    
    当然,贸易开放是相互的,没有净出口不进口的双边贸易。那么就进口来说,最佳的出口产品就是最次的进口产品,如我们让国民花费无数的钱誓把English变成第二母语、不断增加国民出国旅游的目的地国、不惜代价进口美国大片打造迪斯尼乐园等等。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3/20090303100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