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刘洪波:杨湘洪出走是一次弃船而逃
(博讯2008年11月05日发表)

    作者:刘洪波
    
     杨湘洪走了,温州市委以“高度负责”的态度派一组人马去巴黎。走前说“责成”其回国,11月2日有报道说“劝说”无功而返,11月4日又有报道说,无功而返是不实的,现在“前往法国看望杨湘洪,并劝说其回国治疗”的小组仍在巴黎。 (博讯 boxun.com)

    
      传言的消息还有不少,有说杨或取道法国去非洲的,有说杨肯定会回国的。我想,所谓“肯定回国”,虽说据称为其“好友”所透露,大致上我只能遥想他也许还打算“叶落归根”地热爱一下故土。
    
      杨湘洪并没有撕破脸皮,报道说他在法国不归以后,不归理由是“腰椎盘老病复发”,并提出了辞呈。温州市也相当温和,承认他滞留是因病,又要求他不要辞职,还派出了小组。这个小组到底是去责成他回国,还是去劝说他回国呢,我们却不明白,现在又多了一个说法,叫“看望”。责成、劝说、看望,听着就是越来越没劲,越来越没戏。
    
      杨湘洪出走,贴切的比喻就是一次弃船。弃的哪一艘船呢,当然不是被他领导和管治的鹿城区的民众。他是被委派的,是不是会与那些被管治的民众共一条船,实在是一个问题。官员“对下负责”,有什么保证吗,基于良心,或可做到,但如果他不“对下负责”,不“与民同船”,那也是很不令人意外的。
    
      杨湘洪所弃的船,是给予他权力的官员管理体系。习惯上,人们认为官员会“对上负责”,因为那是他权力的来源。这真是一个很大的安慰,用了一个人,虽然对下不负责,好歹还会对作用他的组织或者某个人负责任啊,还是“自己人”啊。但杨湘洪,以及与他一样出走不归的官员,显示了更冷酷的现实,所谓“ 对上负责”可能也只是一个神话。当他离船而去时,并没有考虑将会置“上级”于何其尴尬的处境,他负责的只是他自己。
    
      我想,杨湘洪的行为并不违反人类行为的理性,任何人都是基于自身而选择自己的行为。但杨湘洪的离开显示了“对下负责”和“对上负责”这套话语的无力。一个人被派任了权力,一个人管治了公民。因为是派任,他无须负责于公民,这已是人所共见。而事实上,他其实也未必会把自己与委派他的机构或某人绑定起来。
    
      权力应当用于公共利益,而坏的权力机制,不仅不会有“对下负责”,而且连人所痛责的“对上负责”也不会有,而只有“权力对自己负责”。杨湘洪事件表明,当一个官员决意弃船时,被他所弃的船实际上无可奈何,责令也好,追究也好,劝说也好,看望也好,都没有意义。就算是“民不可以虑始”吧,寄希望于绑定利益从而上下同心也是一种虚妄。所谓“利尽则散,势去则倾”,是分毫不差的。杨湘洪之类官员的弃船行为,无非是“利尽势去”的本能反应而已。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11/20081105102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