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胡主席一盘散沙 伍总统散沙一盘/刘洪波
(博讯2009年01月08日发表)

     从小我就知道,很长时间,中国虽大,却是“一盘散沙”。这个判断,尤其被用来解释近代以来的历史。
    
     解释近代史,向来有两个维度。一个是指向“历史必然性”的,主要结论是“落后挨打论”。另一个是指向“民族劣根性”的,主要结论是“一盘散沙论”。 (博讯 boxun.com)

    
     “落后就要挨打”暂且不表。单说这“一盘散沙”,它是作为“落后挨打”的一种补充出现的,意思是哪怕落后吧,只要没有变成“一盘散沙”,那么也未必就不能抵挡进攻,而不幸是国家落后,国民又成了散沙,所以被侵略也就势在必然了。
    
     我以前一直相信“一盘散沙论”的。设想一下,中国有多少人,“鬼子”才多少人,果能同仇敌忾,则便是以肉搏对枪炮,子弹有数而中国人无数,也未必不能“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后来看到西太后辛丑年间的宣战书,发现她的设计就是这样。太后说,“朕今涕泪以告宗庙,慷慨以誓师徒,与其苟且图存,诒羞万古,孰若大张挞伐,一决雌雄。彼尚诈谋,我恃天理,彼凭悍力,我恃人心。无论我国忠信甲胄,礼义干橹,人人敢死,即土地广有二十余省,人民多至四百余兆,何难翦彼凶焰,张国之威……”。
    
     这宣战书,其实就是“万众一心”的号召书,全国军民的总动员令。只要真的“人人敢死”,想来她也不至于往西安去“巡狩”了。然而,竟然没有成就大业,还得让出首都,回来签投降书,她的心里是否也有“一盘散沙”的怨恨呢?
    
     这样一想,我就感到“一盘散沙论”与其说是“国民性分析”的成果,不如说是把受侵略的责任转移到了老百姓的头上。
    
     我又想到,有这“一盘散沙论”打底,简直没有哪一个民族的苦难不可以算到它的国民头上,只要国民还没有被杀完就亡了国,都可以算“一盘散沙”的。波兰亡了好几次国,其人民的大多数还是活的嘛,这岂非抵抗不够的证明?法国也被人占领过好几次的,是不是也属于“一盘散沙”呢?如果这个结论可以成立,那么只有如军国主义者所希望的,“大和民族只要还有一个人,就要战斗到底”,才算得上不是“一盘散沙”了。
    
     西太后的理想是多么好啊。全国人民都与她同心战斗,与其变法图存,不如“一决雌雄”死到底,“四百余兆人民”都为她流尽最后一滴血,还怕洋人欺负吗?她绝不会想到,“四百余兆人民”有什么理由为她去死,有什么理由为她“一决雌雄”,仅仅因为大清国统治着这些人民吗?反过来想,一个把“四百余兆人民”的身家性命拿着去赌博、去“一决雌雄”的朝廷,人民不应该“一盘散沙”地各寻生路吗?
    
     事实上,专制朝廷下的国家,不过是“家国”。统治者以“有国”自居,人民除了为其拉车不止,并没有“主人翁”地位,也绝不会有“主人翁”的责任感。国是刘家的、李家的、朱家的或爱新觉罗家的,最多还属于这些家的七大姑、八大姨,与外人有什么干系呢?整个社会注定就处在“一盘散沙”的状态之中,树倒猢狲散,临难各自飞,君之视民如草芥,民之视君便如寇仇,实为天理。政权不把人民当人,人民自然不把政权当自己尽忠的对象。
    
     可笑爱新觉罗家的媳妇西太后,没有觉得自己家的统治状况必然带来“一盘散沙”的结果,还以为登高一呼,人民就应当为她去卖命。现代世界的许多独夫民贼与西太后患有同样的病,总是喜欢一边搞家天下,一边振臂高呼“上下一心”,结果往往是自己倒了台,在倒其台的过程中,人民一点也没有“一盘散沙”。
    
     “一盘散沙”根本不是民族特性问题,而是现实制度的一种结果。凡在恶劣制度下的人民,都会呈现出“一盘散沙”状,无分中外古今。而正是这“一盘散沙”状,使民族一方面付出代价,更重要的却是加速了恶劣制度的崩溃。设想如果西太后果能“ 云行景从”,中国或许以死人无数抵挡了洋人,但岂不至今还要由爱新觉罗氏“享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1/20090108075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