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百合:献给残奥会开幕日(图)
(博讯2008年09月06日发表)

    
    今天残奥会开幕了,我想整个残奥会一定会和京奥一样“无与伦比”的精彩。我忠心地预祝体育健儿能取得好成绩!这也是做为一个中国人的骄傲!奥运能让人感受体育的魅力,感受人性的光辉!在这个世界里,所有的人都向往着梦想开花结果,都希望拥有同等的权利和尊严!正所谓“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嘛。可在中国这个现实的社会里,真的就能让每一个人深切感受到:生命务须敬畏,尊严拒绝侵犯吗?
    1、河北省廊坊市广阳区万庄镇伤残军人马景慧:我的祖父马玉坤,牺牲前任红军营营长,解放战争时被国民党杀害,有证明信。我的父亲马俊普,在解放北京支援前线战争中,赶马车送战争物资时睾丸被炸伤,至今存有弹片。原有国家发给的通行证丢失。我本人马景慧,在部队服役期间,在中越边境战争中颅骨多处受伤。留有伤口长二十多公分,伤残评为甲二等。我在前线负伤后由广西贵县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91医院医护人员护送回地方人武部和民政局。军残回家后,因我身残和智伤,不能从事体力劳动,无任何经济收入。可由于部队手续丢失,多年来生活费、医疗费国家都没给。全家三代人至今没有享受到国家的任何待遇,致使我全家负债累累,落破贫穷!我孩子上学没有钱,我妻子身患多病没钱治……电话:马景慧0316-6015883 马景刚0316-6016986 马景旺0316-6016881
    百合:献给残奥会开幕日
    百合:献给残奥会开幕日


    2、江苏徐州伤残军人胡春刚:我于1984-85年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1985年1月19日,在云南老山李海欣高地(142)被地雷炸断右腿,装有假肢,二等甲级伤残(现五级伤残),荣立二等功,1994年单位破产以后没工作至今。2002年离婚,自己带孩子生活到现在。仅仅依靠390多元的低保生活,没有别的任何收入,没有住的地方,想当初我们为国家付出毫无怨言,没有想到22年后的今天是这样的结果,1994年单位破产至2006年12月31日前,自己的看病都没地方解决,伤口多次发炎,都没钱看病,无法走路。1994年到2006年初,自己去南京修假肢都是自己出钱,没地方解决。电话:13705213050
    百合:献给残奥会开幕日


    百合:献给残奥会开幕日


    3、甘肃省天水市麦积区马跑泉镇卅甸子村伤残军人张全生:我于1981年12月19日应征入伍,1987年12月10日因伤残退伍。现年45岁。 在1987年的一次隧道施工中由于钢架倒塌砸伤身体,当时昏迷不醒伤情非常严重被送往拉那堤团部卫生队治疗,又因伤情严重先后转到解放军一五医院、71兵团医院抢救医治直至年底才出院。虽无生命大碍但丧失了劳动能力。本人要求部队评残,而此时正值老兵复员季节,连队安排我先复员,等残疾证办好再邮寄于我。可我回家后一直没收到评残证明。由于身体受伤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不能从事体力劳动,村上把我安排在本村旅社做登记开票工作(1988年至1990年)。1991年底病情复发严重,1992年在家休养。1993年我去新疆哈密武警交通六队补办残疾证。由于部队复转人员变动大,部队就给了些路费让我去北京武警交通指挥部办理。1993年7月我去武警总部可他们让我回去找证人。由于身体行走不便此事搁置至今。我无法工作,所以家里的一切劳动都落在了妻子一人身上,也给她落下了一身病。家有两女一子都没有正式工作。由于连队指导员殷明清欺上瞒下、否定事实,把我在新源县71兵团的伤病介绍材料销毁,改为卫生队后勤处材料。这样一来就造成查无实据。可苍天有眼我终于找到了以前的连队战友,有军校实习生成根喜、班长刘金祥、战友张林、何贵财为我作证!
    百合:献给残奥会开幕日


