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黄河清:民主自由马前卒,辛苦了!
(博讯2008年08月11日发表)

    黄河清更多文章请看黄河清专栏
    
     民主自由马前卒,辛苦了! (博讯 boxun.com)

    
    黄河清
    
    
    
    8月8日北京奥运开幕以来,网上热闹极了。
    
    看到布什总统带头的洋人中的人上人朝拜北京,去向与他们有关的北京权贵讨好献媚、颜开眉笑的镜头,不免冷笑涩笑嗤笑。
    
    看到伦敦苔丝姑娘诸洋人中的底层人接二连三地去北京为与他们无关的中国人抗议示威遭罪的镜头,难免感动钦佩。
    
    看到同胞中的潘晴、秦晋诸人叩关祖国南大门香港被阻被挡被遣仍前拒后继,不屈不挠的镜头,自然生感谢敬重之意。
    
    看来,“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同声相应,同气相求”,古话不错!北京奥运风光的是权贵、是“张又是、余落泪、王幸福”类的文化人,遭难的是上访民、异议者、法轮人、打工仔、汶川童、瓮安女、西藏袍、新疆辫……一句话,底层人!
    
    权贵向着权贵,底层人帮着底层人。万古不易!
    
    堂吉珂德是骑士,其实也是底层人,骑的瘦马,跟的跛驴,即是明证。所以只有苔丝姑娘诸西方底层人愿做现代的堂吉珂德。
    
    原以为中国人只有阿Q,未料想,也有公开的明确的众多的堂吉珂德了。这是了不起的进步!
    
    叩关遭拒,就是堂吉珂德战风车的翻版,不是阿Q唱“手执钢鞭将你打”和惋惜圆圈画不圆的继续。他们是抚哭叛徒的吊客,他们是运动会上跑在最后仍坚持跑着的运动员。先哲有言:中国的希望就在敢于抚哭叛徒的吊客、在跑在最后仍坚持跑着的运动员和不对他们发嘘声而对他们鼓掌加油的看客。我以为是很对很对的。
    
    貌似强大不可怕。羸弱不可怕。落后不可怕。蚍蜉撼树不可怕。可怕的是蚂蚁缘槐夸大国、趋大国、附大国、媚大国……把自己卖给大国!
    
    我无能为象叩关的他们一样为民主自由尽力。作为底层人,我能做的是为他们搬凳摆桌、
    
    端茶送水,让他们坐一下、喘口气、喝杯茶;在这个他们看似铩羽而归的时刻,向他们道一声乏:你们辛苦了!
    
    历史已经记录了你们的努力、勇敢、坚忍和辉煌。
    
    谨录旧诗“瞻西班牙广场堂·吉诃德铜像”以赠民主自由马前卒潘晴、秦晋、唐元隽、汪泯、费良勇、潘永忠、周建、杨建利、盛雪……诸人,愿随你们共勉。
    
    纵然瘦马随驴跛,也敢冲锋斗恶魔。
    
    阿Q借公三分胆, 旌旗十亿斩阎罗!
    
    
    
    2008、8、11晨接叩关铩羽友人电话后匆就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8/20080811185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