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叶匡政:打在阎崇年脸上,痛在中国学者心里
(博讯2008年10月08日发表)

    
     这一掌终于掴下去了。这一掌看起来打在了阎崇年脸上,实际上痛在《百家讲坛》的心里,也痛在那些丧失了学术良知的学者心里。这一巴掌,不仅让他们感受到这个深秋的寒意,也肯定领略了一丝民意的滋味。这一声掌掴,像开水煮蛤蟆,刹那间网络里,噼哩啪啦蹦出来的都是这条新闻。这其实也代表了另一种民意。
     (博讯 boxun.com)

     去年看阎崇年贴吧,就感受过网民的这种愤怒。后来听说阎崇年贴吧被关,以及每次演讲面对读者质疑时的做派,就猜测可能会有这一天。你不让别人正常说话,别人就会用行动来给你一个说法,这个道理亘古未变。想想阎老伯学的是历史,一定也懂这个理儿。
    
     过去人们用一炮走红来形容女艺人,以后看来,要用一掌走红来形容这些电视学者了。虽然我不赞成用巴掌对付老人,但想想那些为专制帝王所唱的声嘶力竭的赞歌,我反而失去了对巴掌进行道德谴责的底气。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相信八卦也不会乱打没错的脸。历史一直在捉弄生活于铁幕背后的民众,他们确实需要一些让人瞠目结舌的戏剧事件,来震憾一下麻木的心灵了。
    
     对历史来说,最黑的黑暗,就是对历史的篡改。我们无法把一个学者的历史诉说,与他的政治意图割裂开来,尤其是在一个不能自由书写的国度。那些丧失了良知的学者,会通过各种方式来实现与权力的合谋。他们时时刻刻、绞尽脑汁地为权力谋划着,他们或通过歌颂帝王来变异民众的认知,或通过掩饰历史来减轻权力的罪恶,或通过建言献策来美化权力奢华的丑行。他们对古代帝王所唱的那些赞歌,其真实用意就是为了给权力中的狼性伴奏,更是为了麻痹更多善意的心灵。举目望去,我们身边究竟活跃着多少这样的学者?
    
     这一巴掌看起来是强悍的一击,其实更像是民众对学者的一声恳求。他们恳求学者们能将自己的知识和思想,献给那些更美好的对象。别把欺骗当作真实,别把表演归为学术,更不能把厚颜无耻当作学者的美德。我们不反对媒体明星的见风使舵,但千万不能把这些当成了历史雄心勃勃的宣言。
    
     这一巴掌,让我想起了帕斯卡所说的“健康人民的真实”。原来庸俗和卑鄙并没有传染给所有人,原来人们正在自觉抵制电视中为了满足安全诉求的言论。其实这种言论更像一种暴力,它损害着每个人的心灵。这是一种学术暴力,此类学者往往会把献媚之言,不容置辩地强加给民众。他们在电视中,日复一日地重复着对历史的歪曲,就是想通过潜移默化的影响,来制造一种对权力无条件的服从。他们是永远是不会与民众进行沟通的,他们会的只是思想灌输。他们不仅让商业逻辑渗透了文化传播的每一个环节,更让权力逻辑指挥着这一切。在这种逻辑之下,学者退化成了明星,专著退化成了讲话,学术退化为游戏。看这样的电视节目,就像被太监强奸了,反抗你会痛苦,不反抗你更痛苦。
    
     这个时代,很少会有人反思这一声巴掌的。其实这一声巴掌,包含了对中国所有学者的敦促。它敦促学者要用尊重现实的方式去反思历史,它敦促学者不要在表演和作秀中简化或篡改历史真相,它敦促学者不要在谎言和胆怯中匆匆葬送了人们对公共知识的认知。从这个角度说,暴力也是守恒的,你对公众施加了多少暴力,这些暴力终究会让你付出代价。
    
     这一声巴掌让我明白,全世界的鸡蛋联合起来,也是有可能打破石头。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10/20081008141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