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如何才能惩治人民公敌?/李咏胜
(博讯2008年11月07日发表)

    
    此刻,当我面对眼前国内有毒食品无孔不入,泛滥成灾,举国百姓苦不堪言,度日维艰的生存困境时,心中突然想起了19世纪末的挪威伟大剧作家易卜生的伟大剧作《人民公敌》。记得该剧的主要剧情是:一个纯朴正直,不懂社会险恶的科学家,由于偶然发现该市市民饮用的矿泉中含有传染病毒。于是,为了阻止这个危害市民健康的工程进行,他不但多次向市长提出工程改建方案,还冒险到处进行演讲,宣传自己的主张,希望能够得到市民的理解和支持。然而,市长却私下站矿业主的利益一边,利用权力煽动不明真相的市民来反对他。最后,市长公然以“人民”的名誉,宣布他为“人民公敌”。作者通过这部剧,既深刻揭露了资本家唯利是图,危害利益公众利益的丑恶本质,又鞭挞了当时那个官场腐败,官商勾结,欺诈民众的社会现实。其实易卜生一生创作的伟大剧作除了《人民公敌》之外,还有《社会支柱》、《玩偶之家》、《群鬼》等4部,内容都是深刻揭资本主义社会的腐败,批判资本家贪婪、伪善、堕落本性的社会问题剧。其中,由于他的《玩偶之家》曾经受到鲁迅先生的极力推崇,因而在国内产生过广泛的社会影响,许多人对它比较了解。可对他的《人民公敌》,人们至今了解它的并不多。
     (博讯 boxun.com)

    所以,才使我感到了再次重读它的必要。
    
    
    
    
    事实上,易卜生在他的这个剧作中深刻批判的“人民公敌”,不是那个勇于捍卫公众利益的科学家,而是那种把敢于揭露社会丑恶的人打成“人民公敌”的反动邪恶势力。由此深刻地揭示出:只有那些为求个人利益而不惜危害市民健康的矿业主和腐败官员,才真正是社会公众的人民公敌。
    
    由此来看我们目下所处的社会现实是,由于三鹿有毒奶粉的被迫大曝光,顿时在国引发了一次“乳品行业大地震”,几十家乳品企业被查出有毒化学物质三聚氰胺,随之与乳品相关的食品又相继被查出含有三聚氰胺。再随后,由于香港查出了有毒鸡蛋,又连带查出饲料中含有过量的三聚氰胺。由此,又引发了一次新的“饲料行业大地震”,其震区波及所有的种动植物食品。这就分明向人们警示说,几乎是人所能够吃的东西,都已经受到了三聚氰胺的不同污染……
    
    再由此来反观近几十年来的社会消费市场是,仅看假烟、假酒、黑心棉、注水猪牛肉、有毒大米、废旧食用油、苏丹红食品、色素食品……等等一类人所必须的生活日用品,早就已经无时无处不在危害着社会公众的健康和安全。其猖獗程度,可谓是到了“一个人倒下去,千万个人站起来”的无序状态。所以这些,对每一个身临其境中的人,怎能会不感到了内心的恐惧和忧虑呢。
    
    从这里我们不难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所有那些制造有毒食品和假、冒、伪、劣食品的人及其腐败官员,都是今天这个社会最可恨的人民公敌——他们正在危害着社会公众的健康和安全。
    
    
    
    
    众所周知,中国自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以后,社会便随之出现了经济不断增长,市场日趋繁荣的发展态势。但由于国家的政策、法规总是滞后于改革进程的具体实践活动,往往不能有效发挥规范市场经济的作用,因而使得那些最先学会一切向钱看的人,趁机大肆制造假、冒、伪、劣产品来扰乱和破坏社会经济秩序。记得当此之时,整个社会到处都响彻着一片“打假”的呼声,各级政府也确实惩治了不少制假、售假的不法分子。随后,国家不仅为此特制定了种种的政策、法规,还专门层层设立了各种相应的政府监管部门,目的就是为了从制度层面来根本遏制“造假”、“售假”的源头,进而切实正保障社会公众的利益。
    
    但问,国家这些旨在治国安民的方略实现了吗?答案是,没有,根本没有。因为眼前这些正在泛滥成灾的有毒食品和有毒饲料,就已经生动说明那种在易卜生笔下所鞭挞的人民公敌,至今不但没有消亡,反而在更加疯狂地活跃着。
    
    那么,他们究竟藏身和依附在何处呢?
    
    
    
    
    现今大量事实证明,由于国家现行的市场经济,至今还没有建立起一套能够保证它正常发展的法制体系来,从而就给那些在其中活动的人留下了可能犯罪的极大空间。
    
    首先,是那些企业生产经营者,他们可以不惜一切方法和手段,利用科学技术成果来制造获取高额利润的产品,如有毒食品,有毒饲料等等。同时又可以不惜一切方法和手段,在各级政府部门和监管部门内打通关系,找到他们利益上的保护人。其二,是我们的各级政府和监管部门,常常会出于保护地方利益上的考虑,故意放任那些企业生产经营者的违法行为,有的不仅为他们提供各种优惠条件,一旦出事时还要公开为之袒护和辩解。其三,是政府官员频频出现的公权私用和权力寻租,更给那些只管自己赚黑心钱,不管他人死活的不法分子打开了作案的通道,使得他们的劣行能够在社会各个方面畅行无为所欲为。
    
    由此不难见出,这些危害社会公众利益的人民公敌,其实就藏身和依附在整个国家监管制度的空隙之内,并与之形成了一个集体性犯罪的互为因果链和利益共同体,故而也就最不容易被揭露出来,以引起全社会的警觉。而这也正是我们的社会公众,对现行体制下的任何“严打”举措信心丧失,对国产食品缺乏公信力的深层原因。
    
    当然客观地看,这些年来国家虽然已经显著加大了保证食品安全的执法力度,并先后惩治了不少危害社会公众利益的罪犯,罢免了不少渎职害民的政府官员,但其实并没有真正铲除那些犯罪产生的土壤和条件,使得许多犯了罪的人还安然躲藏在这条“看不见的战线”上,随时随地会以新的方式来危害社会公众的利益,直至人身健康和生命安全。
    
    于是,所有这些都给我们提出了一个难以破解的现代斯芬克斯之谜:不惩治他们这些危害社会公众的人民公敌,公众没有宁日;而惩治他们,社会又没有宁日。
    
    ——怎么办?
    
    总之,如何才能有效惩治他们的问题,已经像哈姆雷特所面临的考验那么,严峻地摆在了每一个有人性良知和社会正义感的人面前:
    
    ——“It’ to be or not to be……”
    
    
    
    
    行文至此,又忽然想到我们今天的作家、艺术家致命。据悉他们中的很多人,经常都是以大师自居的,且还有不是人是获得了国家级大奖的。更有甚者宣称自己,早已就达到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水平,至于易卜生就俨然不在话下了。只不过想扫兴问一句的是,你们既然有着那么天才,可对自己眼前这些远比易卜生所处的时代还要深刻复杂的社会问题,怎么就茫然失语,无所作为了呢?不知你们能否给个回答。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11/20081107113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