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荒原:胡适说“不要信共产党那一套”
(博讯2009年03月01日发表)

    作者:荒原
    谎言历史
     北平将要“解放”,国共双方都在“抢救”北平的文物和名人。毛对胡适的学生、明史专家吴晗说:如果胡适留在北京,可以让他做北平图书馆的馆长。吴面胡言其事,胡对吴说:“不要信共产党那一套”,决然登机南去。 (博讯 boxun.com)

    在共朝自以为得意的吴含,后来在毛氏的政治整肃中头发被薅光,肋骨被打碎,而后竟不知所终,至今无人可晓----师徒二人对共氏的认识和最后的结局之壤别,真让人扼腕。
    至于更多的在国难之际身怀救国梦而投奔“革命圣地”的热血青年和归附共产信仰的知识人,一旦遇到毛氏这个“山沟沟里的马列主义”式小知识分子的知识思想碰撞乃至个人嫉妒时,一如明代和尚遇到朱无璋般,文人们的命运和前途,就只能随着毛氏暴政下的权力手腕的挥动而起伏难料朝不保夕了......
    抗日前期,共党不顾民族危亡,接收苏俄密令,甘做其子孙党,行异教以祸华,于中国腹地江西另立“苏维埃”国家,与国民政府争锋并对国民大开杀戮,使日倭乘虚而入,将本要向北而进的日俄战火引向中国,行分裂中国、武装保卫苏俄之实。
    在裂国失败后的北逃途中,天天高喊“团结抗日,一致对外,一家人不打一家人”的口号,自己却反离日倭方向远遁西北傍俄图存。抗战中兴,则将兵锋让于国军,自己退守敌后乘乱扩军,使抗日变成一个坐收渔利自我壮大的策略和过程,等到抗战结束,便如饿虎下山般,与疲精力尽的国军争夺江山。
    战后猛唱“反独裁、求民主”的高调,引来无数爱国人的共鸣和一时之心,同时以有违人伦的所谓“人民战争”(实为人海战争和人肉战争)不顾战士之死活地强行攻城掠地,乃得天下。
    再次“文化大革命”,竟欲重建毛式皇权于中国,神化自我,与刘邦、朱元彰、洪秀全之草莽无异。
    远追其建朝的过程,实是用中国农民的血汗和尸体堆积而就的过程,是“一将成功万骨枯”的真实写照。在其“打土豪、分田地”的承诺下,农民跟着它出生入死,到头来多数农民仅仅在所谓“胜利”之初、江山未稳之际得到一份土地,但还没有来得及将土地养肥,刚刚到手的土地便又它被以某种“改造、合作”的名义掠去了..... 推翻了国民党半专制半民主的政权,换来的是更加专制的神权,名曰“人民政府”,实是“一党江山”。
    ““土改”成为他利用农民打天下的手段,一如他在文革初期利用红卫兵与造反派为他冲锋陷阵,一旦大功告成,便兔死狗烹”。中国农民在建立“新中国”这场翻天覆地的王朝更迭游戏中,扮演了一个与传统起义农民毫无差别的角色,做了别人的垫脚石和进身阶,最后不仅没有分得胜利的一杯羹,反而又一次被新奴隶主无情地踩在脚下,成为新王朝世代不得翻身的新农奴。
    当初,又有多少国军将士听从了共氏宣传而反戈一击归顺红朝,到头来处境之悲凉,其中未被屠戮者即算幸运儿了----君不见连其同甘共苦的战友和同道中人,尚难有几个得以善终者,况“三姓家奴”乎?
    “开国元勋的悲惨下场:国家主席刘少奇身上插着三根管子还要被批斗,死了连条短裤也没得穿;北京副市长刘仁镣铐双加,冬天穿不上衣服,活活在秦城狱中冻馁而亡;彭德怀元帅一次被打断三根肋骨,也不准呻吟一声;贺龙被迫舔那倒在地板上的稀粥;说真话的遇罗克丧了命;坚持真理的张志新被割断喉管。”---- 对照蒋介石 看看毛泽东 新西方不败 于 11/05/2008 [清水论坛]
    说到底,美其名曰的“解放”,实是一个政治攻略,一个奴役再造的过程,“解放”之始,也是更专制、更黑暗的历史的开端。其手段之残忍,心境之厚黑,权谋之阴暗,古今中外绝无仅有。对中国社会之破坏,从思想、文化、科技到各类人等之生存,空前绝后,概莫能外。
    谎言现实
    以上种种不规范的“阴阳”手段加其恶毒与厚黑,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不但没有弱化迹象,更被其后世子孙们“与时俱进”地发扬光大了。辅以近年以国富民穷为代价而积累的改革财富,对内强化高压整治,对外纵横捭阖,虽无天下雄才,却做着继续愚弄世人的美梦,欲图再次完成毛太祖没有完成的世界霸业,何其不自知!