    百合:献给残奥会开幕日


    4、辽宁省沈阳市伤残军人洪涛 :我叫洪月英,我儿洪涛,现年22岁,2004年12月应征合格入伍,身体健康,复员前为武警8661部队上等兵。 2005年5月,洪涛因左腰部阵发性胀痛被送到武警8660部队医院就诊。诊断为左肾结石。在仅有外科的医院行取石术。术中严重技术事故,将大块的结石夹成碎块,仅取出了几枚最大0.7※0.6※0.4※cm,最小0.2※0.1※0.3 cm的结石,而将1.3※0.5 cm和1.1※0.8cm这样大的数枚结石留在了肾内。致使洪涛术后出现多种并发症:双肾积水,尿路感染,尿道狭窄,肾粘连,创口长期不愈。虽转到伊梨友谊医院、武警总队医院和沈阳医大盛京医院等多家医院均难以治愈。以致2007年申报六级病残。 在事故发生后我们想申请医疗事故鉴定却遭到部队的阻止。2006年10月,洪涛到乌鲁木齐医治,团政治处要求:由带队干部管理,必须听招呼、守纪律、服从命令,必须请示团首长同意才能出院或转院等严格要求。伴随这些要求带队人员开始对洪涛进行虐待和恐吓,包括“部队在打仗,你是士兵不去打仗就是逃兵,得枪毙”这样一类令洪涛胆战心惊的“道理”,以至于他经常胡言乱语,自言自语,害怕不已。经伊犁友谊医院、辽宁奉天中医院诊断为集失眠症、抑郁症、焦虑强迫症兼有的精神分裂症,至今未愈。在治疗中挨打,残上加残。 洪涛的病在我的请求下,部队派新兵连副连长李映文带队,一名军医随行到上海治疗。我也随行前往。在上海大街上,洪涛被打得抱腹乱滚、满头鲜血、奄奄一息。幸被过路人劝阻、报警、救护,有瑞金医院的病志为证。2006年11月8日,李映文殴打洪涛暴行有未作完的上海市公安局卢湾分局验伤通知书辅证。 李映文施暴后,因部队身份未被公安机关追究责任。8661部队下归队通知,洪涛已经办好的了入院手续却未得医治。洪涛被铐双手,押解回新疆。我得知消息随后赶去却被禁闭十日。 洪涛被押解归队后被关禁闭。2007年2月7日,我也赶到部队,却被告知不许见,且将我关进一间空屋,房门上锁,由士兵持枪把守。室内无灯、无厕,共计十天。 待我见到儿子时,孩子带着手铐,手捂伤痛。。。。。只是乞求:“退伍吧,我要保命!”保证书由部队一个处长拟就,责令洪涛照抄、签字,作为自愿保证,如果地方不收,就得带回部队等死。 2007年10月,洪涛以六级病残被申报,未经任何审批就发了残疾证。洪涛带有难以治愈的肾病和精神分裂症智残,今后他如何生存? 我本人也是一个双盲残疾人,没有生活来源。
    百合:献给残奥会开幕日


    百合:献给残奥会开幕日


     5、 湖南省郴州市苏仙区栖风度镇庄门村伤残军人李善德:我今年62岁,1966年应征入伍,原系海南军区儋县中队战士,1969年11月被押送回乡。 1968年6月7日晚上9点-10点半,本人以哨兵的身份正常执行监狱看守任务。因与带班员李亚保就巡逻职责问题发生口角,后李亚保抢夺我的枪支,又卸走了我的弹匣。此时我从身上取下另一个弹匣装上,朝天鸣枪报告。可后来所在部队保卫处不分清红皂白,强迫我带上手铐和脚镣,打入地方监狱(海南看守所)囚禁长达一年之久。(自1968年6月7日至1969年11月底)。并在把我由海南军区看守所转送地方看守所换脚镣时我据理力争时却被办案人员用脚镣甩打我右脚髁骨致伤。且因当年不给治疗致残。至今伤痕清晰可见,疼痛难忍,行动不便。所在部队的办案人员在本人毫不知情、军区党委还没有做出本人退伍决定之前,擅自作主将我的档案转走。在1969年11月底,所在部队办案人员要我在极不公正的42号决定上签字,被我拒绝。而后他们竟采取野蛮地武装押送我到原郴县武装部时,什么手续也没有。直到在2007年8月8日广州军区保卫部给我的复函中附来一张没有盖章的退伍军人登记表时才得知转走档案的时间是1969年3月15日。并有一笔退伍军人优待金是90元,可这90元本人根本就没领到过。原海南军区在作42号决定时用尽了不实之词,也隐瞒了非法关押我一年半的事实,但最后决定是退伍处理。由于所在部队办案人员不按决定办事,采取极其野蛮的武装押送手段,致使我这一生蒙受着常人难以忍受的身心折磨。当年每次开批斗会都要强迫我上台陪罪、陪斗,说我是来路不明的“黑五类”二十一种人。于是我申诉不断,均石沉大海,妻子承受不了这份打击也离我而去。唯一的爱女被迫送给别人。还株连弟妹不能正常升学,十年不给记户口。现在的村民身份还是当地的父老乡亲出于同情才给的。1979年去原部队讨说法。他们只承认原结论不妥,当我要求按政策落实,解决问题时又借口说现在有好多大事要办,你这是小事,先回去等吧。可这一等就是20多年,期间我还是申诉不断,可毫无回音。2005年我两次找原部队时,所在部队当今的保卫办无视1979年第44号决定早已认定的“查无殴打事实,鸣枪是报告”的事实,再次维持42号的错误决定。我又多次找广州军区保卫部,谁知他们不但不实事求是地解决问题,还无中生有地做出两次自相矛盾的函复。如今我孤单一人,拖着残疾疲惫的身体,过着艰难困苦的晚年乞讨生活。
    百合:献给残奥会开幕日


    百合:献给残奥会开幕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9/20080906202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