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赵达功:爱国主义与抵制中国货、中国籍
(博讯2008年10月31日发表)

    赵达功更多文章请看赵达功专栏
    反日爱国愤青曾经要抵制日货,记得前几年深圳反日游行时,爱国愤青要砸日本车和日本商店,可惜日本车或者打着日本车招牌的丰田、本田、日产、三菱、铃木的车子太多,满街都是,爱国愤青难以下手;日本在深圳的商店,诸如西武百货和超市,日本料理餐馆,当时由于恐惧爱国愤青的歇斯底里,纷纷关门避难。今年4月,残疾人火炬手在巴黎遭遇藏独分子抢夺,引起国人愤怒,迁怒于法国对破坏奥运火炬行为的容忍,于是又点燃了抵制法国货爱国抗法烈焰,全国各地的法国商店前,游行示威的人群高呼爱国口号,首当其冲的家乐福超市遭到冲击。
     (博讯 boxun.com)
    抵制洋货历来是爱国愤青的拿手好戏,可惜这好戏由于中国政府出面制止而很快就落幕。抵制洋货自然就要支持民族企业,就要消费中国制造。可我又要叹息,中国制造毒物太多,家具、玩具、服装、鞋有毒不说,有毒食品也遍地都是,毒害成人也就认了吧,残酷的是竟然还要毒害儿童甚至婴儿。三鹿奶粉事件后,爱国愤青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其中许多愤青已经成家立业,一个个婴儿呱呱落地,吃了爱国的三鹿奶粉,成千上万的婴儿得了肾结石,许多可能因此断了子孙根。这时的爱国愤青决然不敢上街游行进行抗议和抵制国货,抵制洋货还可以,遇到有毒国货屁都放不出来。不过丑陋的嘴脸却也暴露出来,原来抵制日货、法国货的闹得最欢的一些爱国愤青,纷纷跑到外国或香港,大肆抢购日、法、美、英帝国所产奶粉和奶制品,出不了国门进不了香港的,也都纷纷托人购买或邮购,一时间爱国主义热情全然不见,抵制洋货变成了热爱洋货,爱国主义让位于爱自己孩子主义,什么爱国家、爱民族,这一切都丢到爪洼国去了。虽然不敢公开张扬,那些爱国愤青私下全都悄然发起一场抵制国货运动。以吃外国奶为荣,以吃国产奶为耻,崇洋媚外的嘴脸这次可都暴露无遗。爱国愤青的“爱国”有时也当不得真!
    
    这不,毒奶事件还不算完,香港人又发现了大陆过来的毒鸡蛋。中国大陆人闷声喝毒奶、吃毒蛋、发大财,人家香港人可不干,殖民地100年的香港人的命可比中国大陆人值钱。据报道说,辽宁早在9月就知道毒鸡蛋,但消息被封锁,毒蛋照样出口,中国大陆人的命不值钱,但还要坑害外国人和香港人的贵体,直到真相披露出来,有关方面才不得不采取措施,媒体才开始低调报道。
    
    这香港人本是中国人,做了那么多年英国人的奴才,97回归后,爱国应是本分。但香港人历来对国货没有信心,苏丹红鸭蛋、孔雀绿水产品,香港人早就领教过了,他们竟然开始发起抵制国货了。于是,中国蛋无人问津,泰国蛋、外国蛋乘虚而入,抢占香港市场。
    
    北京那位被打入另类的学者刘晓波博士应该是一个“卖国主义”分子,他曾经在香港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香港一百年殖民地变成今天这样,中国那么大,当然需要三百年殖民地,才会变成今天香港这样,三百年够不够,我还有怀疑。”呵呵,虽然让国人难以接受,特别是会引起爱国愤青的愤怒,但我却觉得说的是实话。瞧人家香港人,虽然被大英帝国“奴役”100年,可香港人都比大陆人高贵,从而也更自豪。也就是说香港人不以做亡国奴(应该是“亡家奴”、“亡港奴”)为耻,反以为荣。过去大批大陆人逃难到香港,甘愿做大英帝国殖民地的顺民,如今还是一样,前段时间,不知多少大陆孕妇溜到香港生产,目的就是让孩子做一个香港人。
    
    那位受到全国人民爱戴的体育明星李宁,前些日子入了香港籍。不能说他不爱国,但我只能说他爱香港。爱香港的理由我也知道,因为香港还保留着殖民地文化,这个文化就是自由的香港,法治的香港。更让人惊诧的是,中国的大明星们纷纷加入外国籍,如张铁林(英国籍);王姬、李连杰、陈凯歌、陈红、顾长卫、蒋雯丽、宁静(美国籍);徐帆(加拿大籍);斯琴高娃(瑞士籍)。
    
    更别说那些高官富豪了,他们的子女大批投入帝国主义怀抱,在异国他乡购屋、成家,加入了人家的国籍。前些天,温州市委常委、鹿城区委书记杨湘洪在法国滞留不归,确定外逃,其女儿早已在法国定居。贪官们都留下后退之路,只有那些没有捞够的和不识时务的还留在国内等待“双规”。
    
    让国内的穷愤青独自爱国去吧,不爱国的都是官员和富豪。抵制洋货的是爱国愤青,抵制中国国籍的是官员、明星和富豪。可叹!可笑!可悲!可耻!可恶!当然,还可以理解。
    
    2008年10月31日
    
    原载《观察》

(Modified on 2008/10/31)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10/20081031220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