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哈达,在萨科齐肩上闪光/方影竹
(博讯2008年12月21日发表)

    
    萨科齐与达赖喇嘛的30分钟会面,既不是在前者任职总统的法国,也不是在后者的驻地印度,而是在前波兰总统、团结工会领导人瓦文萨的家乡格但斯克。然而,他们在第三地均以宾客身份的会面,也未躲开中共象球场上人盯人似的叫喊和添乱。自诩文明大国的领袖们,以妒妇身份现身全世界,显得那么可笑,那么不懂事!
     (博讯 boxun.com)

    先是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打前哨战,鸣枪警告,包括“影响关系”的外交枪,威胁撤定货单的商业枪,以及报以颜色,推迟了原订12月1号在法国举行的欧盟与中国领导人的高峰会谈。不料萨科齐不听那一套,四两拨千斤,俯首微笑着接受了达赖喇嘛敬献的哈达。洁白的哈达从萨科齐双肩展开,垂摆过膝。
    
    对于这一短暂情景的效应,不是曾长期居住在大陆的人,难解其中味。
    
    藏人把哈达视为纯洁、忠诚、尊重的象征,迎来送往、拜会尊长、觐见佛像,都要敬献哈达。而近60年来,敬献哈达的对象,已经是中共的专利。大陆人亲耳听、亲口唱过千万遍敬献哈达给“大救星”和“亲人金珠玛(解放军)”的歌曲。例如:“我们高举红旗火把哟,哈达身上带,到北京献给毛主席,感谢他给我们带了幸福来。”(《毛主席派人来》)“人民领袖毛主席,我们心中的红太阳,你使万物生长。捧上洁白的哈达,献给敬爱的毛主席,祝您万寿无疆。”(毛主席的光辉》)…… 这种洗脑的滋味,是大陆以外的人无福享受和无缘体味的!
    
    就这样,中共让百姓想起西藏,就想起哈达,想起哈达,就想起党的恩情。“西藏、哈达、感恩”,铸成党文化的“铁三角”,埋到大陆每个男女老少的心灵中,植根于他们的骨髓里。今天,哈达挂到一个老外元首颈上,象两道银河飞流闪烁,“铁三角”砰然打碎,中共情何以堪?这让他们忘记了政治家应持有的风度,以及外交家应掌握的尺度,表现出近似歇斯的里大发作的超常亢奋。中共的外交火力升级了:刘建超边里靠,搬出外交部副部长何亚非召见法国驻华大使苏和,就此事提出“严正交涉”和“强烈抗议”,给萨科齐扣上粗暴干涉中国内政、严重损害中国的核心利益、严重伤害中国人民的民族感情、破坏中法和中欧关系政治基础的四顶大帽子。又接着,杀手锏祭出来:叫停购空巴!
    
    俗话说:柿子拣软的捏。中共把萨科齐看做软柿子,以为穷追猛打一番,便可拔扈欧洲,震慑世界。这是希特勒走的路子,可惜中共看错了时代。当今的世界,在所有的民主体制间,任何议题都应通讨讨论协商、调解退让、求同存异的办法,找到解决的方案。就萨科齐一方而言,他曾推迟同达赖喇嘛的会面,更不顾一些欧洲国家元首的反对,参加了奥运会开幕式,很给中共面子了。但是,惯于逼迫良民上粱山的中共,仍然不予放过,结果是惹得哑巴也说了话。
    
    这样说,夸大了吗?请听萨科齐本人的回应:“身为法国总统和欧盟轮值主席,我的言行是自由的。我有自己的价值观念和信念。”他又说:“法国是中国的朋友,但不是‘仆从’。”这样委屈满怀的话,不象出自一国总统之口,倒象北京信访办门前上访民众为维权作的申述!中共如此欺人太甚之举,引来萨科齐一点锋芒。这锋芒不仅是可取的,而且是可敬的。其启示意义在于:对待中共,一味退让是没有尽头的,适时的针锋相对,才是救世良方。
    
    “针锋相对”本来是毛泽东玩的拿手活计。他的这一得意之笔是在重庆谈判时,一方面同国民党写下“和平建国”的协定,另一方面搞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且听他的叙述:“我们的方针也是老早定了的,就是针锋相对,寸土必争。这一回,我们‘对’了,‘争’了,而且‘对’得很好,‘争’得很好,就是说,把他们的十三个师全部消灭。”(毛泽东:《关于重庆谈判》)和毛泽东比起来,萨科齐只是被逼无奈中的“偷艺”而已。中共此番的超常亢奋,正是害怕别人把这“艺”学到手,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但中共并非全无依仗。除了定货单的商业魔力外,那就是“民心可用”了。所以,无论胡锦涛的哪一个学舌鹦鹉出来,都少不了要提“严重伤害中国人民的民族感情”这一条。今春伴随西藏抗暴事件兴起的抵制法国货风潮,靠的就是“西藏、哈达、感恩”这一党文化“铁三角”,确实很是热闹了一阵子。可惜中共自己不争气,为了奥运面子,在完全知道三鹿奶粉含有毒化学成分的情况下,眼睁睁看着孩子吮吸毒奶40天而若无其事,致使数十万儿童出现结石病症,并引发抢购境外奶粉的怪现象。如今再一次想借“民族感情”的暗示,让“愤青”和糊涂人动一动,奈何已成再衰三竭之势,流水落花春去也。
    
    中共杠上萨科齐不依不饶,也有“迁怒”成分。奥运增光剂效应的泡沫化,经济形势的日益恶化,国内抗暴浪潮的明显强化,民主力量的趋向组织化,让中共连吃窝心脚。于是萨科齐不仅成为中共自身的出气筒,中共也意欲让民众把萨科齐当出气筒,从而逃脱自己的罪责。
    
    清代文学家蒲松龄写过一个故事:两个旅行者走近荒郊中的狼窝,适逢老狼归来,危急生智慧,各抓一狼崽爬上相距甚远的树上,轮流弄得狼崽嘶叫。老狼到这边,听到那边嘶叫,到那边,这边又叫,老狼往返奔突,累得吐血而亡。大家看,中共急扯白脸的样子,象不象这只老狼?故事中的老狼奔突,出自护犊情,有可爱处,而中共敌视他人、他国的自由与和谐,出自希特勒式的专横本性,见他人的正当活动也叫喊和添乱,就只能遭人厌恶了。
    
    达赖喇嘛周游列国,处处受到接见,本是平常事。老狼们跟踪嗥叫,就不怕有朝一日,吐血而亡?这不,波兰总统莱赫·卡钦斯基紧接着萨科齐之后,也会见达赖喇嘛了,中共本性难改,又一次奔突起来啦
    
    (原载《自由圣火》)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12/20081221235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