    “三个代表,和谐社会,科学发展观”......等皆是对其传统共产教义理论的发挥和应用,但在现代科技和人文概念的影响和冲击面前,这一切显得幼稚和拙劣,早已为世人所不耻。
    现如今因荒唐误国昏庸无道不得人心而危机四伏之时,一边迫于国际国内压力虚伪地高喊民主和人权,极尽表演做戏之能事,一边却在暗中打压追求自由和权利的人们,在表面的强势中尽显其内心的空虚、自卑和胆怯。
    为了保证其想像中的“万世江山”不变色,在动荡的08年过后,又面临更严竣的难以预测的09年。
    内外交困的双重压力,使其不得不祭出一套套的救亡之策,但又一个个如镜花水月般的飘渺。
    1、中央四万亿和地方十八万亿的经济刺激拉动计划。09新年央地各级政府,同时面临收入减少和开支增大的双困局面,此情此景,习惯于挥霍和奢侈的“人民公仆”们,连现有的行政体系运作支出尚难维持,再新设名目,无疑于雪上加霜,钱从何来?
    2、在国际上充当世界经济的救世主。这是央府在各种国际场合频频发出的豪言壮语,但自顾不睱的国内危局,如何强弃自身之难而解救它人?
    3、在众多的警民对话中,除了威胁打压,还不时对那些弱势的民主人进行空口承诺,施以某种暂时的利益或是空泛的荣华富贵,进行拉笼收买和统战离间,这种许诺当然是“羊毛出在羊身上”。
    你若一旦认为这是合理的等价交换并接受,在不远的将来它们得到了想要的“稳定”之后,再下来就是对这些只看重眼前利益之人进行秋后算帐,毫不留情地施以清洗和整肃.....
    不论这种交换是否合理,在任何国家中这种“两面人”的行为,对正反哪方来说,皆是为人不耻的,下场多是悲惨的,更有何况你面对的是一个从不讲信用,连自己的“同志、兄弟”都视为粪土的极端教派呢?
    4、对农民和农民工的帮扶,其恩惠最终能泽及几何,尚不得而知。但这同样是在面对2500万无目的随处流动的农民工可能形成的种种隐形危胁下推出的无奈妥协,一切来自于现实压力而非自愿的良心发现,要不然何必等到现在这种不确定的变化莫测之际才现出“菩萨”之身,早前何在?
    近来忽然以“自家人”面目冒出来的总工会,是一个出来为党安抚加镇压农民工的“黑打手”,表面上代表农民工利益,以便于让农民工降低警惕,实则能拉则拉,不能拉则打----从其“防止敌对势力渗透到农民工队伍中”的讲话,就可看出内在端猊。
    远离谎言,自强自救
    共党是以欺骗和和谎言立足起家的现代宗教,“以革命的阴阳两手来对抗反革命的阴阳两手”是其精神法宝。为掩盖其宗教性质,总是时时打着现代政党的旗帜出现,但其内部一切行事过程不仅宗教色彩浓厚,还更兼有早期江湖黑道的魅影和山林盗匪的响马积习。
    共运漫延,中国成为马列主义的最大受害国。鉴于中国传统社会中以农民为绝大多数,中国农民则是共产党政权的最大盲从者更是最大受害群体。
    新时代的中国农民工也同样是中国的新兴产业工人,除去阶级属性的“农民”二字,与传统产业工人有何区别?所以,做为“无产阶级先锋队和领导阶级”的农民工来说,自己的命远应该自己把握,交给别人永远是不可靠的。
    值此中国社会历史面临重大改变的关键时刻,当代中国农民工做为中国传统农民的后代和传统产业工人经过升华的新兴一族,在可能沦为“现代流民”的艰难境遇时,要认清自己被历史和民族所赋于的伟大责任,勇于承担民族再造的重担,为中国的明天再做一次惊天动地的无私奉献,则必将会成为标柄千古之举。
    至于在农民工“自醒、自强”运动和国人的“新启蒙”运动将要风起云涌展开之时,对所有不论是警员还是“全总”还是“妇联”还是什么协会团体等以假慈善真方官面目出现的伪组织来套近乎拉关系探真伪者,皆要对其阴暗险恶的言论和行为提高警惕,远离赤化和谎言,用胡适的那句话来对付之,即:“不相信共产党那一套”!
    2009.2.21.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3/20090301230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