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牟传珩:中共“两会”前网络大清洗隐情
(博讯2009年02月19日发表)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每年全国人大、政协“两会”到来之际,都是中国政府打压异见、紧缩舆论空间的政治高压时期。眼下,2009全国人大、政协“两会”即将召开,中共有关部门不仅又在全国范围内,打压、骚扰异见人士,更是收紧舆论空间。中共中宣部最新下发各地的宣传报导动态,一面部署所辖报纸、电台、电视台展开所谓的正面宣传报导;一面又在整治“低俗之风”名义下,进行互联网的大清洗活动。这就是所谓“净化”两会前的网络舆论环境。为此,有关部门不惜大动干戈,开展互联网上严打、严查。 (博讯 boxun.com)

    
    今年1月5日,国务院新闻办 、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文化部、工商总局、广电总局、新闻出版总署等七部门召开电视电话会议,部署在全国开展整治互联网低俗之风专项行动。国务院新闻办副主任蔡名照主持会议并讲话,强调要采取有力措施坚决遏制网上低俗之风蔓延,进一步净化网络文化环境。由此标志着2009全国人大、政协“两会”前全国互联网大清洗专项行动正式启动。眼下,网络大清洗已经成为2009年伊始紧缩网络信息的重要事件。
    
    在这场异常严厉的网络大清洗运动中,从全国性的大网站到地方性的小网站,从鹤立鸡群的知名网站到不知名的草根网站,从综合性的网站到专业性的网站,不少都上了有关部门公布的绞杀黑名单。自从中国当局1月5号开始整治网络以来,已经有1507个网站被封杀。中国官方媒体报导说,根据全国整治互联网低俗之风专项行动办公室提供的数字,截至1月28号,在全国整治互联网低俗之风专项行动中,已经关闭违法违规网站1507家,春节期间,除了关闭55家违法违规网站之外,还关闭博客114个,删除色情低俗图片4万7千多幅。但更引人关注的是,在此项整治“低俗之风”名义的行动掩护下,已经导致了不少重要的国内外网站被封锁或屏蔽。其中著名的有BBC中文网,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纽约时报》等等,目前在中国国内均无法登陆。中国有关方面在关闭这些网站时候给出的理由不是“低俗之风”,而是“存在大量刊载时政类有害信息”。对此,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解释说道,“一些网站”的内容“违反了中国法律”,并且补充说“我希望有关网站在他们发表的内容方面自律”。
    
    今年全国人大、政协“两会”前,网络大清洗活动之所以如此大动干戈,其封杀力度比任何一年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其内在原因不仅在于今年是达赖喇嘛流亡海外50周年、五四运动90周年、六四事件20周年,及中共建制60周年等多个政治敏感日的到来,和国内治安隐患处于“碰头叠加”的高发期,其更直接的内在隐情,则是因为2008岁末至今在国内发生了具有强大新闻冲击波效应的两大政治事件:
    
    一件是年前《零八宪章》横空出世,呼唤宪政民主。宪章公布仅仅几天后,就有数千人参署,其中还有一些体制内的知识分子。由于《零八宪章》的起草、传播与签名活动,首次在共同价值观的召唤下,积聚起那么多以民间知识分子为主体,包括各社会界别参与的民间宪章派的群体亮相,由此揭幕了当代中国的新一场宪章运动应运而生,使《零八宪章》具有了划时代的震撼力。这一事件对国内网络媒体的冲击,使中共高层极度紧张。最近以来,中共党内排名第四及第五的政治局常委贾庆林与李长春,都异乎寻常的公开撰文,高调声言拒绝西方多党制。为此, 2009年2月9日,中共《人民日报》又刊发了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房宁如影随形的政治投机文章《多党竞争不利社会和谐稳定 中国绝不能搞》,并迅速被各大官媒转载。
    
    另一个事件,是国内毛派极左势力的大举反弹。日前,大陆左派网站“乌有之乡”,借纪念毛泽东诞辰发出倡议,要把“缅怀毛主席日常化!”。“乌有之乡”网站如今是中国影响最大的崇毛、反改革,要为文革、四人帮平反的毛式左派群体平台,其网站上反中共当权派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改革言论铺天盖地。最近一个名为“中国毛泽东主义共产党”的组织又兴风作浪,同时利用网络张贴和街头传单的两种方式散发了一份《告全国人民书》。该文以极端的文革语言,既对执政党30年来的改革政策大加抨击,同时也谴责“精英分子”利用《零八宪章》“西化中国”。
    
    国内毛派极左势力的大举反弹尽管不得民心,但却有效地利用了当下中国社会不公,两极分化的现实,与《零八宪章》的强大冲击力从左右两翼,同时构成了对中共当权派合法性的严峻挑战,其舆论效应已经冲击了2009“两会”政治风向,导致全国人大、政协不得不在这个背景下拉开序幕。因此,眼下在国内网站有关《零八宪章》与毛党《告全国人民书》都是最忌讳的话题,一有露头,迅、立即便会被封杀、屏蔽。这其实就是2009网络大清洗的真正内在隐情。
    
