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石家庄政府秘书长哭晚了/徐学江
(博讯2008年12月31日发表)

    
    得知三鹿进入破产程序的消息后,全国各地400多名三鹿供货商和三鹿代理商12月23日聚集在当地政府的门前。“三鹿一旦破产,每家一级代理商在三鹿动辄几百万、上千万的贷款都将化为乌有,同时我们面临二、三线代理商要求赔偿巨额资金的诉讼也将迫在眉睫。”这是北京一位三鹿一级代理商对记者的陈述。代理商和供货商的一位代表说:我们400名代理商要追讨因问题奶粉而垫付的近10亿元退货款,向当地政府要个说法。媒体报道,面对情绪激动的三鹿代理商和原料供应商,石家庄政府秘书长泪洒谈判桌,哽咽谈判的场面使本来“剑拔弩张”的气氛在瞬间降温。
     (博讯 boxun.com)

    “我们没想到,石家庄的官员会哭。”这是参与谈判的经销商对记者说的一句话。石家庄的官员会哭?石家庄官员的哭使我哑然失笑!在秘书长的讲稿里,在台上领导的讲话里,你们的执政能力可以经得住任何考验,面对主张权利的商家,怎能以泪面对!面对讨债的商家,眼泪表现的不是坚强,眼泪展现的不是能力,眼泪换不来商人的善心,眼泪洗刷不掉政府应该承担的责任。面对讨债的商家,政府只能是依法赔偿。三鹿结石奶粉造成的社会问题不仅是三鹿企业的责任,当地政府和政府相关职能部门负有不可推卸的监管责任!除了经济上的赔偿外,对负有责任的相关责任人应该有行政的、法律的措施予以追究,应该叫负有责任的官员在法庭上为自己的失职落泪。
    
    在三鹿代理商、经销商的追债声中,石家庄政府于上个月筹集了9.2个亿上缴给了国家暂时成立的临时赔偿机构。媒体报道,这9.2个亿是石家庄政府出卖两块地皮的所得。毒奶粉给千千万万个家庭造成了灾难,这个家庭灾难也是社会灾难,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赔偿这个灾难给公众造成的损失还是用公众共同拥有的资源,政府赔偿的来源只有公共财政,用公共资源来赔付公众损失,秘书长先生,你用得着掉泪吗?其实该掉泪的是我们!
    
    组织起来的400多名商家也算是一个强势群体,秘书长的眼泪丝毫不会冲淡他们的权利。而吃下毒奶粉的受害者的赔偿问题当地政府是不是列入计划中呢?媒体对毒奶粉的受害人数有不同的数据,有关部门也没有给出一个权威数据。一杯牛奶强壮一个民族,岂料一代奶粉喂出一个结石婴儿!想种下一个龙种,却收获一个跳蚤。受毒奶之痛的婴儿在流泪,看着痛苦的婴儿母亲在流泪,如果石家庄秘书长因这些无辜受害的弱者而流泪,那么弱者的索赔行为在官员中可能会有一位支持者。汶川大地震中,豆腐渣校舍夺走了如花儿童的生命。为了阻止讨要说法的学生家长上访,绵竹市委书记弯曲了高贵的膝盖,向家长们下跪,市委书记以下跪承诺对豆腐渣校舍的责任人“我们将把他送上法庭。”大半年过去了,豆腐渣校舍的责任人是否都上了法庭呢?家长在期待,逝去的如花生命在鉴证。面对毒奶粉的受害者,石家庄秘书长流泪了,眼泪换来了一丝怜悯,却也有对个别官员品格、能力的怀疑甚至是唾弃。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12/20081231115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