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天遣杨佳杀不平,恶贯满盈户籍警/草虾
(博讯2008年08月10日发表)

    
    作者:草虾
     (博讯 boxun.com)

    [<天遣杨佳杀不平>系列,将要细说恶贯满盈的各个警种。]
    
    天遣杨佳杀不平,不止是杀这几名老警察,而是杀他们所代表的中国大陆的警察制度,杀这个[警察国家]。我们知道我们身在的文明国家的公民事务管理,公民的身份确认凭的是出生证签发由医院属于卫生部,护照的颁发属于内政部,入境出境许可[华人称为移民局]属于劳工部,机动车辆属于交通部,饭馆赌场妓院属于商务部...,只有应急突发的事务才需要强制力的警察。但是在中国大陆,所有这些民生事务,竟然都由警察管理,都成了警察监控社会敲诈勒索的财源。下面细说。
    
    [张建平,户籍警的代表,1981年12月从警以来,共荣立个人嘉奖13次,1983年获严打整治斗争先进工作者称号。]
    
    中国1949以来的警察制度的基础,就是户籍制度,把所有人口分为农业户和非农业户。公安局设在每个社区的派出所,为每个家庭设立一本[户口簿],上面写着户口类型是[农业]或者[非农业],[常住/本地]或者[暂住/外地],就决定了一个人的一生:你是农民,你是盲流,你没有户口没有粮票不能吃米...户籍制度制造了多少悲剧呢?举个例子,上海男人田宝成娶了淮阴农姑张翠萍,两人在一个床上睡觉,但是户口不在一张纸上,所以张翠萍在上海的身份是[暂住],没有在上海打工的合法权利,也不能领取上海粮票,倒卖粮票也是非法的,所以合法的吃米途径就是回到老家去务农,收获米了,背着米口袋来到上海与老公暂住。生了孩子呢,孩子户口随娘,只能跟娘一起到外婆家去吃米上学,寒暑假了来与父亲暂住。张翠萍母子在上海没有合法的住房权利,田宝成的住房分配的计算依据是[常住人口]。
    
    张翠萍的户口为什么没有迁移呢?《右派情踪》作者、新西兰老作家周素子女士写过一篇《户口的故事》,讲述夫君陈郎入了10年大牢,她带着三个幼女为了吃米回到娘家杭州,为了迁户口,寒冬的两月五省跑齐了准入证、户口迁出证、光荣下乡证...,最后都被杭州的派出所所长没收掉,并让她自己跑去兰州,带着密封的公函。周素子斗胆私拆公函,其中写着“从你处迁来的周素子一家四口,坚决不愿在[杭州]转塘落户,经过说服无效,只得将该周一家退回你处”。
    
    迁移一个户口,一方是准予迁入的三级手续,另一方是准予迁出的三级手续,六道手续都需要人情。除了政治原因,还有更多的经济原因。每办一次手续都必须向官府经办人行贿,这就是前规则。反之,官府经办人如果没有受贿就办事了,也会被同僚肯定为受贿私吞了。官场上不讲同情心,只讲私人感情。所以,一个卑贱的公民若想迁移户口,等于一个人之力撬动国家机器。这部人民的国家机器,面对人民利益的时候都是呆滞的。谁想让它为自己办事,要用自己的血汗钱去润滑每个零部件,还必须首先寻找一个合理的行贿理由,就是所谓的打通关节托人情。每次行贿既要花钱,还要挖空心思寻找贿赂经纪人,可能要找好几道。我们中国的律师,其实就是贿赂经纪人。
    
    所以,匪共控制奴役中国人民的基本法宝就是户籍制度,基本堡垒就是派出所,基本螺丝钉就是派出所的警官,警种为[户籍警],北京叫做片警。澳洲的孙立勇先生就曾经是[片警],曾经因为反抗这个制度而入狱七年。
    
    每个城市的每个派出所,都对应着一个[街道办事处],下设[居民委员会]、最下为[居民小组]。户籍警掌握着那个片区人口的生杀大权。例如1983年的大屠杀,起因是上海的太子党利用父权大搞诈骗奸淫,伪共书记兼人大常委会主任胡立教的儿子胡晓阳、市政协副主席陈其五的儿子陈小蒙,引发社会矛盾。伪共除了大搞内斗互杀儿子,还以此为借口,大肆屠杀平民之子。
    
    1983年的大屠杀,实质是匪共利用政治危机和经济危机制造恐怖,用平民的孩子作为牺牲品。我们那条街有5个哥们被枪毙了,都是不能享受教育和就业的苦孩子,如果活到1989年则必然是民主运动的飞虎队。记得那年,都是居委主任、居民组长带着户籍警上门抓走的。今年被杀的张建平是闸北老户籍警,1983年获严打整治斗争先进工作者称号,可想而知他那年欠下了多少人命?他获得了13次嘉奖,那次奖章不是浸透着苦孩子的血泪?他总共欠下了多少人命?
    
    户籍警的收入呢,平常是帮居民办户口捞钱,办一个的价码现在是一个金戒指。否则,你就夫妻分居,孩子没法上学。我曾在广州打工,赁居于西关大屋,遭到户籍警闯入抓捕,叫来当地友人交钱赎人,所谓一纸暂住证,否则我也成了孙志刚。现在每个城市街区或者农村的暴力拆迁,都是当地派出所的户籍警纵容的。官商勾结造成了暴力团一般的[拆迁公司],居民被打死打伤决不会有警察来救护,但如果敢于反抗打死拆迁暴徒,就被突然冒出来的户籍警逮捕。因为户籍制度,中国有多少家庭破裂、夫妻相杀的悲剧?张建平所在的北站派出所地段,有没有暴力拆迁?
    
    户籍警,就像居民养活的警犬,不但不保护居民主人,还要唆使并保护暴徒前来砸房拆屋行凶杀人,读读常州潘雪昌的故事就知道,这样的警犬,哪个不是血债累累?为什么不应该统统杀掉?所以,闸北的户籍警张建平之受死,是代表着所有的户籍警、代表了中国大陆的户籍警察制度。 _(博讯记者:草虾)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8/20080810045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