    中国2009开春的这场网络大清洗运动所展示出的政治压制态势,已遭到了国内外舆论的种种非议。有报道说,中国政府掩耳盗铃地试图表明,整治互联网的行动只是为了保护青少年不受低俗内容的毒害,而不是为了封杀政治异见。然而,2009年1月13日“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却发表了作者关耳的文章《我们为什么要整肃互联网低俗内容》。该文一语道破了其中的隐情。文章说:“要从维护互联网的执政安全角度来认识。我们要清醒地看到,当前西方敌对势力对我进行西化、分化的活动一刻也没有停止,渗透与反渗透的斗争仍然尖锐复杂。在新形势下,他们不断变换策略和手法,千方百计把文化渗透向网络延伸,处心积虑搞所谓‘草根运动’、‘松土运动’,在一些重点领域扶持‘异见人士’,在媒体尤其是互联网散布大量有害信息,特别是利用热点敏感问题对我进行炒作攻击,将个别问题扩大化,将单一问题复杂化,将一般问题政治化。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有效引导社会心理预期,如何防止敌对势力煽风点火,造谣攻击,这是网络宣传管理的重要任务。”这就揭示了中共宣部部长刘云山所说的:“坚持不懈把专项整治行动引向深入,让网络成为传播社会主义先进文化阵地”的谜底。
    
    对此香港媒体发表文章评论说,中国当局把被关闭的网站和博客,一概斥之为色情和低俗,实际上扫黄(打击色情)为次,打异(打击异见声音)为主。扫黄是为了掩盖政治封杀,以逃避国际舆论的谴责。例如 牛博网的博客,根本与色情无关。而很多牛博网的博客作者中,参与了《零八宪章》的联合签署,这才是网站被封杀的真正原因。牛博网被关闭后,香港媒体援引中国内地学者萧瀚的评论说,牛博网聚集了国内很多重要的思考者,他们理性、严肃,有时犀利、尖锐,是当代中国社会心理十分重要的清醒剂。然而,就是这样一家严肃的网站,同样是在“整治低俗之风”名义下被关闭的。
    
    胡锦涛于2008年6月20日到人民网与网友在线交流,曾被官媒大肆渲染。《新京报》社论就说,“胡总书记在线交流,,无疑给出了一个强烈的信号:对网络功能的重视,对网民的热切关注。”然而,胡锦涛此次考察人民日报社的同时又提出,“必须坚持党性原则,牢牢把握正确舆论导向。舆论引导正确,利党利国利民;舆论引导错误,误党误国误民。”〔见2008年6月21日《人民日报》〕可见胡锦涛所重视的网络功能,就是要控制与引导其为“坚持党性原则”所用。
    
    记得中国政府在北京奥运会之前,曾对国际社会作出言论自由、新闻自由承诺,使得国内外舆论产生了一些幻想。如今中国的现实,却令世界大失所望。由英国BBC所做的一项全球民意调查显示,国际社会对中国大陆的印象在2008年有转为负面化倾向。这项调查在对21个国家的1.3万人进行访问后发现,认为中国大陆是积极影响的人占总数39%,比前一年少了6%。与此同时,认为中国大陆是负面影响的人比例则上升到40%,比前一年增加7%。“东森新闻”日前刊登《北京奥运过后中国形象不升反跌》文章认为:“尽管北京奥运办得美轮美奂,但西方人民在开幕式中看到的尽是传统中国的辉煌一面,并未看到中共对西方普世价值中的民主与人权的尊重,所以一场北京奥运举办下来,一切回到原点,中共在文化与体育上所展现的软实力,并没有为中共的国家形象加分,反而让西方社会对北京奥运可能改变中共政治属性的期待落空,于是从期望到失望,西方人民对中共国家形象负向的增加,其来有自。”
    
    今年2月10日,总部设在纽约的“保护记者委员会”发布全球新闻自由年度报告,其中有关中国的部分总结到:中国政府在奥运年没有兑现承诺,中国的新闻自由状况没有任何改善。 报告说,中国政府还加紧对网络媒体的控制。去年中国有28名记者被监禁,其中很多人是网络记者。这个组织的报告称,中国当局监视网站、聊天论坛、博客和视频交流的网站,并已被囚禁50多个被认为是反政府的因特网用户。中国政府要求网络公司如Google 、雅虎、微软,限制他们的搜索引擎,以此作为条件,在中国开展业务。因此,在互联网上搜索政治敏感词句,都会遭到阻挠。中国是“世界上最先进的过滤互联网的国家。”
    
    眼下,2009全国人大、政协“两会”来临所导致的网络大清洗,不仅在海外媒体引发非议,在国内同样招致舆论抨击。甚至官方媒体《人民日报》2月3日,都发表了中共中央党校副教授刘素华题为《学会从网络上听取民意》的文章。文章批评说:“有许多官员依然对网络比较抵触,甚至将之视为洪水猛兽,认为是网络煽动了百姓情绪,一旦网上出现了不利于自己的言论,就迅速删帖,甚至查封ID,并动用公权力对发帖者进行跟踪、报复。这种做法是很不明智的,而且是违法的。”该文直言不讳地抨击封锁或屏蔽网络信息。这可以被视之为是对当下全国互联网大清洗隐含政治意图的反弹声音。
    (首发《民主中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2/20090219092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