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潘一丁:美国救市新措施的启示
(博讯2008年09月09日发表)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一段时间以来,“计划经济”成了可以承担一切错误而被千夫所指的“替罪羊”,而“市场经济”又被当作可以诊治所有社会经济问题的“万灵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美国却在自己经济形势恶化到几乎“无计可施”的节骨眼上,宣布由政府暂时接管“房利美”和“房地美”这两家对股市有举足轻重影响的私营贷款机构。等于公开承认“市场经济”起码也有“无能”的一面,以及必须借用类似政府“计划经济”这只看得见的手,来拉自己一把,等于重重打了“市场经济万能论“者一记耳光! (博讯 boxun.com)

    
    其实真正应该挨耳光的,是鼓吹有方向、原则性错误的社会理论的社会学者。是他们把不科学,所以经不起推敲质疑和实践检验,当然也不能“以理服人”的学术习惯或风气,带进了经济学领域之中,所造成的结果。对《新理论》而言,认识这个问题(包括股市在内)是一点也不困难的。
    
    可以认为,“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是两种不同层次的经济模式,前者属于进化论阶段,其运作从宏观角度来看,还是和其他动物一样以“个体行为”为主,说明在经济领域内也遵循“种内竞争”“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规律,理应仍属于原始被动的低级范畴。如果将这当成是人类社会也要永远遵守的规律,这种自甘与动物一直为伍的认识,是人类智慧和良知的耻辱!
    
    而后者则是当人类部分社会,意识到自己和一般动物本来就存在的原则区别(拥有可以学习、交流、积累、保存、叠加每个个体的经验和知识的文字;能够制造和使用其威力和效率大大超过自己体能的工具;以及形成有个体明确分工、但互相必需依赖、并几乎隔离于自然生态环境的社会),而主动准备脱离愚昧,开始走向自觉、主动进行自我完善的高级阶段时,在经济方面的体现。
    
    如果不是我们有意无意地把自己宠坏成为任性而不善思考的“傻瓜皇帝”,这本应该是不难理解的事实。作为一个认识到具有高度精神文明和优秀传统文化、甚至宣称要在下一世纪“出人头地”的中华民族,如果以为只须耍点“小聪明”,把别人的东西“东拼西凑”一下,就能成为一盘“一鸣惊人”的“特色菜”,而不愿意充分发挥自己“上马”对别人 “中马”“下马”领域内的优势,那就要应了“红楼梦”中的“机关算得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这句话了。
    
    在结束本文前想再提出一个问题。有头脑的中国人是否应该考虑一下:为什么数十年来,我们在理论上接受“马克思主义”(并非完全被迫),却又习惯于生活在一个和原来类似,却绝非“马克思主义” 的社会中?这是否意味着,中国的传统文化和马克思主义,在哲学或科学层次上有某种“相通”之处?或者也是为什么毛泽东的书架上明明摆满的是中国的线装书,却又能写出符合“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文字的原因吧。而到了邓小平时代, 一句名言 “摸着石头过河”,等于最终承认了中国共产党根本没有、也不懂“马克思主义”。在探讨、规划中国的未来时,难道不应该先找一下这些问题的答案吗?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9/20080909120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